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外匯探搜

外匯探搜|2020外幣投資 歐元、澳幣相對低估

對2019年的外匯市場來說,最大的意外當為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由升息轉為降息,並且開啟擴大資產負債表的類量化寬鬆之舉,然而美元在2019年依然是最強勢的要角貨幣,顯見除了貨幣政策鬆緊利差高低外,幣值強弱仍有其他面向值得探究。展望2020外匯市場,本行認為最重要的主題面向包含:(1)各國貨幣政策和利率走勢展望;(2)全球景氣復甦情況;(3)中美貿易和美國總統大選發展。 主要央行估持續寬鬆…

外匯探搜|2020匯市展望 預期美元溫和下降

美元2019年以來表現良好,儘管美元相對於其購買力平價明顯是出現高估,以及美國的經常帳戶仍保持較大幅度的赤字。美元的強勢,因而反映出貿易緊張局勢的不確定性、以及美國境外負收益率的普遍存在。 市場情緒近明顯改善 但是,最近市場情緒已經明顯改善。有鑑於中美之間的停火,以及歐洲政治局勢穩定,英國12月大選後極有可能通過談判達成脫歐協議,政治風險正在減少。 全球領先的經濟指標趨於穩定,表明2020年經濟增長將反彈。許多國家已經或計畫擴大財政政策以支持本國經濟。…

外匯探搜|三大因素牽絆 澳幣年底突圍不易

澳洲今年上半年經濟成長率僅1.4%,創十年新低,澳洲央行也降息來到歷史新低0.75%,且不排除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澳幣早已不是印象中的高息貨幣,甚至其原物料貨幣的特性,也在中美貿易戰中受挫,後續走勢持續受到經濟基本面、央行貨幣政策,以及美元趨勢的交互影響。 拉經濟 澳祭三度降息…

外匯探搜|低利率攪局 新興貨幣謹慎應對

外匯預測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全球市場風格變化加劇,我們發現分析匯率市場時一直以來使用的規則,例如利差變化、結構性和政治動態,似乎正逐漸消失。外匯市場必須重新適應長期的低利率環境,儘管零或負利率在十大工業國(G10)最為明顯,但新興市場貨幣也正受到影響。 在新興市場的外匯市場,較低的利率預期不再與貨幣上漲連結在一起,年初至今,新興市場的貨幣表現多遜於其他資產類別,代表新興市場資產同步上漲的經驗法則,似乎正在打破。…

外匯探搜|利空因素漸散去 美元指數有望回穩

美國經濟情勢相對較其他成熟市場佳,且聯準會(Fed)再次降息的門檻已有所提升,美元的利空因素逐漸減弱,投資人須注意美元應不會持續疲軟。Fed主席鮑爾在10月的貨幣政策會議後的談話提升了未來升息的門檻;他表示Fed強烈承諾其對稱性2%的通膨目標,若觀察到通膨大幅上揚的狀況才會採取升息措施;Fed也指出已經完成中週期的調整。…

外匯探搜|主要央行拚寬鬆 美元歐元何去何從?

央行超級周剛過去,美國聯準會(Fed)減息25個基點,已經為7月以來第三度採取寬鬆行動。此外,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10月31日正式交棒給繼任人拉加德,歐洲經濟至今步履蹣跚,投資者關注她如何處理這個燙手山芋。面對兩大央行爭相寬鬆貨幣政策,美元及歐元該何去何從?…

外匯探搜|主要央行拚寬鬆 美元仍是最優選擇

今(2019)年以來始終強勢的美元,自10月初開始有所修正,主要原因有:(1)美國聯準會宣布將以擴大資產負債表的方式向市場注入資金(見圖),雖聯準會表示這不代表量化寬鬆重啟,但實質上仍帶有量化寬鬆效果,美元因這樣動作而出現修正;(2)在市場不確定性較高的環境下,美元通常會表現較為強勢,惟美中之間可能談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市場情緒緩和,因此美元強勢動能也因此稍減;(3)英國脫歐協議可望有解,帶動英鎊乃至於歐元上揚。 美再啟寬鬆 市場矚目…

外匯探搜|貿易談判現轉機 美元後市升值空間小

最近一輪美中貿易談判,在很大程度上符合我們達成的貿易休戰或有限貿易協定的基本設想。美國於10月15日暫停對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從25%提高到30%。作為回報,中國承諾進口價值約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大豆和豬肉,並承諾進口價值高達2,000億美元的波音民用飛機,其中有一些單獨的相關協議,涉及到提高人民幣匯率制定的透明度和避免人民幣升值,但目前還沒有正式的停火協定(有消息稱中國希望在簽署貿易協定第一階段之前進行更多的談判)。 美中多道難關待克服…

外匯探搜|美元被動升值 其它貨幣偏弱

聯準會在9月分降息一碼後暗示年底前傾向於按兵不動,不過,近期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所公布的9月分製造業與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大幅低於市場預期,顯示美國經濟無法倖免於全球經濟成長率放緩。 市場對於聯準會在10月以及12月降息的預期明顯提升,短期內美元很可能會繼續保持區間波動,雖然聯準會降息不利於美元表現,但由於美國流動性緊縮,以及資金流向美元資產繼續支撐美元,渣打銀行投資研究團隊現階段對美元持中性態度。…

外匯探搜|美經濟調整腳步 估美元Q4相對強勢

鴿派的美國聯準會(Fed)並未壓抑美元表現。全球貿易緊張局勢使美國經濟和美元相對其他地區強勢。即使美國公債殖利率曲線呈現倒掛(長天期公債殖利率高於短天期公債殖利率),但Fed並不擔憂美國經濟走向衰退。Fed認為7月和9月的降息只是針對全球成長風險進行「週期中的調整」,特別是貿易戰相關的風險對美國經濟造成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