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人口紅利 將成中國經濟絆腳石?

驅動中國經濟成長的人口紅利將消失? 根據 最新的資料顯示,已經發布2021年出生人口數據的29個省分中,新生兒數普遍出現「斷崖式下降」。

大陸「第一財經」7月23日報導,目前有29省已經發布2021年的出生人口資料,新生兒數量最多的前10名分別是:廣東、河南、山東、四川、河北、安徽、廣西、江蘇、湖南和貴州。其中,出生人口超過50萬的省分有6個,而破100萬的僅有廣東。2021年廣東的出生人口為118萬3,100人,是唯一連兩年逾百萬的省分。

然而,多數省分2021年的新生人口卻創下數十年來新低。報導指出,湖南2021年出生人口為近60年來首次低於50萬人;人口大省河南的出生人口從1978年以來首次低於80萬人。不僅如此,雖然山東2021年新生人口達75萬400人,但是相比2017年的174萬9,800人來說,短短4年就下降了57.1%。說中國新生兒數量是「斷崖式下降」,一點也不為過。

從一胎化到催三胎,中國難逃人口結構失衡命運

新生兒數量的驟降,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衝擊到中國的「人口紅利」。所謂的「人口紅利」是指,一個國家的勞動人口(15歲至64歲)占總人口的比重超過三分之二,而且撫養率比低於50%。人口紅利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創造了有利的條件,進而產生經濟成長效應。

中國於1979年開始實施「一胎化」政策,雖然導致出生率下滑,但是造就中國1980年至2010年間人口紅利的盛世。根據統計,中國的勞動人口占比從1970年代末期的55%上下,一直成長到2010年接近73%。而從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中國的GDP成長率,從1980年開始幾乎都維持在雙位數(除了1989年和1990年受到外國的制裁而大幅降低),1992年與2007年甚至來到14.2%的高成長。

「人口紅利」一直以來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中國不但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具消費規模的經濟體,除了為企業提供充沛的勞動力之外,更因為龐大人口的消費力,促使更多跨國企業投入爭奪中國內需市場的商機,由此可知,人口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過,過低的出生率使得中國幼年人口比重顯著滑落,加上高齡化現象,導致中國勞動人口占比於2010年後反轉下降。勞動人口占比下降,最直接的影響就反映在內需消費上。

為了搶救逐漸失衡的人口結構,中國於2016年全面開放二胎,甚至在2021年5月批准三胎。雖然中國政府開始「催生」,但是成效仍然有限。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出生人口為1,062萬人,自然增加數只有48萬人,創下歷史新低,而自然增加率更降至千分之0.34。維多利亞大學政策研究中心學者彭秀建今年年初指出,中國人口在短短40年內從6.6億人增加到14億人,可是,從今年起即將「由增轉減」,正式進入負成長。

為什麼中國年輕人不生了?根據媒體報導,人口專家、同時也是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分析,出生人口續降的因素很多,育齡婦女減少是原因之一,而晚婚與婚育成本的上升也導致出生意願下降,當然疫情也是影響生育的關鍵。另外,南京大學人口學家郭未也指出,「居高不下的房價、難以負荷的物價水平、昂貴的學費,都不會讓人想要生第二個孩子。」簡而言之,就是「生不起」。

印度人口進入成長期,明年將以14.28億人超過中國

除了人口出現負成長之外,中國身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的地位也恐怕不保。根據BBC援引聯合國7月11日─世界人口日─所發布的《世界人口展望》指出,今年11月,全球人口數將達到80億人,而印度的人口數在明年將達到14.28億人,正式超過中國。不僅如此,印度人口的增長將持續42年,直到2064年才會見頂。

由此可知,在接下來的數十年,印度將會是世界人口增長的主要引擎,並且可能如同中國一樣,享受由勞動人口增長所帶來的人口紅利,也就是供應充足、相對廉價的勞動力,以便吸引外商投資,帶動經濟發展,而龐大的人口亦會帶來無限商機。

在人口紅利的推波助瀾下,印度的經濟也獲得顯著的成長。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7月26日的報告,印度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測值來到7.4%,遠高於中國的3.3%與美國的1.4%,而全球的數據也只有3.2%。

《經濟學人》也在今年5月的報導表示,在成長大國中,印度將會是今年GDP增幅最大的國家,而在中國封控措施重創國際貿易下,印度將接手部分產業商機。

報導中還援引IMF的預測指出,到了2027年,印度將從之前全球第十大經濟體躍升到第五大,國內生產總值約5兆美元,股票市場規模全球排名第四,僅次於美國、中國和日本,而印度的獨角獸企業(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初創公司)可望高達100家,擠進全球第三的行列。

如果進一步檢視兩國GDP的組成項目就會發現,印度憑藉著人口紅利所帶來的龐大內需動能,使得「民間消費」仍是其GDP的主要組成項目,占比超過5成。此舉使得印度受海外貿易的波動較低,加上近年印度莫迪政府主打「印度製造(Made In India)」,已與中國有所區別。

如何用擴大內需支撐經濟成長,成中國官方重要課題

事實上,自新冠疫情爆發並對經濟產生衝擊以來,大陸就視內需為帶動經濟的重點,但這既取決於擴大有效投資的力度,也取決於促進消費恢復的程度。

7月15日,大陸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2022年第二季GDP僅增長0.4%。相比之下,今年第一季經濟增長4.8%,第二季明顯回落,同時拖累上半年總體經濟增長,上半年僅有2.5%的總成長,而中國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為5.5%左右。

其中,農業、工業的增長都有所放緩,工業大幅回落4.9個百分點,僅增長0.9%。受影響最嚴重的是服務業,從第一季達4%的年成長跌入萎縮區間,年減0.4%。而最深的跌幅出現在4月的消費數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1.1%。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內需不振,消費下滑。數據顯示,消費在上半年減0.7%,其中第二季下降4.6%,分析指出,這意味著極需刺激政策,提振需求。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近日引述大陸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蔡昉在論壇上談話,他表示,中國人口大概在今年或明年抵達峰值,隨後進入負成長,同時印度的人口超過中國,將來的差距會非常顯著,新的人口轉折點將帶來衝擊。

蔡昉指出,進入人口負成長時代且同時高齡化加深,這代表傳統人口紅利消失,必然從供給側和需求側給經濟成長帶來衝擊。未來政策取向應是不斷地擴大內需消費。財政作用相對於貨幣政策將更為重要,財政支出會更貼向民生、社會福利,這些轉變也會影響金融和財富管理。

此外,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小組稍早則預估,2021年以後,中國人口將以年均1.1%的速度下降,到2100年,中國人口將降至5億8,700萬人,不到現在的一半,如此將對於中國經濟產生嚴峻影響。

況且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相當程度靠著人口紅利支撐,這個利多因素日益消失,勞動力豐沛的越南、孟加拉與印度等將取代中國,接手低利潤率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甚至當前中國製造業勞動力成本已達越南的兩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