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南非白人銅像爭議

南非

被稱為「保羅大叔」的克魯格是許多南非人心中的民族英雄,

但黑人卻視他為壓迫象徵,想將他的銅像除之而後快。

南非激進左翼政黨經濟自由鬥士(EFF)去年提議,撤除代表白人殖民遺跡的保羅.克魯格(Paul Kruger)銅像,以向反種族隔離運動人士溫妮.曼德拉(Winnie Mandela)致敬的紀念碑取代,再度掀起該不該保留白人殖民歷史象徵的論戰。

克魯格在南非評價極端

克魯格是波爾人(Boer),該族群主要為17世紀來南非墾荒的荷蘭人後裔,第二次波爾戰爭(Second Boer War,1899-1902年)期間,身為總統的克魯格,帶領川斯瓦共和國對抗英國。他在南非的評價兩極,波爾人暱稱他為「保羅大叔」(Oom Paul),將他捧成民族英雄,黑人卻視他為壓迫象徵,即便這個人物的年代比種族隔離(apartheid)時期早了半世紀以上。

矗立在南非行政首都普利托里亞(Pretoria)教堂廣場(Church Square)的克魯格銅像,1954年由制定實施種族隔離的馬蘭(D.F.Malan)總理揭幕。時至今日,白人少數統治終結已將近25年,南非國內仍為克魯格銅像的去留命運爭論不休,一派主張要徹底抹去白人統治的遺跡,另一派卻認為應當保留,以提醒後世勿忘那段殘酷的歷史。

南非黑人總統曼德拉曾呼籲,占人口多數的黑人族群應寬恕接納過去的壓迫者,而不是施以懲罰,但這個主張被部分南非人批評太過寬宏大量。

EFF黨魁揚言將徵收銅像

EFF嘗試過要撤除克魯格銅像及殖民時期的街道名,被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擋下,南非民權鬥士曼德拉的前妻溫妮.曼德拉去年4月初逝世後,給了EFF捲土重來的機會,再度發起「推倒保羅大叔」(Oom Paul Must Fall)運動 。

EFF普利托里亞市議員馬波嘉恩(Moaferika Mabogoane)表示:「當走在路上或開車經過,這些來自我們醜陋過去的黑暗人物持續糾纏我們,實在是恥辱。」EFF要求拆除克魯格銅像的主張未受關注,EFF黨魁馬雷瑪(Julius Malema)揚言要使出終極手段,徵收銅像矗立處的土地。

普利托里亞市的克魯格銅像,遭主張拆除人士潑漆,有身穿軍服的南非白人(Afrikaner)組成人鏈,環繞銅像基座加以保護,之後銅像被柵欄隔離。

普利托里亞當局希望採取折衷作法,提議在克魯格銅像旁,豎立表彰黑人歷史人物的紀念碑,象徵黑白族群「對話」。但這項提案被EFF斷然拒絕,該黨還矢言會履行承諾,讓會「掀起我們種族隔離傷痛記憶的一切事物」,從南非城市絕跡。

約翰尼斯堡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歷史專家克洛斯(Cynthia Kros)指出,白人少數統治時代結束後,該做的不是抹煞那段歷史,而是找出平衡點,為南非留下不同族群彼此認同包容的遺產。

EFF重提拆除克魯格銅像,讓人回想起2015年的「推倒羅德茲」運動。當年開普敦大學學生高喊要撤除校內的英國帝國主義者羅德茲銅像,有學生激憤地對銅像潑糞,銅像最終遭到拆除。


精句選粹

The tussle over the fate of statue goes to the heart of a discussion over whether relics of white domination should be scrapped or kept as reminders of a harsh past.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