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社會議題

張敏敏:縮時工作 重新找回生命主控權

我在法商、美商、日商共有18年的外商工作經驗。外商的「責任制」三個字,將下班時間模糊化。每次家人問我,我永遠說不清今天會幾點到家。當深夜拖著疲憊身子摔進家門,我氣若游絲半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時,我常常不知道這樣的人生究竟是為了什麼?

病態的短視當道 政治人物滿腦子想著下一場選戰

我們都繼承來自過去的禮物,祖先留下豐富的遺產:先人於一萬年前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播下首顆種子,且清出空地,建造水路,建立我們今日居住的城市,還探索科學、爭取政治權利,並創作流傳至今的偉大藝術。我們鮮少思考祖先如何徹底改變自己的生活,多數先人的名字都被遺忘在歷史洪流中,但有少數得以流芳百世,其中一位就是醫學專家喬納斯.沙克(Jonas Salk)。

想過頭很疲倦!腦休才不會惱羞

再怎麼休息還是很累的感覺,那就是腦疲勞。腦沒休息,也就是無「腦休」,很容易心浮氣躁,萬事氣急敗壞,容易惱羞成怒。尤其是獨居的一個人,沒人提醒,很容易錯過讓腦子休息的機會,讓疲勞不斷累積,結果很容易出現各種扭曲,格外要注意別變成怪叔叔、怪阿姨。有疲勞就要當天清算,採取「一日決算主義」! 日本有為了維護肝臟健康的不喝酒的「休肝日」, 最近也開始認為「腦休」很重要,因此應該要有「休腦日」。有休腦日,才能讓自己的腦內垃圾出清,讓人生煥然一新。

新時代最佳對策?複數工作 紓解未來不安

最近各國都為了許多同樣的問題而煩惱,日本尤其變化很大,如終身雇用制度崩潰、副業解禁、老後資金不足等,都讓人不安。台灣也非常類似,尤其是一個人更容易受到這些象徵時代變化的關鍵字影響,很擔心沒有商量的對象,今後該以什麼人生態度或生活模式來對應比較好呢? 

金權帝國的資金外逃有多嚴重?

許多人都曾試圖計算出每年究竟有多少錢被吸進金權帝國的通道,就此消失。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估計,全球所得中的每一塊美元,其中都有兩分至五分錢屬於不法所得,因此每年約有高達兩兆六千億美元是不義之財。同時,全球金融誠信組織(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的分析師估計,全球的不法金流在二○一三年達到了一兆一千億美元,而總金額仍在不斷攀升。

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金權帝國更像是個蟻窩

過去這些年來,我們已經習慣批評全球化讓西方國家的人失去工作,無視那些被拋在後頭的人;而擁護全球化的人則反駁,藉由將資本轉移到運用最有效率的地方,讓中國、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窮人得以脫貧,比過去任何社會運動都來得有效。但是,全球化在金權帝國卻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運作。

神奇的外星人:唐鳳的故事

我的神來之筆,是把唐鳳安排到論壇當中,又讓她在每一場餐會坐在不同的桌次。果然唐鳳表現驚人,每個國家的代表都驚訝地問我:「Who is he?」或「Who is she??」

唐鳳搞笑傳說從來沒停過

不論從哪一方面來看,唐鳳都是一位奇特的公務員。首先,數位政委,是以前沒有人做過的職位,她是台灣史上第一位。其次,如果解讀她的工作角色,可以很清楚看到四種身分:公民黑客、政策協作者、數位大使,以及引起最多話題的「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