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衣索比亞咖啡農怒吼

非洲

咖啡愈來愈貴、咖啡農卻愈來愈窮,

恐會引爆新一波的「社會災難」。

在衣索比亞草木蔥蘢的南部高地,已經好幾代都在此經營咖啡農場的高菲多(Gafeto Gardo)卻在思索是否應該結束咖啡種植事業。
咖啡豆價格慘跌

過去一年,高菲多生產的咖啡豆,每公斤價格崩跌三分之一到僅剩下29美分。至於在西方國家,一杯卡普奇諾卻可賣到3至4美元。他坦承,「我們正逐漸失去希望。由於收成不如以往,我很擔憂將會帶來很大影響。」他說咖啡在這裡「就等同我們的生命。」

不像石油或天然氣等商品的開採業者,咖啡農長久以來因處在價值鏈的錯誤一端而蒙受其苦。他們獲得的收入通常只有咖啡零售價的一小部分。如今,又因碰到全球咖啡豆價格暴跌至近13年低點,導致中美洲、哥倫比亞與衣索比亞等部份咖啡農開始心生質疑,是否還值得辛辛苦苦種植這些咖啡豆。

Shebedino聯合發展辦公室負責人迪米斯(Desalegan Demissie)表示,種植咖啡「原本就是勞力密集與成本昂貴的產業」,現今又碰上咖啡豆價格銳降,令他擔憂是否將引發咖啡農田拋棄潮。不過諷刺的是,在價值鏈的另一端,咖啡卻成為前所未有的高人氣飲品。西方千禧世代從小就是喝星巴克咖啡長大,這也帶動歐美國家的咖啡店接二連三崛起,專走高檔路線的創意咖啡還因應而生。

由於咖啡市場商機驚人,該產業還掀起新一波併購潮,像是雀巢取得星巴克連鎖咖啡店外的星巴克產品全球行銷權;JAB Holdings斥鉅資收購綠山公司,可口可樂也砸重金收購咖啡連鎖商Costa,希望能在咖啡市場擴大版圖。

不過對於生計困苦的咖啡農而言,他們的未來卻處於一片愁雲慘霧。這也促使全球咖啡農挺身要求西方咖啡業者協助他們提高收入,否則引發新的社會災難危機。

咖啡田面臨遺棄危機

代表逾30國咖啡農的一個組織,2018年曾公開致函給星巴克、Jacobs Douwe Egberts與雀巢等咖啡業者。信中提到咖啡田目前正面臨遭到遺棄的危機,他們警告若該情況真的發生,不僅將造成社會與政治動盪,並還出現更多非法移民的問題。

咖啡業者對於這封信也有善意回應。星巴克就承諾將拿出2千萬美元協助小股東與中美洲進行交易,直到咖啡豆價格回升到生產成本以上。買入全球約3%咖啡的星巴克表示,「這對我們而言是開始的一步,得知我們在近期必須做些可以滿足這些國家最迫切需要的事情。」

近來全球咖啡豆價格暴跌,主要是受到巴西咖啡田出現大豐收。該國是全球最大咖啡生產國,該國的豐收導致在紐約與美國ICE期貨交易所的阿拉比卡咖啡豆價格跌至低點。

以2018年9月18日為例,當時阿拉比卡咖啡豆每公斤價格從2.09美元跌至只剩下95.10美分,創下2005年10月以來最低價位,若與2011年高點相比更不到三分之一,之後幾個月過去,咖啡豆價格仍盤旋在低位附近,迄今仍不見大幅回升跡象。


精句選粹

Growers around the world have warned coffee company executives in the West of a growing “social catastrophe”, unless they can help to raise farmers’ incomes.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