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通膨、Delta病毒夾擊 避險情緒支撐美元

聯準會6月會議後市場開始對聯準會後續的退場計畫有所預期,其後市場焦點轉向美國通膨上升壓力,和全球Delta病毒演變情況,兩者皆對下半年的景氣走向具有相當的影響力,也造成市場波動加大。

美國6月CPI(消費者物價)和核心CPI年增率分別來到5.4%和4.5%,且後者是1992年以來的新高。過高的通膨會影響企業的定價能力、民眾的消費動能及央行貨幣政策收緊的速度,對外匯市場而言,理論上太高的通膨會減損貨幣的購買力,也就不利美元。不過本次通膨走高,是疫後消費需求回升和供給仍未完全復原的同時作用所造成,消費需求回升造成的服務物價提高,伴隨的是景氣上揚,對金融市場並非負面因素。

從供給面看,疫情造成原物料供給、產業供應鏈短缺所造成的成本上升,對景氣的負面衝擊較大,不過電子零組件、半導體產業的短缺和漲價問題都有開始緩解的跡象。因此,惡性通膨發生的可能性不高,美國寬鬆貨幣政策的退場,反而帶動匯率走強。觀察美國之外的成熟國家,歐元區通膨雖亦有升溫但仍不到2%,日本通膨甚至仍為負,顯示歐日央行皆沒有退出寬鬆政策的急迫性。美和歐日央行的相對貨幣趨勢,對美元是正向因素。

不過市場避險情緒確實因Delta病毒而稍有提高。若說通膨上揚和貨幣政策退場是推升美元的因素,照這個推論,美債利率應同步上揚,但6月中以來,美債利率卻呈現下行。一般認為這也可以說明通膨不致失控,但也可能是反映下半年經濟動能放緩所帶來的避險情緒所造成。綜合來看,避險情緒也是支撐美元短線動能的因素,後續仍須留意:(1)美國國會是否能就債務上限達成共識;(2)目前的通膨是否回頭過來影響下半年的消費動能。以上兩點均會使美元短線再走升,但也可能反而使聯準會年底以較為鴿派的論調回應,若此,屆時已漲多的美元將稍作休整。

捍衛寬鬆 歐元中性看待

歐元區亦有通膨上揚的現象,雖然目前通膨仍不到2%,但預期下半年短暫超過2%的可能性不低,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會怎麼應對,同樣引起市場關注。而在歐洲央行7月的會議中,最重要的關注點便為通膨目標的改變,由「接近但低於2%」變更為「到達2%,並且容忍短期通膨微幅高於預期」,充分說明歐洲央行仍希望維持寬鬆的態度。美歐貨幣政策的差異,是近期推升美元、歐元偏弱的最重要因素,此主軸預期將至少延續至美國聯準會確切宣布減緩購債計畫為止。而歐元區經濟表現不錯,政治情勢穩定,則帶給歐元下檔支撐,整體而言對歐元中性看待。

陸股震盪 人民幣波動大

通膨問題在中國上則顯現不同的樣態。中國生產者物價(PPI)走高,但消費者物價(CPI)卻偏低,顯示中國企業或面對成本上升但卻無法轉嫁至消費者的問題,中國人行進行降準,以解決流動性緊縮的問題。中國近期面臨部分企業的債務問題,以及政府對科技和教育產業造成的問題,使中國股市、中概股出現明顯震盪,造成人民幣波動加大。由於中國景氣雖有放緩但外需支撐仍在,中國債市納入國際指數後持續對資金提供吸引力,本行認為人民幣雖無太多升值空間,但對一籃子貨幣仍可維持相對穩健的格局。

(文/中國信託銀行財富管理產品處理財規劃部投顧中心)


延伸閱讀

外匯探搜|貨幣政策相對趨勢有利美元走揚

外匯探搜|跨入微笑曲線右端 美元下半年升勢起

外匯探搜|美元築底態勢浮現 短線強升壓力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