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儒家

樊登解讀《論語》:學而時習之 應對人生中的痛苦

「不亦」,通俗地說就是「不也是……嗎」,這是一個反問句式。我們不妨仔細體會一下這句話的情感色彩,推測孔子說這句話的背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呢?顯然是因為有很多人持反對態度,覺得「學而時習之」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所以孔子才會說:「不也是快樂的嗎?」

樊登解讀《論語》:君子不器 讓自己擁有「反脆弱」

君子變成一個器物是什麼意思?有人這樣定義自己:「我就是個會計,除了算帳我啥也不會,你別跟我說其他的事。」當一個人認定自己就是一個會計時,那他一輩子就只會算帳。那麼,請問,這樣的人生脆不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