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人民幣

倫敦人民幣存款餘額達885億 創高

英國倫敦金融城和中國人民銀行歐洲代表處25日聯合公布的「倫敦人民幣業務季報」顯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底,倫敦人民幣存款餘額達885億元,創下歷史新高,較2021年第一季大增23.3%,也較2020年同期增長19.2%,說明國際投資者持有人民幣的意願增強。 綜合外媒26日報導,受到避險需求、息差優勢及匯率轉強帶動,香港、倫敦、新加坡等海外人民幣「資金池」的存款餘額規模,均有明顯提升。

人民幣超強!REER、NEER近六年新高

國際清算銀行(BIS)25日公布最新統計,10月份人民幣實質有效匯率指數(REER)和名目有效匯率指數(NEER)持續攀升,月增率分別來到1.57%和1.53%,雙雙創下13個月新高。數據顯示,10月人民幣匯價表現遙遙領先其他比較國家貨幣,升勢強勁。

外匯探搜|美通膨疑慮四起 支撐美元升勢

通膨數據居高不下,市場預期2022年下半年美國聯準會(Fed)將採升息措施(見圖)。美國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升至6.2%,高於市場預期的5.8%,為近30年來的最大升幅;月增率為0.9%,也高於市場預期的0.6%;核心CPI部分,年增率達4.6%,高於市場預期的4.3%;月增率為0.6%,也高於市場預期的0.4%。利率期貨也迅速反應,目前數據顯示Fed可能在明年下半年升息至少兩碼,這也支撐美元指數表現。 主要央行:通膨是暫時

盛松成:人民幣明年H2轉貶

2021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經歷一番先漲後跌、之後又逐步回穩的走勢。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前調查司司長盛松成認為,2021年雖然人民幣顯著升值,但預估2022年下半年將有較大貶值壓力,整體將轉為走貶。 據外管局數據,2021年以來截至11月8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累計升值達2.02%,在岸價升幅則達2.21%。

外匯探搜|亞太貨幣前路顛簸

年初至今,總體亞太貨幣相對美元走軟超過3%,但各貨幣期間表現分化,其中,人民幣逆勢上漲接近2%,但韓元、日圓及泰銖期間大幅下跌8%至10%。由於美聯準會收緊貨幣政策在即,加上能源價格居高不下及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我們並不看好亞太貨幣前景,未來12個月平均料進一步走軟2%至3%。

陸銀行圈炸鍋 企業28億人幣存款不知情下遭質押

近日大陸銀行圈上演一場「羅生門」,江西濟民可信集團旗下兩家子公司,在渤海銀行南京分行存了3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竟發現其中有28億「不見了」、「取不出來」,隨後發現28億被用於替自己毫無關係的公司提供貸款質押擔保。盡管渤海銀行發佈聲明已經報案,但受害企業仍要求銀行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詭異的是,渤海銀行一邊致歉一邊卻又有人員表示,希望能夠允許銀行繼續用山禾藥業5億元存款,為華業石化從渤海銀行貸款提供存單質押,引發巨大議論。

陸外管局:人民幣升破6.4是正常表現

近日美元指數強勢,人民幣兌美元卻一路走強,並在19日升破6.4,引發市場關注。對此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22日表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破6.4,是市場力量推動的正常表現。 人民幣8月底後穩步升值,人民幣在岸、離岸價卻同在10月19日雙雙飆升,升破6.4,創四個月以來高點,引發市場揣測人行是否會進行干預。人民幣中間價22日報6.4032,較上日貶142點。在岸價收升85點,報6.3903,創6月10日以來新高。晚間9:14,離岸價報6.3829。

人民幣升破6.4 陸外管局:市場力量正常表現

美元指數10月走揚,但另一方面人民幣兌美元匯價更為強勁,升破6.4關口。對此,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發言人王春英22日表示,這是市場力量推動的正常表現。 僅管美元指數10月以來持續上升,但人民幣兌美元近日仍強升,在19日單日大幅強彈近500點,突破6.4關口甚至突破6.38,而離岸人民幣現走揚報6.3869。 澎湃新聞報導,王春英表示,19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至6.4以內,這是市場力量推動的正常表現。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雙向波動,總體保持穩定。

全球外儲 人民幣占比連六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資料顯示,2021年第二季,人民幣占全球央行外匯存底比重連續第六季上升,至2.61%,持續刷新歷史新高,位居第5。 IMF在9月30日公布官方外匯存底貨幣構成(COFER)數據顯示,2021年第二季全球人民幣外匯存底總額從第一季的2,909.3億美元,成長7.2%至3,119億美元的歷史新高,規模連續第11季成長。人民幣占全球外匯存底比例也從第一季的2.48%,成長至2.61%。

港股交易 擬擴大人民幣使用

大陸藉由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推動人民幣國際化,9月密集頒布措施提高陸港資本市場的互通。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29日表示,正與大陸監管機構討論如何擴大人民幣在港股的使用,希望很快提出具體建議。 路透報導,余偉文29日在財資市場高峰會時表示,當下是人民幣適合加速國際化的時機,大陸在疫情後復甦較快,不少人民幣資產被納入國際指數吸引境外資金,大陸資金也尋找境外投資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