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寧德時代

6/10 China Scan 參與中國A股行情

陸股觀測 利空連環爆 股價重摔6% 大陸動力電池龍頭寧德時代近日接連遭遇利空衝擊,外有主要對手即將供貨給自己大客戶,內有傳聞質疑投資虧損導致公司第二季業績黯淡,使寧德時代股價如雲霄飛車,9日收盤重跌6.23%。 寧德時代8日股價呈大V型,盤中一度大跌逾7%,但尾盤最終翻紅轉漲。不過寧德時代9日全天低迷、跌幅不斷擴大,收盤重跌6.23%報人民幣(下同)431.35元,市值降至1兆元出頭。

Q1期貨投資大虧?寧德時代回應了

市場近日廣傳大陸電池巨頭寧德時代,將在上半年報中確認首季有期貨投資損失,金額多達人民幣(下同)十幾億元,大幅拖累第二季業績。對此,寧德時代9日在投資者互動平台上否認該消息,並且表示公司該業務影響較小,上述情況不屬實。 陸股寧德時代9日開盤大跌逾3%,目前跌幅不斷擴大,已經超過5%,股價報436.65元,目前成交值報44.46元。

比亞迪電池打入特斯拉

大陸新能源汽車與電池產業鏈有巨大變化,比亞迪高管日前親口表示,公司即將供應電池給特斯拉(Tesla)。此舉將衝擊特斯拉與大陸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的合作體系,這場中美新能源車三角關係引發業界關注。 比亞迪5月新能源車銷量增2.5倍 比亞迪傳買非洲6座鋰礦山 滿足10年需求 陸電動車出口大躍進 恐顛覆全球製造業 CGTN日前在網路發表採訪比亞迪執行副總裁廉玉波的影片,廉玉波表示,公司即將供應電池給特斯拉,並表示與特斯拉CEO穆斯克(Elon

陸續挺民企 韓正考察寧德時代等汽車產業

大陸國務院近期持續表態挺民營企業,副總理韓正日前在福建考察時表示,要大力支持民營企業創新發展,支持企業突破關鍵技術,發揮民營企業在科技創新中的積極作用。 韓正此行還考察包括寧德時代等涉及汽車產業的企業。寧德時代26日開盤一度下跌逾2.5%跌出人民幣(下同)390元,但現股價轉漲持續上升,已經收復400元關卡。 新華社25日晚報導,韓正5月23日至24日在福建考察,前往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汽乘用車福建分公司等,考察企業復工復產等情況。

陸4月汽車銷量 年減近48%

受到官方封控疫情影響,11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簡稱中汽協)公布的4月份大陸汽車產銷數據大幅萎縮,當月產銷分別年減46.1%和47.6%,月減均超過4成,尤其銷量僅118.1萬輛,創下近10年新低紀錄。就連過去風頭最盛的新能源汽車,同樣難逃打擊。 綜合陸媒報導,中汽協11日發公布年4月大陸汽車產銷數據,分別為120.5萬輛和118.1萬輛,分別月減46.2%和47.1%,年減46.1%和47.6%。4月產銷數值也成為近10年以來同期月度數值新低。

Q1獲利開倒車 寧德時代臉綠

A股上市的全球鋰電池巨頭寧德時代4月29日(五一長假前最後一個交易日)盤後公布,第一季淨利年減23.62%至人民幣(下同)14.93億元,遠遜於50億元的市場預估值。5月5日是五一連假後A股首個交易日,受到業績衰退影響,寧德時代股價5日放量下跌,盤中一度重挫13.77%,創近一年來新低。 寧德時代股價5日收跌8.15%至376元,成交額超過222億元,創下上市以來新高,最新總市值為8,764億元。受到許多利空消息影響,近一個月,寧德時代股價累計下跌26.01%。

寧德時代 首季獲利翻船

寧德時代首季財報出爐,淨利潤遠遜市場預期,比原本市場已下調的悲觀預期還要更低。受到上游材料大幅波動成本大增,動力電池龍頭在第一季淨利潤僅人民幣(下同)14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淨利更不足10億元,銳減四成。

遠遜預期 寧德時代Q1淨利潤14.93億人幣

A股上市的大陸車用電池龍頭寧德時代公布第一季業績顯示,寧德時代營收為人民幣(下同)486.8億元,年增153.97%,淨利潤14.93億元,遜於50億元市場預估值,年減23.62%,扣非淨利潤年減41.57%。 新浪科技報導,寧德時代於24日公告指出,原定於28日披露的第一季財報將推遲至4月30日。

寧王獲利大減 延發財報真相揭曉

近年備受市場追捧的寧德時代,去年12月迄今股價已重挫約40%,令該股投資人心煩意亂。4月24日寧德時代突然公告,將原定4月28日披露的第一季財報推遲至4月30日,也就是法定要求披露期限的最後一天,消息震動市場,股價隔日直接慣破人民幣(下同)400元大關,創下新低。投資人都在問:「寧王」究竟出了甚麼事?

寧德時代領軍 挺新型儲能

大陸力推新型儲能發展,2021年累計裝機規模大增七成突破50億瓦後,2022年有機會以九成增速實現100億瓦規模裝機量,新型儲能相關業者、例如新增裝機量最大的寧德時代,有望迎來發展機遇。 陸股新型儲能相關個股28日股價分化,億緯鋰能漲逾4%、南都電源漲近2%、寧德時代跌逾4%、鵬輝能源跌停。雖然大陸3月底發表相關政策,但陸股整體從3月底開始大跌,市場仍在觀察疫情下對新型儲能產業的影響、判斷相關企業的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