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超預期 歐洲太陽能捲土重來振經濟

俄烏惡戰,已扭轉過去十年再生能源業成本下滑的局面。華爾街見聞19日引述中信建投新能源團隊報告指出,俄烏衝突之後,歐洲能源價格飆升,太陽能成為硬通貨。

此外,歐洲對太陽能捲土重來提出宏偉規畫,歐盟提出了透過7,000 億歐元財政刺激方案,推動經濟從新冠疫情的衝擊中復甦。歐洲太陽能製造協會(ESMC)認為,應該將200億歐元撥給太陽能產業,以支持當地太陽能製造業。

LevelTen Energy 13日即公布報告,由於風力、太陽能電力等再生能源需求大增,加上開發商面臨供應鏈大亂以及運輸、零件、人力等各方面成本攀升的挑戰,使得過去一年再生能源在全球主要市場價格大幅成長將近3成。

根據LevelTen Energy追蹤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交易取得的季度指數,在過去一年,北美的再生能源合約價格大漲28.5%,歐洲合約價勁揚27.5%。該報告指出,光是在第一季,北美的合約價格就躍升9.7%,歐洲大漲8.6%。

戰火、疫情肆虐 綠色通膨加劇

疫情期間經濟、物流和就業市場就已陷入混亂,這情況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更加惡化,也扭轉過去十年再生能源業成本下滑的局面。

華爾街見聞引述中信建投新能源團隊分析指出,目前核心問題包括:一、歐洲需求此前常年穩定在20GW左右,在Green Recovery的大背景下,差不多每年10%增速比較穩定,但今年各組件廠發貨量統計預計向歐洲發貨達到50GW+,需求超出市場預期。二、核心原因是俄烏衝突之後,歐洲能源價格飆升,太陽能成為硬通貨,在3月元件出口資料中就能看到這一情況,而春節前表現的並不明顯。三、目前元件價格在1.95/人民幣左右,需求旺盛,地面電站和分散式接受度都很高,第2季出貨均價相比較第1季月比再漲5分。四、測算歐洲需求彈性如下,主要標的為逆變器、儲能、一體化組件。

今年年初以來的現象可以看出,歐洲今年的需求會很好。究其原因是和往年相比,俄烏衝突導致天然氣價格飛漲,導致新能源需求要加倍成長。

歐洲各國高度仰賴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其中德國的依賴程度高達55%。不過,在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眼中,天然氣不僅是單純的商品,也是用來勒索歐洲的地緣政治工具,近年不時出現斷氣或減少運量的情況,讓各國苦不堪言。

德國經濟暨能源部長哈柏克(Robert Habeck)批評,俄羅斯人為操作讓天然氣價格上漲,德國所有隸屬國營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的儲氣槽,也被計畫性地抽空。

根據「南德日報」(Suddeutsche Zeitung)取得的草案,德國政府計劃修改「再生能源法」,準備在未來幾年大幅擴充風力和太陽能的發電容量,將原本2050年前完全依賴再生能源的目標,提前在2035年前完成。德國是再生能源最發達的國家之一,2020年全年用電有46%來自風力、太陽能、生質能、水力等再生能源。

事實上,過去兩年受到疫情影響,再生能源計畫面臨供應鏈吃緊和原料價格上漲的挑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綠色通膨」(Greenflation)更加惡化。

拜登政府與全球其他政府雖相繼提出加速轉型至再生能源的呼求,希望減少對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的倚賴,但計劃開發商表示,短期內要加快能源轉型腳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隨著各國政府致力減排,過去十年,風力與太陽能開發案在全球蓬勃發展,成本迅速下降也讓再生能源更能與天然氣、核能發電等傳統發電競爭。

根據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資料,2021年風力與太陽能各占全球總發電的6.4%、4%,高於5年前的3.8%、1.4%。標普估計,2021年太陽能發電成本降至每兆瓦時(MWh)45美元,遠低於2010年的381美元。陸地風力發電的成本由2010年的每兆瓦時89美元降至48美元。

與許多產業一樣,再生能源如今也難逃烏俄戰爭爆發後萬物齊漲的熱潮,不但鋼、鋁等關鍵材料的成本勁揚,油價狂飆逾五成則令運輸成本大增。

在美國,再生能源成本大增的情況尤其明顯。部分歸功於美國向中國實施貿易關稅,而中國又是太陽能電池等再生能源零件的主要生產國,造成許多再生能源計畫承受更大壓力。根據Wood Mackenzie和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Solar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的最新報告,美國原訂2021年第4季完工的公共事業級太陽能發電計畫中,有三分之一至少將延宕一季,原訂今年完工的計畫中,大約有13%延宕一年或是取消。

LevelTen Energy報告指出,2021年幾乎所有美國競爭電力市場的風力、太陽能長期採購合約價格皆大幅上漲。去年第四季太陽能合約價躍升12.1%,風力合約價年增19.2%。

太陽能盛況不再… 歐洲如何重新出發?

歐洲曾經是太陽能重鎮,近年來因大陸政府全力扶持及低價競爭,使得中國成為太陽能原料、電池與模組製造心臟,2020年模組產能已經達到124.6 GW,有不少非中國太陽能廠商決定淡出市場,歐洲太陽能盛況也已不再,目前歐洲則是小型太陽能製造商為主。

根據科技新報引述太陽能專業雜誌pv magazine14日報導,ESMC指出,2019年歐洲只有11%矽、1%鑄錠和矽晶圓、0.4%太陽能電池和4%太陽能模組為自產,占歐洲需求15%,其他則都是進口購入。隨著不少歐洲國家推動再生能源、進行能源轉型,訂定新政策的同時,太陽能需求也正攀升。

ESMC認為在7,000億歐元振興經濟預算中,應編列200億歐元支持歐洲太陽能產業,包括建立太陽能製造工廠和相關基礎設施、研發新產品以及編列特別預算。其中7千億資金約有37%用於乾淨能源,歐盟會員國將在4月底決定「這筆錢該怎麼花」。

該協會表示,這兩年來COVID-19 讓各國意識到不該過分依賴進口,同時維持穩定供電與確保發電來源也是經濟發展重點,更與國安息息相關,具備區域和當地太陽能價值鏈的策略重要性不言可喻,ESMC 還認為,歐洲起碼要滿足75%太陽能需求,未來更應該出口歐洲製的三分之二太陽能產品。

不過如今太陽能熱門產品:多晶矽太陽能、單晶矽太陽能大多在中國生產,太陽能電池製造又處於高汙染產業需要花費大量回收與處理作業,歐洲老牌太陽能如何捲土重來?

ESMC認為,太陽能技術日新月異,不斷朝轉換效率更高的技術前行,隨著PERC(Passivated Emitter and Rear Cell,鈍化發射極和背面電池)技術漸漸轉向異質結或TOPCon(穿隧型鈍化接觸電池)技術時,還有2到4年的時間來重建太陽能產業鏈。

太陽能正夯 台廠呷甜甜

對抗「俄」霸 不倚賴天然氣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