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貿易戰 一場正在升溫的持久戰

2022年初,美國財政部表示,美國財長葉倫(Janet Yellen)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月26日視訊通話,這份聲明中並未說明通話內容,且當時俄烏戰爭尚未爆發,G2討論的議題重點在於兩國宏觀經濟和金融發展,認為兩國的發展對全球經濟有重要影響。

美國前總統川普任期內,美方對價值達3,7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7.5%至25%的懲罰性關稅。然針對中方多次表態美國應取消川普執政期間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的關稅,且對美國制裁華為等中國公司大為不滿等意見,美方至今從未回應。

如今,美國正面臨40年來最高通膨,拜登政府官員就放寬對中關稅以減緩通膨,產生分歧。一方面,兩國的貿易關係處於困難階段,美方不排除展開新關稅的新一輪貿易調查,除了官員意見分歧,美國企業也不樂見此事發生。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5月3日啟動對中國加徵關稅4周年審查程序。香港經濟日報報導,美國正向約600持份者和企業發出通知,如果收到延續關稅的申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在7月6日之後發布另一項通知,宣布關稅延期並啟動評估。

貿易專家認為,受益於關稅的國內行業,很可能會要求保留這些措施。但重點是,美國官員對是否放寬中國商品關稅以降低通膨存在分歧。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財長葉倫和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投贊成票,而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和其他一些人,則不願意放棄對中關稅籌碼。

是否取消加徵關稅 拜登政府從未表態

戴琪於去年10月首次針對拜登政府對中貿易議程發表演講時,保留了各種可能性,她當時表示,拜登政府打算執行川普任內美中兩國通過談判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過,戴琪也未提及取消現有關稅。她確實宣布了一項新的關稅豁免程式,經由該程式,在關稅被認為破壞性太大的領域,美國企業可申請豁免。川普政府時期有過類似的程式,但在拜登政府上台後到期了。

由於戴琪談話沒有任何新意,也讓拜登政府立場不夠鮮明而同時遭受鷹派和鴿派的批評。不過,隨著大陸因疫情封城、俄烏戰火擴大對全球經濟帶來的衝擊,美對中貿易談判關係也因通膨危機陷入更難預判的情勢。

3月2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聲明稱,重新豁免對352項從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適用於在2021年10月12日至2022年12月31日之間進口自中國的商品。這些商品此前得到關稅豁免的許可,但目前已過期一年多。

2021年10月,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表示將重新豁免549項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並就此徵詢公眾意見,至今年3月23日,只豁免了549項中的352項,包括泵和電動機等工業部件、某些汽車零部件和化學品、背包、自行車、吸塵器等消費品。但中國商務部表示,這有助於相關產品的正常貿易。她還稱,美方單邊加徵關稅措施不利於中國,不利於美國,不利於世界。

美不想加劇貿易對峙 背後的考量

BBC引述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決策科學與企業經濟學系高級講師袁志樂分析,美國不想加劇與中國的貿易對峙,因為兩國需要在不同的全球問題上合作,包括全球變暖和一些地緣政治衝突。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這一問題更為凸顯,美國一方面反覆警告中國不要幫助俄羅斯逃脫制裁;同時拜登也表示,中國明白其經濟未來同西方的聯繫要比與俄羅斯更緊密。

袁志樂分析,另一個短期因素是,貿易戰可能會使美國目前的高通膨率惡化,也會損害美國製造業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在貿易戰中徵收的關稅意味著美國進口商、製造商和最終的消費者面臨更高的成本。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曾表示,降低關稅將產生「抑制通脹」的效果。而調整對中關稅將有助於緩解通脹壓力。路透援引多位分析師稱,華爾街憂心於美聯準會在應對通膨上已經慢半拍。

美唯一籌碼 中未履行首階段貿易協議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鮑恩(Chad P. Bown)分析,按照協議,中國應該在過去兩年購買總共5,024億美元美國商品和服務,最終中國購買了2,888億美元,只完成了57%。 這意味著中國平均每年購買1,444億美元,甚至沒有達到2017年的採購水平,至於那額外的2,000億美元,「中國最後一點兒也沒有買」。

這引發了美方的不滿,戴琪表示,兩國貿易關係目前「正處於困難階段」;美國商會國際事務負責人布瑞連特(Myron Brilliant)表示,如果磋商失敗,拜登政府將考慮一系列選項,包括可能導致新關稅的新一輪貿易調查。

但這是否會引發新一輪貿易戰?美國企業對此並不樂見。鮑恩曾分析,美國企業連川普政府發起的第一輪貿易戰都不想要,所以他們不想再來一場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