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非美貨幣成亮點 澳幣擺脫泥淖

今(2020)年以來外匯市場波動放大不少,美元從3月的急升格局,到7月轉為急貶,DXY美元指數創下10年來最大月貶幅。剖析背後因素,美國聯準會的巨量寬鬆,確實是美元啟動修正走勢的主因,根據QE1和QE2的經驗,美元在寬鬆時期有10~15%左右的貶值幅度,此外今年以來美國的量化寬鬆又不同於以往,在聯準會決議購入公司債和ETF後,表示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除了量的變化之外,還有結構上的變化,是否增添美國未來採取財政赤字貨幣化的疑慮,造成美元價值的減損,將是我們長期需要觀察的因子。

整體而言,本行維持先前專欄基調,即外幣配置可適時增加非美貨幣的比重。歐元動能強勁,人民幣穩健,澳幣則是在走過最差的情況後情勢轉佳,但新興市場當地貨幣相關資產仍須謹慎看待。

歐元走強 人民幣穩健

7月底的歐盟特別峰會當中,各國針對經濟振興預算與計畫進行討論,財政整合邁出關鍵一步,歐元強勢走升,同時帶動歐系貨幣(英鎊、瑞郎)走揚。與成熟貨幣相比,新興貨幣的表現明顯落後,土耳其和南非等財政問題嚴重的貨幣,並未在美元走弱的環境下有所表現,新興市場貨幣仍以亞洲貨幣較為穩健。中國景氣維持良好回復狀態,出口和投資數據表現亮眼,消費數據稍偏溫和;貨幣政策態度明顯從寬鬆轉向中性,雖然因此使得中國近期市場利率和資金成本上揚,以及7月新增社融數據的下滑,但也維持了人民幣利差的優勢。雖美中紛爭仍不斷,但美國的動作已從關稅轉往金融和企業,對人民幣的直接影響較為有限。

澳幣近年趨勢偏弱,主要是因澳洲央行持續性的降息,使得澳幣傳統高利貨幣的光環不再,加以美中貿易戰打擊中國景氣需求,對依賴原物料出口的澳洲形成負向衝擊。而在3月疫情的影響下,對全球景氣敏感的澳幣更是一度貶至0.57,創下2003年以來新低。中國景氣率先回升,且政策集中基礎建設,增加對原物料進口的需求,與此同時,同為鐵礦砂重要產區的巴西因疫情嚴重而有供應中斷的情況,澳洲更為受惠,澳洲貿易條件(出口價格/進口價格)改善至2017~2018的水平,帶動澳幣兌美元回升至0.72的價位,自低點反彈幅度達到26%,升值動能遠優於同為商品貨幣的加幣和紐幣。

澳幣短線漲多 留意疫情

從貨幣政策的角度而言,當然澳洲央行也隨全球連動寬鬆,但在美元利率再度急降至0%附近之後,澳洲債券的吸引力再度浮現。澳洲殖利率曲線在成熟國家最為陡峭,加以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和穆迪都表示將保留澳洲AAA的主權評級,有利境外資金流入澳洲,對澳幣形成下檔支撐。不過須注意的是,澳幣短線畢竟漲多,澳洲疫情又面臨二次感染問題,將為澳幣的短線風險因子,而以長線角度觀察,在全球景氣已由第二季谷底翻揚的背景下,投資人則可留意澳幣長線投資機會是否浮現的可能。

(文/中國信託銀行財富管理產品處理財規劃部投顧中心)

景氣回溫 澳幣和原物料價格上揚

延伸閱讀

外匯探搜|美元步區間震盪 非美貨幣升值添契機

外匯探搜|美中角力升溫 美元續保核心配置

外匯探搜|美雙政策救援 美元核心地位難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