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綠蠵龜號親近、徜徉這片海

台灣人普遍對帆船休閒運動陌生,身處在一個到處是出海口的島嶼,有著不可思議懼怕海洋的常民思維。不善於親近海洋,除了早期統治者海域管制外,或許與古代常民對海敬畏之心有關,父執輩們總諄諄告誡子孫們不必也不要冒險出海。

事實上,海洋一直是人類文明發展重要元素,早期希臘文明,島嶼與島嶼間往來,發展出古希臘文明;15世紀義大利人哥倫布從西班牙航向美洲,成功拓展西方文明;同時期,東方有明朝鄭和下西洋七次,成功將明朝政經影響力拓展到印度洋。

近年來台灣海岸線開放,海上活動日漸增多,尤其靠太平洋的台灣東海岸海域,有水上衝浪、浮潛、賞鯨等海上休閒。這一趨勢,也讓陶醉於海洋的航海人,投注更多熱情揚帆探險,關注海洋生態。

勇敢離開出生地,航向廣闊大海,綠蠵龜一出生即遠離保護,展開一生大海冒險旅程。7年前,船長在綠蠵龜號陪伴下,勇敢航向每一個嚮往的海域,將心力投注在航海上,近2年,綠蠵龜號更搭載著遊客們認識台灣周邊海域這片海洋。

小琉球海域冬季平均水溫25度,就很適合這個時節出海享受海上風光:https://www.facebook.com/276974182845310/posts/794720927737297/?vh=e&extid=0&d=n

綠蠵龜航程紀事之一:陸地煙火,海上視角

2020年,時序進入雙十國慶這一天,我們登上綠蠵龜號,大夥準備從高雄興達港駛向台南安平港,目的是到台南安平港外海欣賞中華民國109年的國慶煙火。

高雄興達港距離台南安平港,走陸地走不到1小時的車程,搭上綠蠵龜號需要4個鐘頭,那為何要我們會走海上呢?

從時程上來看,或許應該在陸地上欣賞煙火;從視角上,從海上看,我們看見「璀璨與暗夜」,這樣的對比,跟人的選擇一樣,有人選擇追求效率與璀璨;也有人選擇慢慢享受悲喜人生旅程,樂於品味生命種種。

仲秋的台灣海峽,海象並不平靜。船長為降低海浪衝擊,小心地開在較為平穩海面上,然而,也因此,船長必須去閃避沿海漁戶放置的定置網,而不敢離開駕駛座。經過船長解釋,我們才知道原來冬天的台灣開始吹起東北季風,尤其這兩日海浪洶湧,讓許多船隻已在台南外海停泊多日,待風平浪靜再持續朝北航行。

每次煙火在高空中爆開那一瞬間,仰望天際的我們馬上被煙火炸開的聲響激盪出歡欣鼓舞;然而,佇足在黑ㄚㄚ海平面上的我們,不知是不是圍繞船四週的海太安靜了,還是周圍的夜太黑,吞噬了爆炸聲,站在船上欣賞煙火的我們少了陸地驚奇,多了海上掠影。

我們總盼望能在安穩中流逝歲月,卻又擔憂生命不夠精彩。在海上,擺脫了吵雜的陸地,聆聽內心,發現海能教我們太多,只怕我們拒絕她的擁抱。

綠蠵龜號在今年雙十節停泊在台南安平港外海欣賞109年國慶煙火:https://www.facebook.com/276974182845310/posts/791100358099354/?vh=e&extid=0&d=n

綠蠵龜航程紀事之二:親近鯨豚,回到海洋

「原來鯨魚可以跟人這麼近」綠蠵龜船長未開船前,曾一次旅遊經驗中體驗到鯨魚游到船尾親匿地迎向他,這次經驗也埋下船長的帆船夢想,回到海上,探索著大自然所給予的自由力量。

「台灣四面環海,我們對海洋太陌生了。」已經7年以船為家的綠蠵龜號船長再次點出台灣人怕海的民族性。

對水害怕;地理用背;不敢冒險⋯⋯以上種種理由,讓大部分的台灣孩子很少有美國小說家馬克・吐溫作品《湯姆歷險記》中小孩們勇敢搭上木笩順著密西西比河而展開一段奇妙旅程。

船長說,他曾經碰到三個從澳洲布里斯本黃金海岸駕船到在大堡礁陽光海岸的男孩,他們在海上一個多月,航行近1千公里。船長詢問他們船長是誰?三位男孩中,最大一位才11歲左右,他以自信的姿態站出來回答:「我」。

船長講這段故事點出了台灣的教育問題,孩子在背誦中失去體驗生活、與自然共處的能力。當一群人中興奮乘坐他掌舵綠蠵龜號時,他以他個人特有孤獨感時而專注海象,時而輕鬆徜徉他最熟悉的海域,在他眼中,四面環海的台灣,身處台灣的所有人應該更親近海洋。船長常說「與其在一群人中孤獨,還不如一個人待在船上享受孤獨」,對航海與教育的熱忱,讓船長總是張開雙臂歡迎孩子們上船進行戶外教學。

最近,船長又要招待一批孩子們上船戶外教學,一向不苟言笑的他,請我們模仿小朋友提問,由他來回答並反問我們:「這樣回答,孩子們滿意?」

認真思考如何帶領孩子認識海、認識航行,船長只想讓更多孩子知道,越親近海洋,越了解她,才知道她是如此浩瀚,對人類的重要性如此大,值得一次一次靠近她、愛她、保護她。

下定決心跟著綠蠵龜號徜徉台灣周圍這片海了?企業團體包船:https://www.facebook.com/GT400S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