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沙烏地阿拉伯

石油公司:2022全球石油需求將復甦

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Saudi Aramco)14日說,全球原油需求可能會在2022年之前恢復到疫情爆發前的水平。不過,國際能源總署(IEA)預計,這可能需要再多至少一年的時間。 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執行長納賽爾(Amin Nasser)向能源情報集團(Energy Intelligence)表示,石油市場「最低迷的時期肯定已經過去」。 納賽爾表示:「我預測石油市場有望在2022年之前復甦。」

中東|沙國大興土木拚轉型

今年初疫情爆發後各國經濟活動一度停擺,但沙烏地阿拉伯依舊大興土木推動都市開發計畫,只為了加速經濟轉型。

沙國大砍10月官方售價 周一油價下挫

國際油價7日(周一)下探逾一個月最低,歸因於沙烏地阿拉伯大砍10月輸往亞洲的原油價格,單月減幅創5個月來最大,反映對石油需求復甦的樂觀預期已逐漸消退。 美國西德州中級原油10月期價下挫0.41美元或1.03%至每桶39.36美元,先前一度跌落至38.55美元的7月10日以來最低。 布蘭特原油下挫0.36美元或0.84%,報每桶42.3美元,先前一度跌至41.51美元,此為7月30日以來最低。

Aramco:能源需求已稍有起色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沙烏地阿拉伯國營石油公司Aramco繼第一季淨利銳減25%後,第二季(4到6月)淨利跌幅擴大至73%。但總裁兼執行長納瑟樂觀表示近日各國逐漸解封並重啟經濟活動,能源市場需求已稍有起色。 Aramco第二季淨利246億里亞爾(約65.7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926億里亞爾相比銳減73%,也低於Refinitiv調查分析師預期得313億里亞爾。截至6月底為止,Aramco上半年淨利232億美元,與去年上半的469億美元相比也銳減50%。

沙國下最後通牒 威脅再啟石油價格戰

繼今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發動價格戰導致國際油價創新低後,近日外媒引述消息報導,沙國已經向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會員國安哥拉和奈及利亞下最後通牒,要求兩國提出具體的石油減產計畫,否則將再次發動價格戰。 由於美國的就業數據意外強勁,國際油價周四紐約盤勁揚1.5%。 據了解,沙國能源部長阿卜杜拉齊茲(Abdulaziz bin

沙國連3日新冠新增逾3千 麥加朝聖擬限縮

沙烏地阿拉伯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於過去逾一週以來激增,為年度麥加朝聖增添變數。報導指出,當局考慮「大幅限縮」今年朝覲人數,且將實施多項限制。 沙烏地昨天通報3369起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單日病例數連續第3天超過3000例,累計病例數達10萬5283例;新增34起死亡病例,累計746人病故。 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猛!油價狂噴 驚爆沙俄下一步盤算

石油輸出國組織及其盟國(OPEC +)將於開會商討延長減產,加上美國非農就業人數意外增加,經濟復甦可期,帶動國際油價周五暴漲超過5%,累計本周噴漲逾11%,來到39.55美元,逼近4字頭,創下3個月來新高。 華爾街日報報導,OPEC+將於周六(6日)進行視訊會議,兩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打算將5、6月每日減產970萬桶的協議延長至7月底,但若未達成共識,OPEC+將於7月至12月每日減產降至770萬桶。 能源市場分析師 Marshall

沙國撿便宜 搶進美龍頭股

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全球股市大跌之際,沙烏地阿拉伯規模3千億美元的主權財富基金卻趁機撿便宜,砸下數十億美元資金買進包括臉書、思科和波音等美國龍頭企業股票。 根據美國證交會上周五資料,沙國公共投資基金(PIF)首季買進像臉書、迪士尼、萬豪國際和思科等多檔美國大型股,每檔投資金額約5億美元。在金融股上,花旗與美國銀行各投資5.22億和4.88億美元。波音投資7.14億美元。 PIF在4月分別以約5億美元,投資受疫情打擊的郵輪公司Carnival和娛樂公司Live

沙烏地自願加碼減產 市場不買單 油價反跌

沙烏地阿拉伯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表示,沙烏地及其盟友自願額外減產近120萬桶/日的舉動將有助於加快原油市場的復甦。「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加快市場的復甦,而不是因為我們認為市場狀況正在惡化。」 週一,沙烏地宣佈6月自願單方面減產每天100萬桶,這將使石油產量降至18年來的最低水平。此外,科威特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6月將分別額外減產8萬桶/日和10萬桶/日。…

油元收入銳減 沙國加稅200%

基於油元收入銳減和新冠肺炎引發經濟嚴重衰退,沙烏地阿拉伯自7月1日起將加值稅調漲2倍至15%,且2018年開始發放的生活費津貼,將於6月起暫緩發放,以維持國家財政健全。 沙國官方聲明顯示,「加值稅自7月1日起將由5%調漲至15%,生活費津貼自6月1日起暫緩發放。」 沙國財長賈丹(Mohammed al-Jadaan)在聲明稿中指出:「這些是痛苦但必要的措施,以維持中長期財政穩定,和對抗前所未見的新冠肺炎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