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財務規劃 需及時調整

退休財務規劃是長期的部署,多數坊間或金融機構的調查著重於「超前部署」,強調愈早開始準備、愈能掌握「時間成本」。這樣的論述,在AI模型、大數據分析導入財富管理服務的今天,電腦資料能透明、詳盡地提供逐年的財務數字,有點類似每張保險單上總會註記不同年分、不同條件下,出險時可以取回的保險金,極少保戶會對於電腦系統算出來的數據表示疑慮。

外銀財管顧問認為,這類的退休財務規劃可以給予民眾「看到」穩定的現金流會進入帳戶,實際上它是被動式的收入,假設外部環境未來都如同現在,市場波動度、風險系數都以目前的條件為基礎。以2008年至目前的2021年期間來看,大家都明眼看到全世界變動有多麼激烈,如果是在2006年買的金融商品,當時主流金融商品和它的假設條件,早已不適用現今。

大環境持續變動,人們重視的焦點會改變,金融業的服務方法會不一樣,提供的金融商品設計也會更新。以近期來說,ESG議題普遍融入金融商品設計,原因來自新冠疫情和極端氣候變遷,一般投資人也認同此趨勢,舉例渣打集團《Sustainable Investing Review 2021》(2021年永續投資評論)年度調查報告,參與調查的七個全球富裕及高資產市場,81%的受訪者表示對於永續投資「有興趣」,且「永續投資」項目在財富投資組合中占比達25%的全球富裕客群增加到13%;台灣高資產客群亦受到影響,74%受訪台灣人瞭解「永續投資」的概念。

以十年為期的不同世代,推市的金融商品有當時環境條件;但對於需至少長達20年、甚或坊間調查認為應拉長至30年時間的退休財務規劃,在某一個年歲選定的金融商品配置,其實當下已經決定未來20年的「穩定」現金流。以小明的個人經驗為例,他在1996年45歲時開始面對退休準備的需求,於是從穩定薪資收入中提撥3,500元於投資型保單,想以自己可以掌握的資本市場進行投資操作。2000年時全球科技泡沫破滅,小明的投資型保單嚴重虧損到差一點失效,花了五年時間終於把保單攤提回到正數,原先規劃的固定現金收入已被打亂;於是,再自行提撥另一筆30萬存款在當時市場主流的結構型共同基金,採本金配息,結果2009年來了個雷曼兄弟大災難,30萬元投資本金直接歸零。小明的退休準備前期前前後後13年的時間,換到的就是滿滿挫折的「投資經驗」,和空空如也的理財帳戶,一切從頭開始。

小明至少有一件事,比隔壁王媽媽的境遇來的好,自己的銀行理專沒有「人間消失」。王媽媽掌管家中財務,在王爸爸65歲時出售一塊祖傳土地,家中進帳千萬現金,王媽媽存入經常往來的行庫銀行帳戶,被眼尖的理專發現,立即展開業務遊說王媽媽「為退休財務作規劃」,千萬現金分批買進投資型保單,該理專的理由是本金配息可以有每月收入、本金還能身後留給兒女。

當然,王媽媽和小明都遇上了全球金融海嘯,也碰上了歐債危機,加上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更糟的是,王媽媽的理專因為銀行為了「合規」一再輪調,也因沒有持續向銀行購買商品,等同於沒有任何理專主動服務王媽媽,金融知識有限的王媽媽更沒有小明的年輕和靈活,眼看都要接近80歲了,當初說好的退休財務穩定現金流呢?

推薦閱讀

理財研究所

保險二三事

好基金日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