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政治人物

梅克爾總理時代(一):金融風暴下沉著的舵手

梅克爾在任期初期所累積下來的一切資產,在接下來的這些年間統統都需要用上。在她第一次任期結束之際爆發了全球金融海嘯,這件事改變了歐洲的一切,也為歐盟的存在帶來危機。

梅克爾總理時代(二):為了保住歐元「不惜任何代價」

關於歐債問題,她遲早得做決定的。二○一二年八月底她訪問中國,與她隨行的有五位部長、許多大企業執行長與老牌家族企業代表,在中國受到相當大陣仗的歡迎。德國政府長久以來已經為德國空中巴士飛機、軌道事業、汽車、機械和設備等領域,建立了穩定的向中國出口管道。中國的支票簿是推動德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動力。

梅克爾總理時代(三):被德國人批評老是不接地氣?

新冠疫情危機證明了,四級聯邦制——歐盟執委會、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國會、各邦或直轄市、地方政府——非常難運作。但總理已沒有能力去找辦法解決這麼複雜的問題了。大部分的人仍然信任她,可是她與其他政壇人物打交道時,手上已經沒有什麼權力工具可以使用了。

梅克爾總理時代(四): 她的生日宴會 總是安排學術演講

梅克爾很少讓人看出,真正的她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哈斯洛赫市中位數特質」。例如面臨危機時她擅長保持冷靜,當其他人慌張失措的時候,她卻能保持鎮定。同儕們都十分佩服她的理解力、智慧以及對細微事物的記憶力,還有她不貳過的能力。從小,她的父母就叮囑她和兄弟姊妹們,身為牧師的孩子必須要「比其他人更優秀」,這樣他們在東德才能上大學。她畢生奉行(但絕不輕易流露)這份「必須要超越別人」的追求卓越精神,而這個來自父母的教誨,當然也有助於她的政治生涯。

她已看到了不祥之兆!梅克爾提醒 西方必須向中國學習

梅克爾提醒自己的內閣,中國的目標是站在人工智慧的先端;二○一七年,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投資了一百二十億歐元,而德國只花了五億歐元。她認為中國進步的腳步快得令人瞠目結舌,與其說是一種直接威脅,不如說是一種鞭策,激勵歐洲快速發展。

梅克爾軟硬兼施 聯手馬克宏促成歐盟共識

梅克爾的外交風格一直依賴面對面的溝通:仔細解讀言語之外的線索、肢體語言、沉默以及當面才能做到的互相妥協。她說,在保持社交距離之下,每一個人都有發言權,甚至讓匈牙利的民粹主義總理歐爾班這樣發洩:「你們為什麼這麼恨我和匈牙利?」

川普登場 帶給梅克爾的震驚

儘管安格拉.梅克爾見過許多無知的總統─沒有人帶給她的震驚比得上川普。讓她不解的是,他如何能這樣漫不經心地攻擊西方聯盟的支柱?還有,這個美國總統和普亭一天到晚眉來眼去。川普知道逃到英國的德國物理學家富赫斯(Klaus Fuchs)是提供美國研發原子彈情報給蘇聯的間諜嗎?一九八八年,富赫斯在柏林下葬時,蘇聯也派人過來致哀。當然,對川普來說,那恐怕是幾百年前的歷史了─如果他還記得的話。

政治領袖排行 侯友宜不墜 賴清德低調急追

距離2022縣市長選舉僅剩一年多的時間,藍綠白三黨已經提前規劃佈局,政壇風起雲湧,而民眾又看好檯面上哪些政治人物?為了解民眾的想法,《ETtoday新聞雲》於2021年3月3日至5日,以「手機簡訊」進行調查,回收有效樣本數為1,189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