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教室|民怨的由來

台灣逾30年經濟成長倒退嚕,分配給勞工的比率更是不如昔日,低薪的困境不改,致民怨四起。

自去年夏天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以來,所到之處萬人空巷,韓流漫天蓋地而來,動搖了綠營的票倉,讓原以為躺著選都會贏的選戰逆轉。何以執政近三年的民進黨卻被民意否定?何以一年前仍鮮為人知的韓國瑜卻能席捲全台,獲得廣大迴響?

這應該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當然韓市長有其個人的魅力,但僅僅個人魅力,若沒有其他因素,也掀不起這股韓流,到底是什麼因素?頗令人好奇。我們且把鏡頭先拉回2014年春天的立法院,由於憂心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會影響台灣的前途,學生們占領立法院,這次的太陽花學運引起廣大迴響,然而多數學子們,甚至所謂的專家恐怕連什麼是服務貿易?什麼是兩岸服貿協議?還有台灣入會(WTO)的歷程都不甚瞭解。

但不瞭解並不妨礙人們的熱情,「330人民站出來」反服貿行動便號召了五十萬人群聚凱道,聲勢逼人,相信當年執政的國民黨也始料未及,他們一定會這麼想:「1990年代台灣為加入WTO做了更多的開放,也從未遭來如此巨大的抗議,更何況服貿協議只是把大陸在WTO架構下應得的最惠國待遇,還一部分給他們而已,以此換取台灣在大陸的市場進入優勢,有什麼不好?」

沒錯,1990年代台灣為加入WTO開放農產品市場、汽車市場、菸酒公賣改制,並大幅調降關稅,其衝擊自然是非常大,但是那個年代我們平均每年經濟成長6.7%,每年調薪6%,扣除通膨後的實質薪資還有3%的成長,人們自然比較樂觀,入會(WTO)案雖也會被丟丟雞蛋 ,最終總能輕騎過關。

但是,自2000年以來台灣的經濟成長每況愈下,近八年平均每年經濟成長僅2.5%,實質薪資成長僅0.9%,尤以青年人初入職場的起薪更低得可憐,這樣的大環境自然會讓人們憂心,終至對政府日趨不滿 。這個不滿並不需要有充分的論述,只要有個憑借即可成排山倒海之勢,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如此,2018年的韓流同樣也是如此。

觀察1981~2018年各項總體指標,以十年為一期看其長期走勢,我們會發現兩個趨勢,一是經濟成長率急劇下滑,一是所得差距逐年擴大。先談經濟成長,1980年代的經濟成長、民間消費、民間投資每年成長皆在8%以上,1990年代仍在6%以上,近八年這三項都已降至2%,多數人的購買力更倒退十七年,如此自然要對政府失望。

再談所得分配,從受僱報酬占GDP比重由1990年代的50%降至近八年的44%,即可明白如今成長不多的果實,最後分配給勞工的比率居然還不如昔日,真可謂雪上加霜,而再看看上漲逾倍的房價,這個不滿更是火上澆油,如此而有學運、韓流,豈偶然哉?

四年前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訪台,被台灣的低薪嚇了一跳表示:「 相對於GDP,台灣的薪水低到不成比例,我不曉得這些GDP到哪去了? 但肯定去了某些地方。」鑑往知來,只要這個低薪的困境不改,學運 、韓流就不會有終止的一天。


小檔案

《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於2014年底訪台時指出:「對比 於GDP,台灣的薪水低到不成比例,對於台灣房價所得比也留下深刻 印象。」直言被嚇了一大跳。

小檔案

台灣1980年代實質GDP、民間消費、民間投資三項平均每年的成 長率皆逾8%,恰好是「888」,而近八年(2011~2018)同樣這三項 指標平均年成長率已降至「222」。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