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希臘調漲基本薪資

希臘

去年剛正式走出紓困的希臘,決定一口氣將基本薪資調高11%,一方面為了刺激消費,另方面為了贏得選票。

希臘年輕人科斯齊娜(Katerina Koskina)工作六年,終於等到她人生第一次加薪,但她也擔心,這對她工作的咖啡店來說,實在是壞消息。

曾經陷入債信危機的希臘,雖在2018年正式結束國際紓困,走出低谷,迄今失業率仍居高不下。儘管如此,希臘政府仍決定加入西班牙的調薪行列,宣布今年大幅調升最低薪資11%。

與希臘同為歐元區成員的西班牙,2019年起也大幅調升基本薪資。希臘與西班牙的左傾政府皆看好此類調薪動作將有助於經濟成長與提升就業,同時在國內贏得選民的支持。

近十年來首度調升

希臘近十年來首度調漲最低薪資,由586歐元增至650歐元(約731美元)。雖然這樣的工資仍無法讓25歲的科斯齊娜搬出父母家,但她終於負擔得起駕訓課學費。

不過科斯齊娜也說,「我的老闆恐怕難以負擔我和另外三位同事的薪資增長,他必須多年來首度漲價來因應這些開銷。」

正反意見兩極

希臘將基本薪資調漲11%,西班牙也將每月最低薪資由736歐元,一口氣調升22%至900歐元。批評人士稱,調升基本工資並非改善經濟的仙丹妙藥,畢竟西班牙、希臘的失業率雖已下滑,但仍居高不下。根據歐盟統計局2019年1月數據,西班牙失業率14.1%,希臘更是高達18.5%,反觀德國、荷蘭等歐元區資優生的失業率僅3.2%、3. 6%。整體歐元區平均失業率為7.8%,歐盟平均為6.5%。

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特薩克羅格魯(Panos Tsakloglou)指出,「 最低薪資突然增加,可能會使目前失業率停止下滑或是反轉走升,恐怕也會導致未申報勞工(undeclared labour)人數大增,傷害經濟競爭力,衝擊出口成長力。」

他認為,就算對消費者支出有益,也只是短暫的利多。

馬德里智庫Funcas經濟學家托瑞斯(Raymond Torres)則抱持正面看法,他說,「更高的薪資帶動更多的消費,這對經濟來說是幫助,也會創造更多就業」,但是若能循序漸進地調薪會更好。他也認為,西班牙、希臘的最低薪資仍比中級薪資低了60%,預料兩國經濟應可吸收調薪的影響。

希臘長達八年的國際紓困,終於在2018年8月劃下句點,2019年希臘即將舉行大選,該國政府也已承諾將調整一些不受歡迎的改革政策,這些改革也是當年接受紓困時的條件。

許多經濟研究顯示,溫和的調漲基本薪資,加上強勁經濟環境,一般來說對就業市場不會造成太大打擊。德國2014年宣布最低薪資後,就業率上升速度並未減緩。但經濟學家也強調,此情況取決於最低薪 資的水準以及當時的經濟環境。

有些希臘企業主表示,基本薪資調升對他造成重擔。擁有一家顧問公司與一家小吃店的老闆瓦維洛奇斯指出,他旗下20名員工裡超過一半將會調薪,「我們不打算漲價,但此次調薪增加的成本,幾乎是再聘一人的水準了。」

然而,西班牙智庫Fedea勞工經濟學家杰生指出,此次調薪不會影響到有高等教育的勞工,而是嘉惠那些社會底層人士,包括年輕人在內。

對20歲的廚師維莉來說,薪資增加對她有極大幫助,她終於有多餘的錢買車票,可以回希臘北部的老家探望父母。


精句選粹

Switzerland’s central bank defended its issuance of one-thousand-franc notes, launching a new series when other countries are scaling back big-value bank notes.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