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總會」29日成立大會

值小英520就任前夕,包括桃園、台中、瑠公圳、彰化、嘉南..等共10多個水利會的會務委員,於19下午在桃園水利會召開「反消滅水利會全國自救總會」籌備會,會中推舉桃園農田水利會長黃金春擔任召集人,並訂於5月29日(五)上午10時邀請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會務委員在高鐵桃園站對面廣場(水利會私地)正式舉行成立大會,訴求水利會國有化違法!如同公然搶農民財產。

會中黃金春抨擊農委會本應扮演輔導農民的角色,並不是來欺壓農民,直言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才是民進黨執政的少數既得利益者,讓台灣農田水利會演變成一個被出賣的農民組織!黃金春說陳吉仲日前在立院備詢時指出,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的確會有少數既得利益者遭受損失,此說法引起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會員大表不滿,咸認為原本擁有會員民選權力的農田水利會被政府剝奪權力,才是因政府變成既得利益者而讓農民遭受損失!黃金春砲轟說:「陳吉仲你才是真正既得利益者!是因為民進黨執政才能當上農委會主委,到底誰才是獲利者還需要說明嗎?」。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當天也出席籌備會,他表示日前在立法院公聽會就表達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不能透過修法就讓它消失,此舉如同是剝奪了150萬名會員的選舉權,這根本不是改制而是強行沒收!

黃金春痛陳台灣農田水利會是一個被出賣的農民組織,其中被政府強佔民產的理由以及徵結所在包括:一、水利會在台灣的歷史,比中華民國在台灣更久,日本人設置水圳等水利設施時,清楚知道用地的來源是農民,所以發展成「公法人」的管理形式,規定產權屬於灌區的農民,但賦予水權與水資源開發的權力以及維護農水路的責任,沿用到蔣經國與李登輝執政時期均不敢改為政府機關,主要原因就在於產權屬於農民所有。 二、水利會的財產屬於灌區的農民不屬於政府,公法人的特色就是:「自我管理、自給自足」,所以,水利會的經費來自徵收水費而非政府補助,水利會職員的薪水來自水利會而非政府,民國59年新海水利會出現財務問題由桃園水利會合併,試問如果是政府機關那麼為何水利會員們要自救,而不是由政府出面處理財務問題?

三、水利會6,000億民間資產政府一紙立法就全部沒收?以農水法為立法精神,卻主張水利會是政府的財產,這完全不符歷史事實,且農水法認為改制後的水利會資產負債將由政府概括承受,然而全台水利會的資產將近六千億元,豈是一紙立法就能全數沒收?政府對於水利會,有資產就要收歸國有,有負債就坐視會員自救,怎麼好意思主張水利會是政府財產!四、農水法必須暫停審議,公開接受審視與質疑。水利會是由灌區農民組成的公法人,由會員透過直選民主的機制進行自治,解決農民用水問題,不論精神、體制或產權都不可能是政府機關,因此我們要求政府必須暫停農水法在立法院的審議,先界定何謂:「公法人」?如果公法人的產權屬於農民,那就不應改為政府機關,如果公法人的產權屬於政府,請舉證並公開接受大眾與農民的質疑。五、剝削會員選舉權、大開民主倒車,台灣一直主張是主權在民的國家,以選票選出自己的總統捍衛自己的人民,水利會是自治公法人,為什麼不能由會員直選,選出自己的會長、捍衛自己的權益落實民主?把一個有手有腳的自治公法人斷手斷腳,難道說這就是民主嗎?

六、誰才是少數既得利益者?農委會主委說「改制造成少數既得利益者損害這也沒辦法」,請問誰是少數既得利益者?農民6,000億財產的損失叫做沒辦法?民選產生的會長、會務委員是少數既得利益者?主委的官位難道不是因民主選舉民進黨執政的少數既得利益者嗎?如果財政不均是原罪,那台北市和雲林縣財政天差地別,何不統一由中央統籌平均分配,何需設六都?七、代農民繳納會費的「德政」淪為反客為主的「惡魔」,農委會只因代會員繳納會費便成為主管機關,26年前代繳的金額迄今未調,造成各水利會苦撐、經營困難,自來水向水利會購買灌溉用水一噸3.33元,農委會代繳會費一噸0.3元計,10倍之差才是造成財政困難之主因。八、主管機關監督不善應易主,若政府真要永續經營,水利會就不該隸屬農委會而應回歸經濟部水利署,農委會的業務屬性與水利會大相逕庭,除了代繳會費並無其它關聯,農委會只會叫農民休耕而已,只要權利不負責任,應讓相關業務的機關統一督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