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G7

川普欲邀南韓加入G7 日本反對

美國總統川普提議擴大七國集團(G7),並有意邀請南韓加入。日本方面已向美國政府表明反對南韓加入,認為南韓對華、對朝的外交姿態與G7不一致,要求維持現有框架。對於日本的表態,美方稱川普將做出最終判斷。 共同社指出,日方的做法也考慮到要守住日本身為亞洲唯一G7成員國的外交優勢。據分析,這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意見,可能導致已陷入對立的日韓關係進一步降溫。

中美角力入侵 川普狡猾埋雷 G7心驚拆彈

從新冠肺炎疫情、華為5G科技戰,到港版國安法,中美角力在今年美國大選年加劇。美國總統川普更趁美國為七國集團(G7)輪值主席國之便,拉攏中國大陸周邊4個國家加入。中美角力殺入G7,G7歐洲成員國面臨被迫選邊站風險,有外交官形容川普在設陷阱,認為歐洲要設法躲過。

川普致電普丁邀與會G7 兩人談太空合作

俄羅斯克林姆林宮發言人透露,川普周一(1日)曾致電並邀請普丁參與七大工業國組織(G7)會議。 七大工業國家包含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和英國,1997年納入俄羅斯成為第八個會員國,但2014年時因俄國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俄羅斯自此被排除在G7之外。 川普日前向媒體表示,他認為目前的G7組合已「過時」,無法完整反映當前的國際情勢,因此擬將G7擴大為G11,邀請俄羅斯、澳洲、南韓及印度參與會談。

英美領袖通話 批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

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和美國總統川普今天指出,中國授權制定香港版國安法,將逐漸破壞這個區域自治權。 中國人大會議通過授權制定香港版國安法,引發民主激進分子、外交人員和部分商界人士憂心,認為此舉恐危及香港半自治地位和位居全球金融中心的角色。 美英領袖通話後,英國首相辦公室發布聲明指出:「兩國領袖表示中國計劃制定港版國安法,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Sino-British Joint

彭定康籲G7討論香港 英國擬議擴大接納港人

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可望於6月底前後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正常召開,末代港督彭定康24日呼籲G7將「港版國安法」議題列入討論議程中,並採取一致立場反對大陸的有關做法。另據英媒報導,英國首相強森曾與議員商討接收香港難民一事,一項新法律建議則指可給予「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持有人居英權,人數約31.5萬。 據德國之聲中文網25日報導,彭定康 (Chris

蓬佩奧:G7一致反對中國藉疫情散播假消息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25日表示,7大工業國集團(G7)成員國一致反對中國藉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又稱武漢肺炎)疫情從事「假消息」活動。 法新社報導,工業化民主大國的外長取消原訂在美國匹茲堡(Pittsburgh)舉行的會議,今天透過視訊會議討論疫情危機,但最後未提出聯合聲明。 向來犀利批評北京當局的蓬佩奧屢將引發這波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稱作「武漢病毒」,引發中國強烈不滿。

疫情急!G7財金首長將開會 商討救市措施

消息人士透露,7大工業國(G7)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計畫在北美時間24日上午舉行視訊會議,商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因應行動。 消息人士今天告訴記者,這項會議將由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和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鮑爾(Jeremy Powell)主持,會後這7國財政官員將發表聲明。這些官員保持密切接觸,並協調彼此行動。 在安排這項會議的同時,各國紛紛推出前所未見經濟激勵和財政支撐措施,以防在控制疫情考量下停止經濟活動的作法造成商業崩盤。

G7視訊峰會 聯手救經濟

鑒於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嚴重,七大工業國(G7)領袖周一(16日)緊急召開視訊會議,會後發布共同聲明,強調將緊密合作以對抗疫情,並推出支撐經濟所需的財政與貨幣政策。 加拿大央行周一宣布新的挹注市場流動性措施,將在次級市場購買房貸債券,市場解讀此為加國也將啟動量化寬鬆(QE)。日本則有國會議員提案,要求安倍政府調降消費稅,日銀總裁黑田周二則強調,必要時還會再擴大貨幣寬鬆。 根據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Fed單兵作戰 G7聯合降息成往事

美聯準會(Fed)3日意外宣布利率調降兩碼,寫下金融海嘯以來首度無預警降息,根據《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說法,Fed此次獨自出擊,不但沒有事先告知七大工業國(G7),也無意尋求G7一同行動,打破該集團在經濟動盪時期同步救市的慣例。 G7其他成員周二暫緩推出貨幣政策,取而代之的是會後發布平淡無奇的聲明,強調將採取「所有適當的政策工具」,以解緩疫情衝擊。 回顧2008年10月金融危機爆發時,全球大型央行皆同步調降利率,以緩和信用市場引起的風暴。

惠譽示警 主權降評潮要來了

各國政府以抗疫救市為由,大舉動用財政振興、央行降息兩大工具向市場撒錢,惠譽環球主權評級主管麥克名(James McCormack)4日警告,各國的公共財政始終是主權評等組合中最弱的一環,從G7國家的情況來看,幾乎已沒有可動用的財政空間,如果要進一步應付這波抗疫的龐大公共支出以救援受病毒打擊的經濟,可能讓主權評等面臨極大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