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梅克爾

梅克爾:對中國不應完全脫鉤 李顯龍:中美恐誤判台海問題

中美16日舉行的「習拜會」引發全球關注,各國也藉此審視自身與中國的關係。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指出,雖然當前對中國須更加小心是對的,但德國及歐盟都應該繼續與中國合作,不應完全脫鉤,「否則會傷害我們的利益」。 另一方面,兩岸關係持續緊張,也引發關注台海局勢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擔憂。他表示,台海雖然不會一夕之間爆發戰爭,但緊張情勢恐讓中美誤判台灣問題。對於習拜會,李顯龍認為雖然一次會議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雙方能夠面對面「坦誠對話」是件好事。

梅克爾坦承當初與中國合作太天真

被視為歐盟最大的親中派、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近日坦言,最一開始在與中國合作等議題上,德國想法太天真了,如今已開始更加審慎處於對中關係。 路透報導,梅克爾17日表示,也許一開始,德國政府在處理中國等一些合作夥伴關係時過於天真。梅克爾也提到,最近我們更加審慎處理與中國合作等關係,這樣做才是正確的。 但梅克爾也強調,自己看來完全脫鉤還是不正確的行為,這將會對德國造成傷害,無論德國還是歐盟都依然應該繼續與中國合作、互相學習。

賀靜萍:一窺真實的梅克爾

在坊間描繪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傳記不少,近期受惠同事分享美國作家凱蒂.馬頓(Kati Marton)的「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及德國作者烏蘇拉.維登菲(Ursula Weidenfeld)執筆的「梅克爾總理時代」,她如何崛起、執政過程,以至決策前的極致冷靜與部份政策的失誤與補救,近日在工商時報書房中推薦的這兩本書,值得有興趣的讀者藉此進一步探索,如何接近真實的梅克爾。

德國新國會開議 為後梅克爾時代揭開序幕

在上月大選後,德國新國會26日首次舉行會議,將迎來一個女性更多、更年輕、種族更多樣化的新時代。即將卸任的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則在來賓席旁觀會議狀況。 德國本屆新國會成員平均年齡為歷來最低,還包括該國首見的2名跨性別女議員。聯邦議院(Bundestag)今天開會,選出社會民主黨(SPD)巴斯(Baerbel Bas)擔任新議長。 德國在二戰結束後建立聯邦議院,本屆為第20屆,是人數最多的一屆,共有736名議員。

梅克爾總理時代(一):金融風暴下沉著的舵手

梅克爾在任期初期所累積下來的一切資產,在接下來的這些年間統統都需要用上。在她第一次任期結束之際爆發了全球金融海嘯,這件事改變了歐洲的一切,也為歐盟的存在帶來危機。

梅克爾總理時代(二):為了保住歐元「不惜任何代價」

關於歐債問題,她遲早得做決定的。二○一二年八月底她訪問中國,與她隨行的有五位部長、許多大企業執行長與老牌家族企業代表,在中國受到相當大陣仗的歡迎。德國政府長久以來已經為德國空中巴士飛機、軌道事業、汽車、機械和設備等領域,建立了穩定的向中國出口管道。中國的支票簿是推動德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動力。

梅克爾總理時代(三):被德國人批評老是不接地氣?

新冠疫情危機證明了,四級聯邦制——歐盟執委會、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國會、各邦或直轄市、地方政府——非常難運作。但總理已沒有能力去找辦法解決這麼複雜的問題了。大部分的人仍然信任她,可是她與其他政壇人物打交道時,手上已經沒有什麼權力工具可以使用了。

梅克爾總理時代(四): 她的生日宴會 總是安排學術演講

梅克爾很少讓人看出,真正的她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哈斯洛赫市中位數特質」。例如面臨危機時她擅長保持冷靜,當其他人慌張失措的時候,她卻能保持鎮定。同儕們都十分佩服她的理解力、智慧以及對細微事物的記憶力,還有她不貳過的能力。從小,她的父母就叮囑她和兄弟姊妹們,身為牧師的孩子必須要「比其他人更優秀」,這樣他們在東德才能上大學。她畢生奉行(但絕不輕易流露)這份「必須要超越別人」的追求卓越精神,而這個來自父母的教誨,當然也有助於她的政治生涯。

她已看到了不祥之兆!梅克爾提醒 西方必須向中國學習

梅克爾提醒自己的內閣,中國的目標是站在人工智慧的先端;二○一七年,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投資了一百二十億歐元,而德國只花了五億歐元。她認為中國進步的腳步快得令人瞠目結舌,與其說是一種直接威脅,不如說是一種鞭策,激勵歐洲快速發展。

梅克爾軟硬兼施 聯手馬克宏促成歐盟共識

梅克爾的外交風格一直依賴面對面的溝通:仔細解讀言語之外的線索、肢體語言、沉默以及當面才能做到的互相妥協。她說,在保持社交距離之下,每一個人都有發言權,甚至讓匈牙利的民粹主義總理歐爾班這樣發洩:「你們為什麼這麼恨我和匈牙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