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國際關係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

2018 年尾,我在英國一個僻靜的住宅參與一場學者專家的聚會,天氣很涼,但是有波特酒供啜飲暖身。參與者針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兩年後的國際局勢分享看法。歐洲人說話很謹慎,帶著沉著冷靜,但這種冷靜還是有其限度,畢竟脫歐在即。相對的,在場全都沒有投給川普的美國人則表達了深刻的絕望和對美國存在處境的憂慮,讓我忍不住為他們感到悲憫。

現在就埋葬民粹主義 還言之過早

我們正在經歷讓人強烈有感且艱難的時刻,這些時刻可能對未來數十年都有影響。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對人類展現了國際合作與全球化的限制與其無比的潛力。這個世界連結之深,史無前例,人、物品、資本與觀念的流動性都很驚人,人類遇上了共同的宿敵:陌生的病原體。一個新型病毒。

美國帝國如何崛起 未來能否避免衰落?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競選團隊多次嘗試將拜登描繪成比川普更反中的鷹派。在香港議題上,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就和龐佩奧一樣怒不可遏。不僅如此,川普政府比近年任何一屆美國政府更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朱雲漢:探索新冠病毒危機後的世界

新冠病毒大流行帶給世人真正的教訓,並非全球化時代的高度相互依存與巨量跨國流動帶給各國空前的健康、社會與經濟風險,而是當前全球治理機制與共同體意識嚴重落後於經濟全球化。

中國拋售美債報復 為何行不通?

美中貿易大戰演變到雙方各自搬出「重型武器」互砸,中國大量拋售美國公債、利用人民幣貶值對沖出口的衝擊,美國的高科技封鎖戰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