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日誰勝利?頓巴斯浴血沒真正贏家

俄烏大戰正進入新階段,稍早傳出普丁下令5月9日重返「勝利日」榮光,拿下頓巴斯,但在俄烏兩方都重傷之際,這場大戰看來並不會有勝利的一方。

俄羅斯的最後通牒在20日下午已過,儘管俄羅斯宣布已解放東南部港市馬立波(Mariupol),但烏克蘭守軍並未大規模投降。俄軍加強力道攻擊重要據點亞速鋼鐵廠(Azovstal),東北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亦遭砲擊。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俄軍已在馬立波控制了除亞速鋼鐵廠外的所有城區。

亞速鋼鐵廠位於馬立波東部海岸,是歐洲最大鋼鐵廠,廠區面積近11平方公里,地下通道四通八達宛如城中城,包含烏克蘭海軍陸戰隊、亞速軍團和民兵隊等約2,500名守軍死守鋼鐵廠。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People’s Republic)顧問加金(Yan Gagin)就曾向俄羅斯新聞社(RIA)指出:「在這座城市底下,基本上還有另一座城市。」

消滅亞速軍團 俄去納粹化目標

前身為亞速營(Azov Battalion)的亞速軍團,原是極右翼民族主義民兵,後來併入烏克蘭軍隊,成為烏克蘭「抵抗的象徵」,軍徽上的「狼之鉤」被認為與納粹德國親衛隊第2師相關,亞速軍反駁表示其成員來自多國,甚至還有猶太人,與納粹主義無關。但在普丁侵烏行動「去納粹化」的既定目標下,占領馬立波、消滅亞速軍團,是俄軍的最重要任務。

亞速軍團本是馬立波城內守衛主力,他們退入亞速鋼鐵廠,利用廠內地下通道易守難攻,有觀察家認為,俄軍可能動用化學武器或戰術核武,把此處徹底夷為平地,否則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肅清」躲在地下工事裡的烏軍。

但美國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專家克拉克(Mason Clark)與巴洛斯(George Barros)預測,俄軍可能在未來一周奪下馬立波。如此一來便能建立起連結克里米亞半島(Crimea)和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親俄勢力占領區的「陸橋」。

圖/美聯社

莫斯科號沉沒 打擊俄羅斯士氣

若真能在一周內拿下馬立波,那麼俄軍就有機會一個目標,即稍早傳聞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要求軍方,在5月9日、俄國紀念二戰納粹投降的「勝利日」(Victory Day)前,取得某種層面上的成功。

勝利日是納粹德國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無條件投降,對蘇聯正式簽訂投降書的生效日,蘇聯稱為衛國戰爭紀念日。普丁上台後為重拾民族榮光,十分重視勝利日紀念活動,並舉行盛大的閱兵慶典。合理的推論是,即便亞速軍反駁表示其組成與納粹主義無關,但5月9日,已被視為普丁在這場惡戰中達到某種成果的重要日子。

此外,14日俄羅斯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被擊沉後,也重挫俄軍的士氣。排水量11,500噸的巡洋艦莫斯科號,自1979年下水服役,俄方至今不承認莫斯科號是遭反艦飛彈擊毀而沉沒,但照片與影片都顯示該艦有明顯外力造成的毀損,大量海水灌入而翻覆。獨立新聞網站Meduza就援引消息指出莫斯科號約有500名士官兵,其中37名成員陣亡、100多人受傷。

各國持續軍援 烏克蘭打持久戰

另外,根據NBC報導,五角大廈官員表示正努力說服盟國提供烏克蘭更多火砲彈藥,美方評估烏軍可能一周內就會彈藥短缺,而美國總統拜登13日同意加碼8億美元軍援,其中包含155毫米榴彈砲,並協助盟國運輸長程防空系統到烏克蘭。

烏克蘭總理什米加爾(Denys Shmyhal)也前往華府,出席21日的IMF和世界銀行春季會議尋求更多經濟援助。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則透露,美國自2月24日戰事開打以來,軍援烏克蘭總金額已逾32億美元。

面對各國不斷軍援烏克蘭,這場雙方都輸不起的頓巴斯大戰,在勝利日「時間壓力」下,會不會出現更致命的手段尚難料,普丁20日恭喜軍方成功試射「薩爾馬特」(Sarmat)洲際彈道飛彈,這項可攜核武的武器將使克里姆林宮的敵人「三思而後行」,雖警告意味濃厚,但也讓各國意識到軍援可能遇襲的風險。

英國智庫「皇家聯合軍事研究所」(RUSI)研究員沃特林(Jack Watling)就指出,為抵禦俄軍進攻,烏軍已「相當疲倦」,俄羅斯確實可能在5月9日「勝利日」前全面控制頓巴斯地區,但因俄軍單位也急需重整,所以並不容易,「這可能是近期的最後一次大軍進攻」。而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則認為,俄軍的面臨士氣和後勤問題,加上自烏克蘭東北部撤出的部隊未獲充分休息與重整,俄軍本次攻勢可能取得部分成果,但「極不可能獲得巨大成功」。

烏東新戰局 重建路迢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