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大塊文化

你以為你有的數據就是全部?這些都是「暗數據」

讓我先從一個笑話講起。前幾天我在路上遇見一位老人,他走在馬路中央,每隔五十步左右就在路上撒一小堆粉末。我問他在做什麼,他說:「我在撒大象粉。大象受不了這種粉末,所以都不會靠近。」

會把脈就是神醫?名醫杜李威這樣分析

除了「子宮寒」的問題之外,大多數的民眾,對中醫還有個誤解——只要把手伸出去,讓中醫師把脈,就能知其功力。如果能像X光一樣,將你全身上下說個透徹,就認為是遇到了好醫生;反之,要是中醫師把完脈,還不清楚病患懷孕了,就會被認定是個庸醫。

AI會不會取代醫師的角色?

我今年即將步入五十歲,在我這一代,看到了網際網路的發展對我們的生活帶來改變。我認識一位已退休的貿易商曾經和我說過:「以前的生意真的很好做。當我知道甲方需要什麼東西,乙方的工廠可以生產他要的產品,我只要靠著一支電話做中間人,雙方就很滿意我的服務。

人生本身已經夠難了 碰上問題要放低標準

無效的想法:我不可能克服工作上的問題,完全卡住了。重擬問題:永遠不會有完全卡住這種事,因為我知道如何把所有的事重擬成「最小可行動問題」(Minimum Actionable Problem, MAP)。 我們試著設計更快樂的人生、更好的工作時,最好不必麻煩到需要換工作、搬到其他城鎮,或是動抽脂手術。換句話說,我們都必須試著處理工作上遇到的問題,此時必須問:問題出在哪裡?

先別急著辭職 重新「設計」後再說!

無效的想法:我的工作有夠爛,我要辭職! 重擬問題:沒有爛工作,只有很不適合的工作。我可以重新設計現況,替自己打造出「好」工作。 有時,你痛恨你的工作,或者工作讓你無聊到打呵欠,沒什麼挑戰性。你感到這份工作只是騎驢找馬,但二十年後,你依舊卡在原地,重複做著一樣的事。 或許以上皆是。 除了卡住的部分。設計師不會卡住,他們懂得如何脫身。再說了,離職很少會是設計師第一個考慮的選項。 講得白一點——不要辭職,先等一下。

極地探險家如何看待失敗 ?

南美洲的登山先鋒羅德里戈.喬丹(Rodrigo Jordan)告訴我,他在不同的山脈嘗試過攻頂三百五十次,其中大概有一百二十次成功(包括三次從不同路線攀上聖母峰),另外兩百三十次放棄。「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還活著。」他總結道。

隨時可能變天的晴空 至少要有把傘

最近我越來越清楚,窗外不絕的雨其實無辜,真正無語面對日子的,其實都是自己混亂的心,不要牽拖。於是,在這樣趕狗都不願出門的時候,我決定停止坐困愁城;拿起一把老派的竹節手柄雨傘,散步去。

《物裡學》耳機 一道包覆與保護自己的牆

耳機是一道牆。一道包覆與保護自己的牆。我清楚意識到這個狀態,是十多年前在倫敦的地鐵裡。那天,我忘了帶隨身聽出門,不可原諒的失誤。偏偏很巧,又遇上了月台疑似有人放置爆裂物而緊急疏散,整個柯芬園(Covent Garden)車站擠亂成一團。在急促的哨音、廣播、腳步中,有人大呼小叫、有人猛打手機、更多人是細碎交談、甚至有小孩哭了起來。

愛貓成痴 奈良美智自稱貓王

總統府「御貓」現在有兩隻;蔡想想(Cookie)和蔡阿才,姐弟倆都是來自東部的原民部落。虎斑母貓蔡想想是花蓮秀林風災的受災戶,由時任立法委員的閨蜜蕭美琴(1971-)勘災發現,搶救下來成為蔡英文(1956-)主席的寵貓,而橘色虎斑公貓蔡阿才沒有洋文名,受贈於台東巴喜告部落的風梨園農戶。

知名藝評家謝佩霓 轉角遇見貓

小店陳列的迷你貓偶,因為製作高手精湛的手藝,拾綴得栩栩如生,眼神細膩表情到位,引人流連忘返,離去後依然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