東南亞|新加坡想破頭催生

新加坡積極進行搶救生育率大作戰,

重金補助盼鼓勵未婚男女結婚生子,

但年輕人似乎不為所動,星國生育率依舊在全球墊底。

新加坡多年來為少子化問題傷透腦筋,想方設法鼓勵國民增產報國,發放現金津貼給新手父母,提供年輕夫婦公共住宅,甚至想幫單身男女牽紅線。今年1月推出最新措施包括擴大兒童學齡前補助,強化政府對人工生殖及生育治療的支持。

政府下猛藥 仍無用

然而星國生育率依舊沒有起色,2018年平均每位婦女生育數1.14個,低於1970年的3個,新加坡也成為全球生育率墊底的國家。人口學家指出,由星國的困境可見,政府再怎麼下政策猛藥,拉抬生育率的效果很有限。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人口研究中心(Max Pl anck Institute for Demographic Research)執行董事米爾斯屈萊(Mikko Myrskyla)表示:「從決策者的角度來看,政策普遍執行的成效讓人很失望。」

他說,一旦小家庭和無兒女成常態,即便發放現金或托育津貼,也無助改變大眾想法,畢竟這些補助相較育兒成本只是杯水車薪。

育有三名子女的41歲新加坡母親佩里納(Bhavani Perina)說:「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年輕人不婚,對生兒育女也會考慮再三。」她認為要支持職業父母,工時須更彈性,家中有年齡較大子女也應適用育兒假政策。

部分經濟學家主張放寬移民限制,是少子化社會解決勞力短缺困境的捷徑。但很多國家雖苦於生育率低,開放移民仍引起輿情反彈,擔心外來移民會取代逐漸萎縮的本國人口。

即便是新加坡政壇也對引進移民有所顧慮,星國反對黨的宣言指稱,政府的移民政策只會「加劇國家認同危機」。

星國政府舉北歐國家丹麥和瑞典為例,指政府介入有助提高生育率,歸因於國家祭出支持育兒及友善家庭職場的政策。但兩個北歐國家的生育率也見下滑,2018年瑞典土生土長母親的生育數創2002年以來新低。

其他國家想盡辦法催生似乎也是成效不彰。韓國政府編列數十億美元,提供低利房貸及現金補助父母措施,以鼓勵民眾走入婚姻養兒育女,但韓國生育率依舊創歷史新低。2000年代中期,俄羅斯靠著提供父母補助和減稅優惠,將生育率從後蘇聯時期的低點拉升,但近年又走下坡。

新加坡國家人口暨人才署(NPTD)指出,儘管星國年輕人大多想結婚生子,「他們逐漸將其他目標列為優先,像是升學、建立職涯還有旅行。」

不過星國政府表示,該國的催生努力露出曙光,近五年的平均公民出生數與結婚數,比上一個五年來得高。2014至2018年,平均每年3.3萬公民出生,多於上一個五年的平均值3.14萬。然這10年間,星國生育率幾乎文風不動,平均每位婦女生育數盤旋在1.2個。

變身紅娘 搶救生育率

為了搶救生育率,星國政府絞盡腦汁要幫單身男女牽紅線。新加坡婚友社Love Express創辦人Deon Chan透露,獲政府補助開發一款App,利用AI(人工智慧)技術,幫參加聯誼活動的單身男女找另一半。

40歲的Jessie是辦公室行政人員,她表示自己雖然也嚮往結婚生子,但不會強求,「一個巴掌拍不響」。

精句選粹
Demographers say the city-state’s difficulties reflect how government policies tend to have a low impact on raising fertility r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