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社會科學

CNN札卡瑞亞:兩強並立 未必等於開戰

美中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是無可避免的,但戰爭卻可以避免。我們對國際政治的想像大部分來自現代歐洲歷史:列強在下一場現實政治的大棋局,不斷彼此開戰。這種世界上有數大強權的國際關係通常稱為「多極」體系,本質上就不穩定。只要有好幾個實力相當的國家互相競爭,抱著懷疑彼此打量,就很可能出現誤判、侵略、戰爭。歐洲就是因為這樣才衝突了好幾百年。但這個世界其實只有大約十六世紀中期至二十世紀中期是處於多極體系,大部分時間則處於單極體系中,由西方的羅馬帝國或東方的一系列中華帝國這種單一強權掌握。

冠狀病毒提醒我們 蝴蝶效應在現實中發生

現在確實是太遲了。明明有夠多的資訊為我們敲響警鐘,我們卻沒有及時應對二○一九冠狀病毒。而且除了二○一九冠狀病毒疫情的具體危機,我們還得同時意識到既有的體系也可能會有所改變。

創造歷史的紐西蘭「第一」寶寶

正如一位幕僚所回憶道,不管是紐西蘭總理阿爾登邊餵奶瓶內的母乳、邊走進開會中的辦公室,或是暫時離席去餵母乳,大家都感到不足為奇。雖然有時媒體或民眾會在國會大廈裡看到妮薇,但她從未被帶進議會。

阿爾登:我可以當母親 同時當國家總理

曾經,傑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不願擔任總理。她在2014年表示:「我知道當一位總理是很難兼顧家庭的。」一年後,她甚至直接表明:「我不想要擔任總理。」這決定可能是出自政黨的意思,也可能是出自個人信念,無論為何,聽起來都很有說服力。

余湘:自我不設限 才能超越性別的框架

不知道是基數太少,還是社會上對於性別還是存在一些刻板印象,所以當女性在事業上有成就,或是成為一名領導者,外界總會以「女性力量」來解讀成功。我時常猜想,是不是當我們不再談論性別,才能超越性別的定見之框,迎向真正的平等?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

2018 年尾,我在英國一個僻靜的住宅參與一場學者專家的聚會,天氣很涼,但是有波特酒供啜飲暖身。參與者針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兩年後的國際局勢分享看法。歐洲人說話很謹慎,帶著沉著冷靜,但這種冷靜還是有其限度,畢竟脫歐在即。相對的,在場全都沒有投給川普的美國人則表達了深刻的絕望和對美國存在處境的憂慮,讓我忍不住為他們感到悲憫。

現在就埋葬民粹主義 還言之過早

我們正在經歷讓人強烈有感且艱難的時刻,這些時刻可能對未來數十年都有影響。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對人類展現了國際合作與全球化的限制與其無比的潛力。這個世界連結之深,史無前例,人、物品、資本與觀念的流動性都很驚人,人類遇上了共同的宿敵:陌生的病原體。一個新型病毒。

菲律賓薪資大解密 512披索是什麼概念?

一看到標題寫薪資解密,肯定有不少人馬上興奮抖了一下,以為我要大談臺灣人外派的薪水,只能先說聲抱歉,這篇文章討論的重點不是臺灣人能在菲律賓領多少薪水,而是分析「菲律賓人能在菲律賓領到多少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