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樞紐 龍鷹熊環伺下的哈薩克

在哈薩克一周動亂後,總統托卡葉夫1月10日宣稱度過這場「流產政變」,譴責來自阿富汗以及中東地伊斯蘭極端分子參與暴力政變活動。中、美、俄期間各有盤算,成為後續觀察重點。

哈薩克被稱為俄羅斯的「戰略後院」,兩國邊境長達七千公里,當托卡葉夫要求俄國為首的集安組織平亂,凸顯俄國在中亞的「宗主國」地位。既是收到求助,俄羅斯在10日與美國就烏克蘭危機進行會談時,正好向西方國家強調是周邊區域秩序穩定的守護者,要求美國和北約承認俄羅斯在維護周邊區域安全上的特殊地位。

普丁「大到不能倒的骨牌」

哈薩克國土廣闊,過往幾未發生大規模抗議,全球事務分析師Michael Bociurkiw表示 :「對普丁來說,哈薩克是大到不能倒的骨牌,哈國如果進入西方軌道,將會打擊俄羅斯的自尊。」藉著這次出兵,普丁也希望建立當地政權對莫斯科的忠誠度,藉以遏制中國與西方不斷向歐亞增長的影響力。

此外,中國也密切關注哈薩克。《大西洋月刊》2019年指出,哈薩克是「一帶一路」重點區域,是重要能源來源渠道和對外交通要道,與中方有關聯的公司在當地投資高達260億美元,其中包括一條跨越約3,000公里的中哈邊境的輸油管道。另外中國中亞天然氣三條管線都過境哈薩克,中歐貿易的關鍵性陸路通道中歐班列首要出境國也是哈薩克,由此可見該國對中在外交、經濟發展和西部安全有著重要地位。

中國態度丕變怕打到自家門口

中方在面對哈薩克危機時態度前後有別,前期僅認為是該國內政問題,不予干涉,但1月7日態度轉變,表示願意幫助哈薩克應對其境內的恐怖主義威脅。資深中東事務分析師Seth J. Frantzman指出,同樣實行專制統治的中國擔憂反政府情緒可能跨越邊境,擴散到自家領土;儘管俄軍進駐多少削弱中國影響力,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Michael Levystone評論:「在哈薩克這次危機中,中俄兩國其實利益趨同,都希望維持執政當局的穩定。」皆反對「顏色革命」與西方勢力擴張。

美國外交布局不及隔空叫陣俄

《外交事務》分析,美國過去傾向將中亞視為跨國安全威脅的緩衝區;對俄關係的籌碼;或與中俄能源競爭的舞台。美國在撤離阿富汗後,對中東和中亞的影響力下降,近年在哈薩克的石油投資達數百億美元,又投入超過1億美元支持非政府組織、贊助哈薩克學生赴美留學、培養記者等等,養成哈薩克人「文化上親美」,對國內政治也起了潛移默化的作用。

不過相對中俄,美國對哈薩克的干預能力有限,駐哈薩克大使William Moser在2021年10月離任後,當地甚至尚未派駐新大使;且美國石油公司與當地經濟緊密連結,讓拜登政府不太可能實施制裁,僅能透過國務卿布林肯隔空叫陣,警示哈薩克向俄國求援是引狼入室,未來恐怕請神容易送神難。

國務卿布林肯向哈薩克示警,表示向俄國求援是引狼入室,未來恐怕請神容易送神難。 圖/美聯社

特殊的地理位置與豐厚的自然資源,哈薩克獨立後一直在中美俄間尋求「等距外交」,猶如踩著蹺蹺板,政治上和俄羅斯結為軍事安全盟友,經濟上吸引中國投資並受惠於一帶一路倡議。

此外,引入美國力量允許非政府組織入駐,開放美資開採油田,透過第三方勢力平衡中、俄影響,但動亂促使俄羅斯出兵,攪亂彼此制衡的力量,儘管維和部隊已在1月13日完全撤離,此後哈薩克還能在越趨激烈的角力下保持平衡?抑或就此偏離向某一方大國靠攏?目前斷言還為之過早,有待觀察。

哈薩克人在白宮外抗議,要求美國 支持 哈薩克的反政權抗議者。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