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巴斯四面楚歌?主戰場殺回烏東

對烏東而言,戰火摧毀家園已非朝夕。俄烏在2月下旬開戰以來,這場原被預期不會久戰的衝突如今陷入困局,近日,烏克蘭率先披露俄軍將再掀起烏東戰火,此外根據路透報導,俄羅斯總統普丁13日表示,俄烏兩國和平會談走進死胡同,為拯救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的人民,軍事行動仍將持續。

分析指出,在美國與歐盟國家不斷加碼提供武器物資下,烏東戰事可能會形成僵局,甚至持續數月之久。

針對俄軍在烏克蘭布查鎮(Bucha)與博羅江卡鎮(Borodyanka)屠殺平民的行徑,美國總統拜登首度以「種族滅絕」(Genocide)指責俄羅斯,且預期在烏克蘭東部將有「更大規模戰鬥」。拜登14日宣布批准額外軍援烏克蘭價值8億美元(約232億元台幣)的武器彈藥、裝甲運兵車與直升機,可直接從軍火庫撥出,不需美國國會同意。

此外,英國國防部的情資顯示,俄軍在基輔攻勢受挫,攻擊重心已向東轉移,並任命經驗豐富的沃爾尼科夫(Alexander Dvornikov)為指揮官,協調各部隊行動更集中一致,這場可能左右下階段戰局的頓巴斯大戰。

兩軍公路沿線攻防戰 傷亡估計慘重

這是場關鍵戰役,這意味著俄烏雙方都勢在必得。莫斯科3月底起從基輔附近和烏克蘭北部撤出部隊,集中力量南北夾擊、側翼包抄頓巴斯的烏克蘭部隊。根據BBC報導,波蘭防衛顧問公司羅昌(Rochan Consulting)負責人穆茲卡(Konrad Muzyka)表示:「戰鬥結果可能是俄烏都遭受重創,雙方都無法發動進攻或反攻。烏克蘭人為了保衛國土,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俄羅斯人將損失重大。」

根據法新社報導,俄軍自幾天前奪取伊久姆(Izyum)後,就在雙胞胎城市斯拉揚斯克(Slovyansk)與克拉莫托斯克(Kramatorsk)北方約20公里處紮營,準備沿著M03高速公路南下,但烏克蘭軍方已炸掉連結此區的公路,用推土機挖起壕溝陣地(trench system),部署大砲與裝甲車輛,路上也設立反戰車障礙物,並開啟在這條公路東方數公里處的北頓涅茨河水壩,讓水位上升,企圖阻礙搭建浮橋前進的俄軍。

儘管俄軍希望在烏東高唱四面楚歌,但美國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指出,若烏克蘭能堅守住斯拉揚斯克,俄羅斯想占領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完全解放」頓巴斯的目標就極可能失敗。

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退役准將巴瑞(Brigadier Ben Barry)也表示,駐防東部的烏克蘭軍隊經驗豐富,自2014年的烏俄衝突以來,就一直在抵禦俄羅斯分離主義份子,且烏軍若將保衛基輔的部隊重新部署到東部,那麼烏東軍力也會增加,俄軍很難將他們逼退。

敘利亞屠夫接手指揮 恐祭焦土作戰

最大變數或許會在俄軍新指揮官、有「敘利亞屠夫」之稱的沃爾尼科夫身上,曾在車臣首府格羅茲尼(Grozny)、敘利亞阿勒坡(Aleppo)採用「不惜摧毀一切」的焦土戰,甚至動用化學武器,牽連許多平民遇害,可預見沃爾尼科夫將以更冷酷手段對付烏軍。

前政大外交系副教授賴岳謙推測,莫斯科決定強攻頓巴斯,此舉有意切割烏克蘭領土,若俄軍實質占領烏克蘭南部各州推動獨立公投,成立如盧甘斯克和頓內茨克的親俄傀儡政權,可藉此裂解烏國。且5月9日是俄國紀念二戰納粹投降的「勝利日」(Victory Day),普丁可能會要求軍方在5月9日前取得某種層面上的成功。

不論俄烏誰輸誰贏,頓巴斯在導彈、空爆燃燒彈(Thermobaric weapon)、自走砲、坦克、轟炸機、攻擊直升機和地面部隊交織的火網下,烏克蘭外交部長庫萊巴(Dmytro Kuleba)說:「這場戰鬥,將會讓你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

烏克蘭心臟 烽火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