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Fed轉鷹下的美元投資術

美國聯準會自2021年12月開始的論述快速轉向鷹派。12月的FOMC會議當中,將通膨為暫時性的措辭刪除,傳遞將更關注通膨的訊號,宣布加速結束購債,並在利率預測點陣圖中顯示2022年將有升息3碼的可能。

而在1月5日公布會議紀錄當中,更出現了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討論,讓市場更加聚焦在聯準會貨幣政策正常化討論上,各大投資機構紛紛端出更鷹派的預測,金融資產價格的波動也因此放大。美國10年期公債利率快速上揚(見圖),高估值的成長股因而出現較大的修正,不過美元大致維持高檔整理,並未出現明顯的走強。

美元強勢格局不變 為何卻難以向上突破?

聯準會的緊縮速度,是影響2022年美元最重要的影響因子,本行預期強勢美元的環境不變,但將為高檔震盪的格局,而非持續向上突破。主要原因包含:

匯利率的反應時間並不同步:相較於美國長天期利率近期才強烈反應聯準會政策預期,美元指數在2021年12月就已率先反應並突破96,已經接近2014底以來的高位區間。

通膨壓力可望逐步緩解,減輕聯準會的壓力:雖美國最新的消費者物價年增率來到7%,再度創下近30年來的新高,但這已在市場的預期當中。展望後續,高漲的能源價格如歐洲天然氣價格預期將有所緩解,原油供需漸趨平衡預期可使原油價格維持在80美元/桶上下,航運價格不再創高,以及採購經理人指數當中的「供應商交貨時間」分項維持改善,都有利於通膨在下半年緩步下滑,減輕聯準會的壓力。本行預期聯準會今年升息3碼但不致再端出更鷹派的規劃,使美元維持高檔震盪而非持續向上突破。

非美貨幣大趨勢行情 影響關鍵曝光

美元盤整期間,非美貨幣將有輪動反彈的契機。不過,非美貨幣能否出現較大的趨勢性行情,最重要的因子端視全球景氣的復甦程度。美元具有部分的「反景氣循環」特性,在全球景氣疲弱時資金通常流向美元,使美元走強,全球景氣同步成長時美元反而會偏弱表現。從2021下半年的景氣表現來看,美元景氣穩健程度明顯優於多數非美國家,尤其新興市場的景氣表現疲弱,更使資金集中在美元資產上。

展望未來半年,Omicron變種病毒是全球景氣成長的最大威脅,不過各大投資機構所編製的「封鎖指數」或「移動指數」皆指出受惠於疫苗的逐漸普及,各國的經濟封鎖程度並不如先前嚴峻,歐日等國的經濟表現有望在上半年繳出不錯的成績單。

中國是防疫政策較為嚴格的國家,內需也因此受一定程度壓抑,貨幣政策則因應釋出較為寬鬆的訊號,一系列動作包含2021年12月15日下調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20日下調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5個基點、加大逆回購操作、2022年1月加大支持小微企業。後續觀察中國社會融資是否出現持續轉佳的訊號,中國景氣倘能落底回溫則對整體新興市場有所助益。

而雖中國貨幣政策方向與美國分歧,但中國仍保有小幅的利率優勢,加以在景氣將落底回升的預期下,本行研判人民幣將維持穩健表現。

(文/中國信託銀行財富管理產品處理財規劃部投顧中心)


外匯探搜|美元強勢不變 非美貨幣短線輪彈

外匯探搜|美停滯性通膨疑慮起 主要貨幣輪動操作

外匯探搜|全球景氣成長減速 美元長線緩升不變

推薦閱讀

理財研究所

保險二三事

好基金日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