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高波動 高收債投資效率佳

過去半年來,全球金融市場震盪劇烈,面對高波動的環境,哪類資產較有勝出的機會?法人指出,從報酬風險比的角度評估,全球高收益債券或許有較高的投資效率。

第一金投信統計,過去10年各主要資產的報酬風險比,最低為新興市場股票,僅0.33;其次是全球股票、全球公債與美國股票,各為0.5、0.52、0.64;再來是新興債,為2.38;而最高則是全球高收債,有2.61。

所謂報酬風險比指的是,在其他條件相同的前題下,投資人每承受一單位風險,可得到的回報。因此,數值越高通常代表該類資產的投資效率越好,即使價格出現回檔,其回復能力也較強。

第一金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呂彥慧表示,高收債主要投資在信用評級相對偏低的企業債,所以風險波動度較高,而且與股市的連動性也高。但因為高殖利率與存續期間短的特性,在全球進入微利、甚至負利率時代,擄獲不少投資人目光。

呂彥慧指出,高收債最大的風險來自於違約。自1984年來,只有1991、2001與2009年,美國經濟成長出現大幅度下滑時,高收債違約率才大幅竄升,造成負報酬表現。

而統計今年全球與美國企業營收獲利預期,雖然成長率確有趨緩的跡象,仍舊維持正成長表現;加上,今明後3年企業債務到期還款的金額,合計只佔發債總額約15%,再融資風險低,反應在全年違約率的預估只有1.5%,遠低於長期平均值。

呂彥慧認為,在美國聯準會暫緩升息、經濟未出現衰退的環境下,全球高收債仍具有一定的投資價值。以美高收債經驗為例,當美國GDP介於0~2.5%之間,出現正報酬的機率80%,整體平均報酬率為5.15%,表現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