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張愛玲

張愛玲與花蓮:重訪邊城

文/甘炤文、林德俊、徐孝晴  一九六一年,遠在美國的張愛玲難得開啟了一趟「遠東」之旅。這趟越洋的航程,目的一方面是替電懋影業公司編寫《紅樓夢》等電影劇本,另一方面,張愛玲似乎也有意藉地利之便順遊臺灣,為自己構思多時的小說搜集資料,並尋求採訪張學良(小說主角的原型人物)的可能。 受限於彼時的政治氣氛,這樁「晤見少帥」的計畫終究落空了;不過,由於張愛玲和駐臺的美新處官員麥卡錫(Richard Marcarthy)

藝術家李昕以畫作「最後的房間」向作家張愛玲致敬

李昕創作120P畫作「最後的房間」,正是張愛玲在她最後的房間裡,孤寂而絕美的身影。圖/昕的。藝術空間提供 今年是作家張愛玲的100歲冥誕,華人世界的文人及藝術家紛紛以作品或是各項活動紀念這位不世出的文學泰斗。藝術家李昕也為張愛玲創作了一幅多媒材畫作「最後的房間」,向張愛玲致敬。該畫作目前正於李昕位於淡水的《昕的。藝術空間》私人展覽空間展出。

林青霞與黃心村 結伴行山咀嚼愛玲

如果不是新型冠狀病毒襲港,黃心村會每星期做三次熱瑜伽,那麼我們就不會每個星期一結伴行山,我也不會有山頂八十分鐘的文化之旅。 透過張愛玲寫港大

青霞的煮字生涯 對閱讀抱生命激情

看書如饑似渴般吞 細微觀察訴諸文字 我五年前從北美搬來香港,任職於港島半山坡上的香港大學,終於在這五年裡的某一天結識了住在校園後更高的山坡上的青霞。那個晚上一身紅衣的山上鄰居從她自己的銀宮裡飄出,不再只是一個影像和一組聲音,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說不完的故事。隨著她一起的那些豐富的影像和聲音也並沒有消失,它們都被吸收到背景裡,是上個世紀明亮的記憶,而凸顯在此時此刻的是我們這個時代和腳下的這座城。

你不知道的張愛玲 愛甜點的美食評論家

若說張愛玲是民國最偉大的文學家可能尚存爭議,不過如果說她是民國最不挑剔的美食家,可能沒有人會反對。當其他人還在吃天津餃子、飲中式黃酒時,張愛玲已經會用奶油刀將奶油均勻塗抹在英式司康鬆餅 (Scone)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