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歐元

美元需求下滑 激勵歐元反彈

Fed在15日宣布將開始透過次級市場買進個人企業債券,消息發布後,風險情緒有所緩解,避險資產美元等聞訊走跌。 16日美國5月份零售銷售額大增17.7%,遠優於預期,創下史上最大單月漲幅,又因美債殖利率上升,美元開始走強,加上第二波疫情跡象四起,17日引發市場恐慌,中國北京和美國各州陸續出現確診病例,投資人奔向避險資產,美元再度小漲,使非美貨幣連帶回檔,歐元跌至近一周低點附近。

外匯探搜|四因素支撐匯價 澳幣中長期穩步升

澳幣匯率自今年3月初從低點反彈以來,強勁的走勢不禁讓人回想起2009年的初升段。這也與我們的分析一致,澳幣走勢的表現在市場動盪時期,就如同風險性資產(例如股票)一般,會隨著市場大幅波動。而近期澳幣反映風險偏好的大幅上揚,似乎也意味著全球經濟活絡的狀態會有V型反轉的可能。

PMI回升 歐元短多可期

IHS Markit公布5月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終值39.4,較4月的33.4大幅上升,但低於初值39.5。歐元區前三大經濟體中,德國5月的製造業PMI由4月的34.5,小幅增長至36.6;法國5月製造業PMI為40.6,較4月的31.5上升;義大利的景氣復甦程度最為明顯,繼製造業PMI於4月跌落至歷史低點31.1後,5月大幅反彈至45.4。

國際匯市翻盤 澳幣、歐元大漲

6月國際匯市就驚喜連連,澳幣兌美元匯率快速突破0.668、0.682二道關鍵價位,歐元兌美元更搭上大怒神,一路突破阻力關卡1.1,直衝1.117,5月期間就欲振乏力的美元,一時間困在經濟不振、社會騷動中。 外匯交易商AxiCorp分析,澳元兌美元的買盤大量湧現,在G10和亞太(APAC)貨幣籃子中,這一個月來,澳幣兌美元的表現最好,且在觸及2020年1月下旬的高點區間,反映了高油價對高收益和商品貨幣的深遠影響。反之,美元與S&P

中美緊張情勢 歐元避險需求增

即便美國5月ISM製造業指數自前月低點回升至43.1,且4月建築支出表現優於預期,但自美國擴大對華為禁令以來,大陸通過港版國安法,川普宣布取消對港特殊待遇,中美兩國角力再度升級。 美國民眾示威活動升級至多個主要城市的種族衝突,相對的歐洲多國陸續重啟、歐元區5月製造業PMI回升至40附近,以及德國、法國、義大利的製造業指數同步回升之下,吸引資金持續流入歐元尋求避險。歐元期貨自5月下旬站回短期均線後即開啟這波多頭走勢,6月歐元期貨連續五天走揚。

外匯探搜|美中角力升溫 美元續保核心配置

本行在4/18的專欄「美雙政策救援 美元核心地位難撼動」當中,強調商品貨幣和新興貨幣在重挫後有技術性反彈空間,但其弱勢趨勢並未改變,外幣配置上仍須以美元做為核心配置,而近一個月來,先前完全以美元為中心的操作確實稍有鬆動,非美貨幣出現小幅的輪動反彈。從金融市場情緒面來看,美元流動性緊縮問題逐漸恢復、全球避險情緒消退,是美元動能放緩的主因。

歐7,500億歐元救經濟 股匯雙漲

歐盟執委會周三(27日)發布規模7,500億歐元(8,270億美元)的復甦基金計畫,希望協助歐洲經濟能從肺炎疫情危機脫身。新振興方案終於定案的消息傳出後,帶動歐洲股匯應聲雙漲。 歐洲Stoxx 600指數周三盤中勁揚0.7%,德英法等主要股市漲幅較大,介於1.4%到2%之間。此外,歐元兌美元則走升0.3%到1.1030美元,創下3周新高價。

美元承壓下跌 歐元短期看漲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暗示,美國經濟復甦要比預期的有所推遲,可能要到2021年底才能復甦,且疫苗的希望使得市場避險情緒回落,同時美準會的資產負債表破7兆美元,這使得美元承壓,一度跌至近三周低點。

外匯探搜|經濟回溫有影 歐元、澳幣升勢不淡

4月時,投資人見證全球股市展現歷史性的反彈,主要是投資人對於疫情發展感到樂觀,因為疫情最嚴重的九個國家,其每日死亡人數開始下降,而全球經濟數據雖然還非常負面,但寄望在政府龐大刺激政策支持下,經濟將逐漸復甦。外匯市場亦有一些新的變化,但油價空前的跌幅則抑制商品貨幣的反彈力道。 美元兌歐元維持其強勢,因歐元區無法迅速達成行動,歐洲央行決定排除在歐債危機時發布針對會員國的短期購債計畫(OMT),而德國憲法法院對歐洲央行購債方案提出質疑,則成為歐元反彈最大之阻力。

歐洲經濟疲軟 歐元低檔震盪

新冠病毒衝擊整個歐洲經濟,造成歐盟各國面臨嚴重經濟問題。法國和德國20日提議,未來將由歐盟出面發債,設立總額高達5,000億歐元的歐洲復甦基金,該基金會分配至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歐盟國家,而不同於一般的紓困方案,資金將以贈款、而非貸款的形式提供。 儘管復甦基金的提案恐遭到富裕國的反對,但法德兩國的協議使近期疲弱的歐盟經濟浮現希望,為歐盟朝向加強共同財政政策邁出重要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