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外匯存底

外資約當外匯存底比率 8月回落

中央銀行4日公布,8月外匯存底月增19.98億美元,至4,981.69億美元,連續15個月創新高,但當月台股回檔修正,且外資賣超台股,使得外資持股及存款約當外匯存底的比率,從7月時創下99.7%的歷史高點,8月回落至史上次高的97%。

俄羅斯外匯存底創12年新高

俄羅斯新聞社(RIA Novosti)9日報導,俄國的黃金與外匯存底在短短一周暴增了90億美元,來到5,918億美元,創12年新高。分析師預期,說不定會繼續爆衝,刷新之前創下的5,981億美元,寫下歷來新高。 根據俄羅斯中央銀行提供的最新數據,俄羅斯外匯存底在7月24日至31日這短短1周增加了91億美元,增幅約1.6%,央行表示,這是因為黃金走高以及盧布升值所致。但也因為金價波動大,外匯存底新高記錄恐不會維持太久。

史上首見 外資持有股債占外匯存底近100%

中央銀行5日公布,7月外匯存底餘額月增74.8億美元至4,961.71億美元,連續14個月創新高,且月增金額創近十年單月最大,8月餘額將有機會挑戰5千億美元大關;7月外資持股及存款約當外匯存底的99.7%、更是歷來首見、創下新高水準,主要原因則是護國神山台積電7月飆漲35.94%,造成外資持股市值大增。

7月外匯存底4,961.71億美元 連14個月刷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7月外匯存底4,961.71億美元,連續14個月創新高,月增74.8億美元、創近10年來單月最大,8月將有機會挑戰5,000億美元大關。 央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表示,7月外匯存底增加,主要是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大幅升值,以該等貨幣持有的外匯折計成美元後金額增加。及外匯存底投資運用的孳息收益,還有資金大量匯入,導致外匯市場過度波動,央行進場調節。

陸外匯存底 連3月攀升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外管局)7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達3兆1,123億美元,較5月增加106億美元,增幅略遜於市場預期,為連續第三個月增加。 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分析,6月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上揚,在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下,帶動外匯存底規模上升。王春英指出,大陸外匯市場供求總體保持平衡,未來整體外匯存底規模仍將持穩。

外匯存底漲潮 連13月湧新高

中央銀行6日公布6月底外匯存底月增41.76億美元,來到4,886.91億美元,已連續13個月創新高,主要來自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挹注,以及歐元等貨幣升值效應,比較特別的是,央行再度「自首」,外匯存底單月增加有部分是「央行進場調節買匯的結果」,這也是去年以來央行第五度承認干預匯市。

6月外匯存底4,886.91億美元 續創高

中央銀行公布6月底外匯存底金額為4,886.91億美元,較5月底增加41.76億美元,已連續13個月創歷史新高。 央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表示,6月外匯存底增加,主要原因有三,即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加上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升值,以該等貨幣持有的外匯折成美元後金額增加,還有外資大量匯入,導致外匯市場的過度波動,央行進場調節。

在全球外儲占比 人民幣升至2.02%創新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存底占比較上季提高0.3個百分點至2.02%,是繼2019年第三季(2.01%)後,再創歷史新高。 分析指出,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存底資產中的占比上升,顯示全球外匯存底管理機構對持有人民幣資產興趣增加,此外,中國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總量占比顯著增加,也是人民幣資產受青睞的主要原因之一。

陸5月外匯存底 連二月增長

大陸國家外管局7日公布最新數據,截至5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達3兆1,017億美元,較4月末上升102億美元,升幅為0.3%,亦為連續第二個月增長。專家分析,5月外匯存底的增加,一方面是美元指數走跌、進而帶動非美資產價值回升,另一方面則是來自於跨境資本的流入。 外管局還公布,截至5月末,大陸官方的黃金儲備達6,264萬盎司,連續八個月持平。

陸5月外匯存底增102億美元

大陸外匯存底連升兩個月,中國人民銀行公佈,5月外匯存底31,016.92億美元;較4月增加102.33億美元,優於市場預期的30,955億美元。 今年5月底黃金儲備6,264萬盎斯,與上月持平。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表示,5月,大陸外匯市場運行穩定,外匯供求基本平衡。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當月外匯存底規模小幅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