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身分皮夾 迎戰元宇宙

歐洲聯盟引領全球,依循「2030數位羅盤」(2030 Digital Compass)政策主軸,計畫在2022年9月正式公布「數位身分皮夾」(European Digital Identity Wallet)。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也強調,要作出我們的「數位羅盤」。

陳沖指出,數位羅盤是大事情,數位身分皮夾是其中的一環,這些國際新觀念,涉及不只限於科技的問題,還有個人資料保護、有應用層面,台灣應該多加了解其制度規劃,基金會和大學共同討論,促使政府知道,及早把基礎建設、法律環境、民眾的信任都建立起來。
 
陳沖強調,政府應提早布局「疫後」數位時代的新金融情勢、著眼未來,不要再為眼前的疫情所局限,才是數位社會真正的超前部署。碰觸或導入數位身分皮夾議題之前,如果大環境的周邊建設沒有做起來,會是危險的事。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12月24日共同主辦「元宇宙大軍壓境 歐盟數位身分皮夾(Digital ID Wallet)的啟示研討會,共有兩個場次,第一場主題為「各國數位身分現況探討」,由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蘇宏達主持,微軟台灣研發中心總經理張仁炯、東海大學法律學院教授范姜真媺,及歐盟執委會DG CONNECT e化政府與信任組專案經理Alma Joy Ridderhof 則透過線上參與,分別發表對於歐盟建置數位身分皮夾的整體架構及內容等。
 
第二場主題為「國內如何推廣數位身分皮夾」,由陳沖主持,邀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楊岳平、異康公司董事長楊建綱、元大期貨獨立董事黃乃寬,共同討論迎接數位身分皮夾來臨,我們應該有什麼積極的作為?如果未來國內如推動數位身分皮夾,如何使民眾安心?法制基礎、個資保護、資訊安全如何落實等問題。
 
台大社科院長蘇宏達認為,歐盟推動數位身分已成為國際趨勢,往外看會是非常大的商機,包含硬體和軟體,往內看,台灣如果要跟著歐盟推動,需要在技術面、法規、社會互信面都要檢視,及早釐清應調整的部份。
 
微軟台灣研發中心總經理張仁炯提醒,台灣的資安現況像「打世界大戰」,民眾、企業並不知道正在經歷人類史上最大的資安威脅,在討論參考歐盟作法之前,短期內需了解目前的資安風險,像台灣是獨特國家,無法和其他國家簽訂數位主權的協定;中期則要督促政府的IT投資要加速,要設立各級單位資訊長CIO,要先了解需求,才能作出正確行動、法規配合。
 
台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楊岳平指出,國際大型線上平台業者入侵歐洲市場,歐洲個資、數據大量輸出到國外,因此一方面祭出GDPR保護自己,另方面想要追求便利、有效率,且有秩序的數據使用,數位身分皮夾將是其中之一,但也反映了資料法制的問題重重,如資料流通、資料可攜等。他並提醒,台灣民眾對於數位身分的需求還沒形成高度共識。
 
異康公司董事長楊建綱指出,歐盟數位身分是用來綑綁GDPR,政策目標是在安全基礎之上,歐盟數位羅盤是策略計畫的指標,數位身分皮夾只是手段而己。未來虛擬世界永遠與實體世界結合在一起,要關注多種身分。
 
元大期貨獨立董事黃乃寬則認為,數位時代的政策和法律,是一體兩面,把政策轉換成法條,就不會有誤解。政府的角色以法律規範,整合平台為主,而皮夾持有者具備收存,開放個人資料內容的絕對主控權。

國際成功經驗 以國家數位憑證為基礎

歐盟每年發生數十億筆資料外洩,成員國間的跨境使用資料挑戰很大,2014年通過「歐盟內部市場電子交易之電子身分認證及信賴服務規則」(eIDAS規則),加以規範使用原則。
 
歐盟執委會DG CONNECT e化政府與信任組專案經理Alma Joy Ridderhof 指出,歐盟對電子身分並沒有強制性,使用比例因此低於六成,疫情爆發以來人們和企業唯有透過數位管道才能和政府連上線,吸引更多民眾想要做到歐盟境內都可以使用。
 
Alma Joy Ridderhof表示,未來一旦上路,使用者是關鍵,有權決定數位身分皮夾裡面是要放數位金融卡、數位駕照或健保卡等,線上/線下通用亦要能儲存於信任的機構,需要第三機構協作,成員國須向歐盟層級的數位身分系統通報。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楊岳平指出,歐盟推動數位身分皮夾有三個背景:一、特殊的經濟社會組織,有準國家的身分,會員國有很多跨境的各種數位服務等等,需要有一個數位身分,歐盟為整合的政治經濟體,情勢比較特別。二、數位ID會節省很多成本,數位世界方便很多,歐盟在追求政策效率上有其必要。三、歐盟的消費者資料大量流入美國電商平台,變成數位資料的流出者,若持續這樣下去,歐盟數位產業的國際競爭會輸掉。
 
目前世界上開發、運用數位身分的國家,東海大學法律系教授范姜真媺提出,政府主導型的愛沙尼亞和新加坡,也有官民聯合型的瑞典和英國。她指出,英國可說是失敗案例,2006年通過身份證法,政黨更替時法案就被推翻,一般民眾相當抵抗。至今由民間機構主導,看起來像是和政府合作,實際上不是很樂觀。瑞典則因監管法律佈建的很好,所以推的好。
 
新加坡政府在2018年推出國民數位身份證計畫,以國家數位憑證為基礎,現在一直有進程,主要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足夠,范姜真媺認為,「能不能成功,來自國家和人民之間的信賴!」,若是不夠,是很難推行,日本也就因為這樣成為失敗案例。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愛沙尼亞,人口只有132萬,是少數成功推動數位身分證的國家,98%公民透過電子系統投票,開發區塊鏈技術作為投票工具,也反映出人口愈少、政府主導性愈明確,推動起來愈容易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