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經濟學

被忽視的金融網絡 如同駕駛一台沒有儀表板的飛機

金融危機會如何在網絡中散播取決於一個關鍵:這是一場「爆米花」式還是「多米諾骨牌」(dominoes)式的金融危機?這是學者艾迪.拉澤爾(Eddie Lazear)提出的隱喻,艾迪是我的朋友也是共同進行研究的夥伴,他在2006到2009年期間任職於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ors)主席,當時正逢次貸危機。

連結緊密到不能倒?金融傳染的連鎖效應

許多金融市場仍嚴重地風險分散不足。金融市場因此處於一個極易誘發金融傳染的危險地帶:網絡連結的程度已經高到足以發生金融傳染,但又不夠高到足以有效地分散風險,此時很難避免一家機構倒閉所引發的連環倒閉潮。

誰將是華語樂壇的國際超級巨星?

部分美國音樂圈高層認為「中國是音樂的未來國度,而且將永遠如此」,但未來可能比許多人料想的更早來臨。國際唱片業協會的資料顯示,2012年到2017年,中國的音樂銷量成長速度在全球排第二名,僅次於阿根廷。華語人口超過其他語 言。根據超級巨星模式的預測,中國市場已經成熟到能有超級巨星誕生,遲早有一天會推出自己的本土明星,進而主宰亞洲乃至其他地區的音樂市場。

從留聲機到串流音樂 一起進入搖滾經濟學世界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克魯格在一次演講中首次提出「搖滾經濟學」的概念,他發現當今市場的變化與音樂產業的發展趨勢非常相似,正走向超級巨星主導一切,從音樂產業的創新重生,有助了解經濟與科技力量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工作與商業運作,並從中領悟全新的生存與成功之道。

傲慢導致盲點 模型裡的經濟學家

在建構我們所生活的世界這件事上,經濟學家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為支撐過去數十年自由主義國際經濟秩序的種種安排提供了知識架構、敘事和理據(如果你認為不是自由主義,而是「新自由主義」,那也可以)。他們是否也將參與摧毀這種秩序?抑或他們將協助重新設計該秩序,使它得以避免因為自身的極端和矛盾而毀滅?

通往繁榮沒有唯一道路 全球經濟治理七條原則

假設全球主要的政策制定者再度聚集於新罕布夏州布列敦森林的華盛頓山飯店,共商如何設計新的全球經濟秩序。有關全球經濟治理的指導原則,他們可能達成什麼共識?以下是我二○一一年首度提出的七條常識性原則,我認為它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有意義。

前經濟殺手的告白 金權政體的謊言

我身為經濟殺手時的所做所為,每一天都纏繞在我心頭,揮之不去。我過去所說的關於世界銀行的謊言糾纏著我,還有在世界銀行、其關係組織與我合力之下,讓美國企業得以在全球伸出癌細胞般的觸手。糾纏著我的還有那些付給貧困國家領導者的賄賂、勒索和威脅,如果他們膽敢反抗、拒絕接受會讓整個國家慘遭奴役的巨額貸款,中情局的豺狼就會推翻他們的政權,或直接下手暗殺。

貝爾實驗室 而今安在哉?

創新的生態系在數十年美國政府的支持與干預下誕生,而如今則讓新經濟的企業成員們收穫了巨大的利益。就許多方面而言,創新生態系於蘋果等企業而言就像個夢想的園地。而公共政策文獻固然出於職責所在,會白紙黑字地承認國家的角色,但在企業發展、戰略決策與創新等課題上,公共政策文獻也未能以國家政策的執行側為起點,拉一條線連到其成果上。即便是在公共政策的支持者心中,國家的定位也更是一種輔助者而非發動機。而也因為如此,成功的美國企業往往沒能認清自己有今天的成績,政府其實很值得他們感激。

少了政府支持 蘋果還能風靡全球嗎?

要是少了公部門對於電腦與網路革命背後超大手筆的投資,那賈伯斯的個人特質頂多能讓他發明出很棒的新玩具──而不可能讓他做出iPad、iPhone等劃時代的革命性商品去徹底改變人類工作與溝通的方式。

吳惠林:聳人聽聞的「殭屍經濟」

一九九一年美國經濟學會克拉克獎章得主、二○○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名筆兼名嘴保羅.克魯曼又在二○二○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出書了。之所以特別強調「克拉克獎章」,是因為得獎者就是經濟學術研究在當年被認為最傑出的美國經濟學家,而該獎自一九四九年開始,每兩年一次頒給一位四十歲以下的經濟學者,表彰他「對於經濟思想和知識有卓越的貢獻」,若找不到合適者還會從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