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級理財|完備壽險規劃 身後留愛不留債

八年級後段班的鍾宏斌,現在擔任物理治療師,但一年半前,賣菜的媽媽突然腦溢血辭世,而後才知道家中有這麼多貨款、貸款需要處理,但幸好後來發現媽媽生前有一筆壽險,可解決帳務與債務問題,也因為看到媽媽壽險的受益人規劃,感受到母親規劃保險時,想照顧人的心情。

我今年25歲,來自屏東,爸媽在我小時候離婚,且爸爸也在我高中時就過世,哥哥與我都跟著媽媽,一起靠媽媽在屏東小販的賣菜金,度過每一天。假日我跟哥哥會一起陪媽媽賣菜,一家三口勉強過日子。

基於理想與興趣,大學時我考取慈濟大學,畢業後也順利在花蓮慈濟醫院擔任物理治療師,且當時也因為想要增加收入寄給媽媽當孝養金,因此兼職做壽險顧問。

在一年半前的某天午後,突然接到電話被告知媽媽腦溢血送到醫院急診室,狀況非常不好,我便急忙從花蓮趕回屏東守在媽媽身邊。因我有醫療背景,醫生給我看媽媽腦部斷層掃描與說明,我很清楚媽媽腦溢血狀況相當嚴重,也明白差不多是時候要與母親道別。 

媽媽當時56歲,平常在市場帶著哥哥一起經營小菜攤,鮮少提到自己的財務或保險規劃,媽媽突然倒下,也讓我跟哥哥慌了手腳,因為在媽媽臥床時,也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的貨款、甚至是貸款要處理。

我那時候跑了銀行、國稅局,因為手續還沒辦完,所以很多資金都被凍結,拿不出錢準時付款的焦慮感,我跟哥哥也才20多歲,幾乎沒有親人可以依靠的我們,壓力非常大。

在我圓滿辦完媽媽後事後,正在跑除戶手續,其中有個環節就是政府機關會通報壽險公會,檢視身故者還有投保哪些保險,這時候發現原來媽媽生前有投保一筆壽險,受益人與金額恰巧可以解決攤位上的帳務與債務問題,也可以讓哥哥繼續接手經營攤位,讓我們兄弟倆的財務壓力瞬間解除。

這也讓有壽險顧問身分的我,現在回過頭來看,就是因為媽媽當時的那筆壽險的決定,讓我跟哥哥不至於手忙腳亂,而且當時看到媽媽壽險受益人規劃,也很清楚反映母親規劃每一筆保險時想照顧人的心。


理財健診│投資型+美元保單 保障更上層樓

文:全球人壽鍾宏斌:

據衛福部國人十大死因最新統計顯示,腦血管疾病,俗稱腦溢血或腦中風,排第四位。2020年共計11,821名國人因腦中風離世,女性發生率略高於男性,平均每47分鐘就有1人死於腦中風。

上述個案就是我自己親身母親的腦中風死亡案例,媽媽驟逝時,發生在我到全球人壽工作的第一個月,還在摸索工作意義,也不是很肯定相信保險、甚至完全認同這個價值,但經過母親的事情,我很確信,「這讓我知道我的使命不一樣」。

從此之後,我會特別會去關心保戶的壽險額度是否足夠,因為我發現不管是年輕人、年長者,或是單身、小家庭、甚至是夾心族群,很容易忽略購買足額的壽險,他們不清楚這是很重要的。

我在跟客戶在討論壽險規劃時,都會去算「客戶的身價」,也就是保戶與保戶的家人,會從自己身上需要多少錢、他想要留多少錢給家人,這樣討論下來就會很具體,因為我很早就從媽媽的事件體驗了,「人不一定會生病、不一定會發生生病拖很久,但每個人都會面臨死亡」。

我也知道,每個人可能有房貸、車貸、長輩的贍養費、小孩的教育費,參考壽險顧問前輩們的經驗,壽險額度至少要抓年收入的十倍。舉例來說,如果年薪為50萬元,壽險額度就不能低於500萬元。

因為人工作一輩子賺的錢一定會超過500萬元這數字,「但當我不在了,還可以為這家庭維持十年的經濟水準」。

因此,我多會跟保戶建議,壽險規劃會搭配美元利變型壽險以及投資型保單,納入「退休規劃」這一點,同時滿足客戶老年生活安排、以及預先準備下一秒突然離開的準備,例如身故或完全失能、重大燒燙傷等。

其中,利變型壽險還有「雙豁免」條件,也就是當你符合二至六級殘等無法繳保費的狀況時,保險公司不但會幫忙繳納保費,還會將未繳的保費依貼現比率補償給我們,讓保障再更上一樓。


延伸閱讀

推薦閱讀

理財研究所

保險二三事

好基金日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