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拜登好看 中日韓聯手備戰強勢美元

在美元持續走強下,為搶奪出口競爭力,東亞貨幣悄然掀起新一輪競貶戰。而中日韓財長和央行行長12日罕見地發表聯合聲明,呼籲「防範部分先進國家的貨幣政策正常化快於預期」,三國將繼續致力於利用支持措施,藉以維持金融市場穩定及長期財政可持續性。

市場分析指出,這意味著三國對當前美元的快速升息導致的貨幣強勢已經難以忍受,並在美國總統拜登訪日韓兩國前發表,實在表達反對強勢美元立場。

美國聯準會5月4日宣布升息2碼,市場普遍預期6月還將升息2碼並且啟動縮表等,推升美元不斷走強,2022年中日韓台等亞洲各國貨幣急貶,出現競貶跡象。以日圓來看,今年以來,對美元貶幅已逾9%;在岸人民幣與離岸人民幣貶幅約在7%;港元11日觸及7.85元弱方保證水平,香港金管局12日凌晨買入港元以捍衛聯繫匯率制度,為近三年首次進場。

股匯市結構與台灣類似的南韓,韓元慘跌6.69%、居第三弱亞幣。接下來是今年前二個月不斷衝高,取代新台幣成為最強亞幣地位的人民幣,3月、4月以來因疫情接連封城、衝擊供應鏈效應,也大逆轉重摔5.07%。

對於出口導向的中國外貿企業來說,人民幣的貶值為其帶來顯著的匯兌收益和海外競爭力。出口業者表示,人民幣貶值5%,等於公司利潤率增加5個基本點,原本可能處於虧損的企業,靠著匯兌收益立刻翻身轉為盈利。

不過,2022年以來,人民幣兌歐元、日圓持續走強,以4月20日來說,人民幣兌日圓匯率正式升破20元大關,創下近7年新高,截至9日,人民幣兌日元匯率仍維持在19.5元左右的相對高點。

陸媒引述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霍建國表示,人民幣近期快速貶值,一是因為美元指數迅速上升,二是中國因疫情以及其他宏觀因素,讓經濟受到一定壓抑,導致市場的人民幣預期發生改變,再加上離岸市場出現做空人民幣的力量,都加速人民幣貶值壓力。

霍建國表示,人民幣加入「亞洲貨幣戰」並非積極選項。但若日圓、韓元貶值幅度過大,會使中國比較被動。

他分析,因為美元升值空間有限,人民幣近期貶值具有階段性。另外,如果中國疫情可在5月底基本穩定,加上出口反彈,可望對人民幣匯率提供支撐。霍建國認為,人民幣匯率未來走勢仍將趨於穩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望在6.7元提供支撐。


新台幣加速逼近30元防線 創23個月新低

台股12日失守萬六,外資續賣超並匯出,加上國際美元指數又站上104,新台幣一舉貶破29.8元關卡,終場收在29.823元的逾23個月新低,貶值1.18角。

滙銀主管認為,今年以來通膨、Fed升息、俄烏戰爭、國內疫情等利空全面來襲,外資擴大並加速撤離,過去二年新台幣累計升值的8.73%全數吐回,今年以來至4月底更對美元貶值6.07%,各項利空續籠罩下,國際美元指數短線上看105,外資回防美元方向不變,新台幣更加速進一步靠向30元大關,預料新台幣NEER及REER也將再走低。

台北外匯市場發展基金會統計,4月新台幣名目有效匯率指數(NEER)大幅下滑至120.3、創十個月新低,實質有效匯率指數(REER)也明顯走低至102.07,5月也繼續下探。

NEER是一國貨幣對應主要貿易對手國的一籃子貨幣,排除物價變動因素的加權統計,即單純升貶變動的指數。REER則是計入物價變動因素的變動指數,當REER愈低時,代表出口價格競爭力愈高,REER升高不利出口價格競爭力,對出口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愈高的國家愈不利。

滙銀主管表示,美國最新非農就業數據表現優於預期,市場預期聯準會(Fed)將加速緊縮,美股6日四大指數齊跌,美債殖利率上揚,主要亞股全跌趴,台股9日也未倖免,最後收在最低的16,048點,創近一年新低,重挫359點,拖累新台幣貶勢仍大,加上外資續賣超台股211億元,連同先前賣超的部位,提款落跑約12億美元,新台幣因此跌破29.7元價位。

儘管Fed主席鮑爾上周釋出不會積極考慮一次升息3碼(1碼是0.25個百分點),但按照前瞻指引的方向,如果俄烏戰爭及大陸疫情衝擊供應鏈延續,Fed官員認為還是有可能被迫加大升息,將帶動國際美元強勢更盛,加上外資擴大回防美元,新台幣不排除將朝30元價位貶值。


人民幣中間價跌破6.7 創近19個月新低

受制於美元升值壓力,人民幣匯價跌跌不休,且這波跌勢還未結束。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11日報6.7290元,較上個交易日下調156個基本點,不僅四連貶,並再度刷新2020年10月16日以來近19個月新低。中間價的下跌也影響在岸價、離岸價持續走弱,濃厚觀望氣氛影響交投量縮。市場普遍認為,短線人民幣貶值壓力沉重,若大陸疫情顯著受控,才有望出現底部支撐。

人民幣這波跌勢又快又猛。從4月20日至5月11日收盤,在岸價從6.3778元跌至6.7274元,累計下跌3,424個基本點,短短13個交易日貶值超過5.5%。離岸價從4月18日收盤價6.3788元到5月11日跌至6.7634元,累計下跌超過6%。

另一方面,採行聯繫匯率制度的港元,11日跌至7.85元弱方保證水平,為2019年5月以來首見。

中新網報導,交易員指出,人民幣中間價未止跌回升,代表這波跌勢仍在官方容忍範圍內,受此影響,人民幣在岸價11日維持弱勢格局,全日在6.71元~6.73元震盪,收報6.7274元,較上日小跌47個基點,單日貶幅0.07%。離岸價11日則維持在6.73元~6.76元間波動,截至晚間8點半,報6.7402元,小漲81個基點。

在美元走強的背景下,人民幣自4月下旬以來開啟了一輪快速貶值週期,從6.35元貶值到6.7元區間,貶值幅度逾5%。儘管10日在岸、離岸價一度重回6.68元附近,但也僅是曇花一現,整體下跌趨勢尚未扭轉。

對於下階段人民幣走勢,西南證券認為,短期中美兩國宏觀政策繼續分化,美國政策制定者將注意力集中在控制通膨上、而大陸國內政策以穩增長為導向,仍會給人民幣帶來貶值壓力,預估本輪人民幣匯率或貶值至6.8元附近。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認為,不能簡單以「升值」、「貶值」來看人民幣匯率變動,更重要的是匯率保持靈活性,有漲有跌,雙向波動下,更有助於釋放市場壓力,避免預期積累。管濤認為,匯率水準不論如何變化,對於市場主體都是「雙面刃」。而如果人民幣匯率僵化,既會對貨幣政策形成掣肘,同時也會引發投資者擔憂,反而更加不利。

陸媒引述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研究員周茂華談話指出,2021年第四季以來,人民幣強勢表現略超預期,近期受中美基本面、政策面短期分化等因素影響,出現一定程度修正;加上大陸國內疫情多點散發、需求受到抑制,產業鏈供應鏈受阻還可能拖累未來外貿表現。反觀美國為抑制高通膨採取激進升息縮表政策,推動美元指數大幅走強,引發非美貨幣出現不同程度走弱。

興業銀行報告認為,人民幣匯率短期承受內外壓力持續加大,這波跌勢還未結束。在美國加快收緊貨幣政策背景下,預計風險資產承壓和跨境資金流動等因素仍會對人民幣匯率帶來貶值壓力。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認為,隨著中外利差收窄、短期跨境資本流動的波動性加大,加上市場情緒變化,短期人民幣匯率回檔壓力增大。

至於這波跌勢何時可能告終?華泰證券報告指出,由於大陸多地疫情及封控措施帶來的多項不確定,推升大陸資產的隱含風險溢價,從交易層面看,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的底部支撐,主要取決於疫情與抗疫防控措施的變化。


延伸閱讀

影音/股崩、通膨、貨幣戰 都和這件事有關……

書摘精選/美元霸權 影響全球支付戰局

書摘精選/布雷頓森林協定 建立美元主導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