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哲學

疫情下不裁一工一員 這位哲學家設計師如何做到?

Brunello Cucinelli 是一位好學不倦的哲學家設計師,他正試圖用古代聖賢的智慧,為時尚產業和整體人類勾勒出更美好的藍圖。 Brunello Cucinelli 既是設計師,也是哲學家,他在喀什米爾羊毛的針針線線間,實踐自己的信仰。若是你聽到這位以高級針織服裝著稱、受人景仰的義大利設計師,於言談間引用孔子或希臘哲學家色諾芬尼(Xenophanes)的話,那可不用感到意外,因為他在義大利男裝週 Pitti Uomo

稻盛和夫為什麼要替員工買墓地?

稻盛和夫剛創業不久時,他公司裡大學剛畢業的學生跟他提辭職,為什麼呢?這些大學生說,除非你能保證我們的收入,我們就不辭職了。

反智?政客話術 就愛這兩招

過度簡化因果的謬誤可能以無數種風格呈現,最常見的莫過於「假二分法」(false dichotomies)或「假兩難」(false dilemmas)。

批判性思考 可以拯救世界

2015年10月,全球的肉食人口迎來了一項不受歡迎的發現:加工肉品會致癌。《每日快報》尖叫道:〈培根和熱狗會致癌——而且幾乎與吸菸一樣糟!〉《衛報》也不甘示弱,宣稱:〈加工肉品展現的致癌風險,和吸菸及石棉一樣高!〉

關於工作與幸福生活 哲學家有話要說

工作這件事聲名狼藉。人們總是抱怨必須去工作。德語語源學詞典對此解釋得相當清楚:「古高地德語的arbeit(陰性); arbeiti(中性),意指艱辛、折磨、勞累。」

「身上有很多錢就是幸福」同意嗎?

工作這件事聲名狼藉。人們總是抱怨必須去工作。德語語源學詞典對此解釋得相當清楚:「古高地德語的arbeit(陰性); arbeiti(中性),意指艱辛、折磨、勞累。」

蔡淇華:長相思 因「解愛」而長安

在百年疫期,世界像是被按下了pause鍵,鎖國、封城、離人,成了人間無聲的主旋律。我們居家,但情緒不隔離,仍一起被天王情侶分手的新聞,或是Netflix實境秀《雙層公寓》的小情小愛,挑動我們最纖柔的神經。 瘟疫蔓延時,我們仍相信,愛比死亡更有力量——可能更有生命力,也可能更有摧毀力。就像李白寫的〈長相思〉,從「長相思,在長安」,寫到「長相思,摧心肝」。

日本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地方:京都大學

學生是京都常見的風景。京都自古以來就是日本的學問之都,而京都大學獨立自主的學術風氣,還有強調自由與創造力,都讓這座千年古都展現不同的文化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