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觀念趨勢

三無世代贏家全拿?不改變就淘汰

在疫情之後,我們迎來無移動、無需求、無雇用的三無世代,這樣的影響造成市場資源愈來愈傾向贏家全拿的趨勢,強化了商場弱肉強食的特質。不過,危機就是轉機,若企業與個人能把握關鍵策略,不只能挺過這波衝擊,還能成為獨占市場的贏家。

業餘變專家 薪資跳五倍

法原則,工作者與企業的關係也將從穩定雇用轉變為專案合作。這樣的變化導致產業區隔消失,專業連結成王道。

開放式辦公室 出了什麼問題?

整個空間沒有隔板或小隔間,員工坐在一排排長桌前,啄木鳥般敲著鍵盤,全都呼吸著同樣的回收循環空氣:歡迎來到開放式辦公室。

人工智慧驅動的新職場 自動化帶來大混亂

接下來幾年內,隨著專業人士意識到在這個由人工智慧驅動的新職場裡,他們也是可消耗的犧牲品,專業者也會無可避免地感到更加孤立與缺乏連結。因為對我們這些仍擁有工作的幸運兒來說,無論現在的職場感覺起來多麼孤獨,等我們意識到一批擁有人工智慧的自動化大軍使我們面臨被淘汰的命運,那種孤獨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不畏懼未來 亞洲的人工智慧優勢

從亞洲流向西方的科技歷史提醒了世人,科學和技術不屬於任何人。西方的論述長期以來嘲笑亞洲文化只是模仿的結果,但創新不只與科學發明有關,也關乎社會適應。不管亞洲只是迎頭趕上(例如預期壽命和營養)或者是超越西方(例如在行動金融上),它正在順應最新的科技,例如機器人學、感測網路和合成生物學。從區塊鏈到基因編輯的各種科技,成功和優勢不取決於富國或窮國、民主或非民主,而是取決於誰最能把新科技和商業模式規模化。

地緣政治的柔道:亞洲安全體系的未來

今日所有亞洲的帝國和強權都在追求民族復興,沒有一個願意向他人低頭。因此,未來的亞洲地緣政治秩序將不會由美國人或中國人領導。日本、南韓、印度、俄羅斯、印尼、澳洲、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將不會齊聚在一個霸權傘或結合在單極的力量下──既不加入中國的遊行花車,也不與中國相抗衡。反而它們將高度警戒美國和中國過度影響它們的內政。

賈伯斯:我要摧毀安卓 因它是偷來的產品

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去世之前,告訴為他立傳的作家艾薩克森(Walter Issacson),他打算將餘生用來消滅谷歌的安卓手機系統。賈伯斯相信安卓是谷歌的史密特無度抄襲蘋果手機iPhone的結果(賈伯斯曾邀請史密特擔任蘋果公司董事,也視他為密友)。賈伯斯說:「必要的話,我會拚上最後一口氣,花盡蘋果存在銀行的四百億美元,只為糾正這項錯誤。我要摧毀安卓,因為它是偷來的產品。」

億萬商機人造肉 你準備好了嗎?

當它被端上桌時,它躺在一個小小的白色盤子上,四周很藝術地妝點著烤過的天然酵母麵包和一小枝令人分心的綠色枝葉。一位實驗室技術人員將盤子放在我面前,我暫時把它擺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

「切莫為惡」谷歌已背叛創建初衷嗎?

「切莫為惡」這句名言是谷歌公司原始版《行為守則》的第一句話,今天看來像是公司發軔階段帶了點雅趣的遺風,當年用蠟筆著色的谷歌商標仍然傳達活潑歡快、理想主義的創業精神,如今卻感覺恍如隔世。當然,指控谷歌蓄意作惡並不公平,可是世事不應以惡小而為之,谷歌和其他科技巨頭近年來的某些作為,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日本證交所使用人工智慧 偵測「假買賣」

東京證券交易所和大阪交易所等所屬的日本交易所集團(JPX),旗下自主規範部門,也就是日本交易所自主規制法人的買賣審查部,使命是查出內線交易和操縱市場等惡質行為。市場上每天的交易都是以幾千萬筆的規模進行,自從股票高頻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 HFT)等資訊科技進步之後,交易數量逐年增加。因此,花時間偵測、分析出不法行為也越來越困難。這是目前面臨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