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基本工資調漲的兩難

英國

各國政府為了縮小貧富差距並推動經濟成長,近年努力調高基本工資,但增幅太大又會威脅基層勞工就業機會,令政府陷入兩難。

今年3月英國財務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提出一項遠大的目標,那就是讓英國成為全球基本工資最高的國家,希望解決國內長年的低薪問題。他預計明年25歲以上勞工基本工資占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比重達到60%,且未來該比重更將增至66%。

自從1997年布萊爾(Tony Blair)領導的工黨政府上台後,英國便逐年調升基本工資,增幅甚至超越平均工資與消費者物價增幅。英國低收入委員會統計,這些年來低收入戶的年收經通膨調整後每年增加5千英鎊。

目前英國基本工資是時薪8.21英鎊,依照上述目標將在明年增至8.60英鎊。在基本工資持續調漲的同時,英國失業率也開始下滑,近日更降至1975年以來最低的3.9%,令英國政府更加堅信調漲基本工資將推動國內經濟成長。

工資高低影響員工士氣

除了英國之外,近年全球主要經濟體紛紛搭上調漲基本工資的趨勢。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資料顯示,韓國政府自去年起將基本工資調漲30%至時薪7.20美元,相當於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的60%。

美國民主黨議員近日也推動立法,希望將聯邦基本工資調高1倍至時薪15美元,相當於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的70%。諸如加州及紐約州等地方政府也提出類似提案。

麻州大學安姆斯特分校勞工經濟學家杜柏(Arindrajit Dube)認為,基本工資占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比重在50%或60%是目前已開發國家的普遍現象,也是1960及1970年代美國基本工資水平。

他表示:「全球各國都希望提高基本工資水平」,但一味提高基本工資有時也會造成反效果。

工資跟就業率互牽扯

杜柏與多位經濟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指出,1979至2016年美國政府一共調升基本工資138次,使基本工資占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比重從37%增至59%。這段期間基本工資平均調漲一次就能讓基層勞工加薪7%。但2014年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報告指出,基本工資增至時薪10.10美元會造成就業人口減少50萬人。

以基本工資占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比重超過60%的法國及葡萄牙為例,兩國青年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

OECD經濟學家卡內羅(Andrea Garnero)表示:「我們不知道60%的比重是否恰當,唯一方法只有不斷嘗試並從失敗中學習。」

2002年匈牙利基本工資占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比重從36%增至57%。這項改革雖讓90%的基層勞工加薪50%,但其餘10%的基層勞工卻因此失業,主因是企業為節省成本而擴大應用自動化設備來取代人力。

倫敦大學學院助理教授林德納(Attila Lindner)表示,基本工資調漲造成失業問題大多集中在出口業,因業者無法隨意調漲產品價格來應付成本攀升,只好縮減人力。

2015年德國公布全國基本工資為時薪8.50歐元,相當於全國勞工薪資中間值的50%。

波茨坦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卡連多(Marco Caliendo)表示,德國失業率近日跌至3.2%的歷史低點,可見基本工資成長未對德國就業市場造成顯著衝擊,但是這項政策也未實際提高基層勞工收入,因為企業總是有辦法節省成本。

德國勞工經濟研究中心主管波寧(Holger Bonin)表示,德國東部鄉間許多店家為了因應基本工資調漲,決定每周公休半天,以減少員工工時來彌補調薪增加的成本。


精句選粹

From Athens to Seoul,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are increasing the minimum wage, seeking to assuage voter concerns over years of weak pay growth and rising inequality.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