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回吐Q1漲幅 美元今年後繼乏力

全球經濟已從疫情最嚴重時期穩步復甦,但過去一個月,美元回吐了今年第一季的大部分升幅(見圖)。然而,這種巧合並不單純。

美元近月回吐Q1漲幅

風險偏好影響力減弱

我們認為,決定今年匯率走勢的因素比較複雜。風險偏好依然重要,但其影響力自今年年初以來卻有所減弱,其中的理由確也是相當充分。隨著市場走出金融動盪最嚴重的時期(即2020年3月),在危機前影響匯率的驅動因素應會重新發揮作用。當市場認為全球經濟正在逐步復甦,這也意味著未來貨幣政策會在一定程度上回歸正常化,而這種預期心理正部分反映在目前的匯率走勢中。

換言之,美國聯準會只有在經濟增速和通膨持續回升而不是暫時上升時,才會轉向更鷹派的立場。也因此,近期經濟活動數據的震盪和通膨基期效應均暗示,這一問題可能要到今年後期才會更明朗。

4月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FOMC)會在召開政策會議之後宣布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間在0~0.25%不變、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和美國聯準會隔夜逆回購利率(ONRRP)仍分別維持0.10%和0.00%後,貨幣政策的結果總體上符合市場預期。

財政政策方面,拜登政府近期提出1.8兆美元、為期十年的「美國家庭計畫」,主要增加兒童保育、帶薪休假和教育方面的支出,再加上拜登總統在3月31日提出2.3兆美元、為期八年的「美國就業計畫」(目的在重振美國的交通運輸基礎設施、水利系統、寬頻和製造業等),兩項財政支出計畫的總規模將略超過4兆美元。隨著拜登政府的社會和基礎設施支出計畫都已底定,為這些計畫提供資金的稅收提案也已公布,市場關注焦點迅速轉向這些財政計畫最終能夠獲得美國國會批准的規模有多大。

美財政計畫成雙面刃

滙豐團隊分析,財政計畫對美元的影響好壞參半。從周期性角度看,它對美元帶來支撐,但從結構性角度看,赤字問題會拖累美元走勢。由於美元是「避險」貨幣,還需要權衡提高政府支出和加稅對風險偏好的不同影響。目前來看,我們預計周期性因素和「逐險」偏好將會稍稍勝出。

只要美國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對世界其他國家/地區產生外溢效應,推動全球經濟同步復甦(見圖),即便復甦步伐不均衡,美元仍會些微走軟。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世界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疫苗接種正逐步迎頭趕上。

全球經濟正同步復甦 美國略微領先

儘管美元目前表現欠佳,但距離終點線仍很遙遠,我們仍密切關注可能使美元重獲動力,並在長期內跑贏其他貨幣的條件。

(文/滙豐(台灣)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業務管理部資深副總裁曾詩如)


延伸閱讀

外匯探搜|追捧美元為時尚早 QE削減恐慌不致重演

外匯探搜|陸力推數位人民幣 試點後的下一步?

外匯探搜|經濟V型復甦 澳紐加幣表現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