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駿利亨德森

駿利亨德森市場觀點 歐洲高收益債市

歐洲高收益債市回顧 歐洲高收益債於四月份再度表現強勁, ICE美國銀行美林歐洲貨幣非金融高收益限制指數(HPIC)的總報酬率為+1.4%。由於信用利差(ICE BoAML HPIC相對公債選擇權調整後利差)縮窄,總報酬率主要來自於月度高部位且正報酬的信用市場所驅動,歸因於市場氣氛正面、供給偏低與散戶資金流入。而德國公債的殖利率上揚造成績效減損, 10年期德國公債殖利率於四月收在正領域,與三月份走勢迥異。…

《駿利亨德森產業觀點》健康護理產業能否自「全民醫療保險」復原?

近來一項擴大美國現有的聯邦醫療保險計畫(Medicare)並消除私人保險的提案,打擊了健康護理類股。駿利亨德森投資組合經理人Andy Acker與研究分析師Rich Carney一同探討此一提案對投資人有何影響。 先前幾個星期,健康護理類股面臨艱困情勢。日前宣佈投入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 (Bernie Sanders)在4月10日提出全民醫療保險…

《駿利亨德森健護產業觀點》新的藥價改革 有利健康護理產業

美國健康與人民服務部希望消除製藥商於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中的回扣,這個舉動可能改善消費者的藥品負擔能力。駿利亨德森環球生命科技團隊投資組合經理人Ethan Lovell和研究分析師Rich Carney解釋了為何此一改變相當重要,以及長期它將如何有利健康護理產業。 關鍵要點 *美國監管機構在一項新提案中,希望要求製藥商於聯邦醫療保險的回扣轉給消費者,而非藥品福利管理商(PBM)與保險計劃資助者,PBM與保險計畫資助商通常將這些省下的錢放入自己荷包中。…

歐洲高收債 最後收益堡壘

全球貨幣供給趨勢仍疲弱,而在高收益債券已扭轉去年12月的疲弱表現後,駿利亨德森企業信用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觀察,歐洲高收益債券市場可能是在現今收益匱乏且進入景氣循環後期階段的環境中,最後的收益堡壘之一。 Tom Ross指出,對於歐洲投資人來說,想要有「具吸引力的收益率」已變得越來越難,原先預期歐洲將跟隨美國升息腳步然而升息的預期已經不復存在。目前,預期歐元區的主要貨幣政策利率仍將保持為零,也就是維持自2016年3月以來的水準。…

《駿利亨德森觀點》歐洲高收益債券收益,令人著迷

歐洲高收益債券市場可能是在現下收益匱乏的世界中,最後的收益堡壘之一。駿利亨德森企業信用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觀察歐洲高收益債券市場的特質,並分享其看法。 雖然債券投資人,常被股票投資人不公平地冠上“無聊”和“保守”等標籤,但我們仍將全心地支持並希望達成“穩定收益”的這個前提。…

《駿利亨德森產業觀點》破壞式創新-生技股投資 須專注基本面

隨著美國於2018年新療法的核准數創新高,生技業目前正經歷新生時期,但駿利亨德森環球生命科技團隊成員認為並非所有的新藥創造出同等價值,因此投資人同時專注於新藥的科學與商業潛力將是重要的。 創新是生技業的特徵,生技業目前提供的醫學突破可說是史無前例。但即使成長潛力增加,我們認為投資人仍需要採取審慎的方式來投資生技業。 創新加速 2018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

《駿利亨德森觀點》市場波動性給投資人帶來甚麼樣的潛在機會?

駿利亨德森美國股票團隊共同主管George Maris分享市場波動性回升的基本面原因,以及這將為「由下而上(bottom-up)」投資人帶來甚麼樣的潛在機會。 現在經歷的波動性實屬正常,並且完全符合長期平均值。近期波動性的上升對於過去一年至一年半來說可能是個改變,但對過去10年來說並不算是一個甚麼大改變;而對過去20年、50年、甚至100年來說,就肯定更不是一個甚麼了不起的變化了。 George…

《駿利亨德森觀點》重新定義核心固定收益

近幾十年來,投資人為了資本保護、投資組合的多元性、以及較可預期的投資收益等原因,持續在核心固定收益(core fixed income)證券中佈局。不過自從金融危機以來的這幾年,相關貨幣政策與經濟情況等已經逐漸減緩這些特性。隨著央行成為政府債與房貸的邊際投資人(mar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