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應昌》想當老闆要魄力 投資有成靠實力

1990年進軍印尼的印昌國際,以金屬五金,機械/汽、機車零組件和機械的代理為主要業務。談起當年包袱款款直奔印尼時,高應昌,這位像極心懷夢想的大男孩笑著說:「那時候啊,所有人都說:你是笨蛋啊!」

高應昌給人感覺不像是個高高在上的董事長,他語帶雀躍的描述著:「30年前,一台機器價值十幾萬美元,當我第一次賣掉機器的那一刻,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就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樂,投資就應該是這樣子。」

當時的印尼,初來乍到的印昌國際無法設立工廠,因為外資要進入印尼,如果沒有5,000萬美元以上的資本,就必須是內外資合作的企業,才可以設立公司;因此,印昌國際先以設置銷售點為主,直到1994年開放外資可以百分百自行投資,加上多年下來,也累積了些資本,於是買下800坪的廠房,正式在印尼一展身手。

印昌國際鍛造廠。圖/ 印昌國際提供

稍有年紀的人提到1990年,先想起就是股票大漲,買甚麼賺甚麼,錢淹腳目的年代,高應昌印象也是如此。他說:「那個年代的台灣,真的非常繁榮。」

台灣經濟好到不能再好,高應昌當時在公司爬到代理課長的職位,年薪百萬起跳,發展前景看好,因此,當他決定離職創業時,身邊的人都打上了大問號,問他為什麼要離開。高應昌的回答也很清楚:「在台灣,我沒甚麼背景,資金不多,也沒有專業技術,除非是從事以前二專學的冷凍空調、水電這行業,不然的話,工作沒甚麼發展前景。」

但做了好幾年的機械銷售業務,高應昌對於水電技術,早已生疏。不安現狀的他決定破例,找個資金不高,比較簡單,又有機會發展的行業,到國外闖蕩看看。高應昌大笑著說:「我那時的想法,妳把它解釋成『好高騖遠』、『食無三把蕹菜,就欲上西天』都可以啦,但我當時,就是有那個想當老闆的魄力。」

南向投資第一件事就是場勘。高應昌選了四個國家跑去看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都繞了一圈,到達印尼時,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遇見了幾位台灣機械師及工廠老闆,他們都鼓勵他來印尼,設置銷售點,還說:「我們生產的機器,可以給你賣!」因為碰上這些貴人,高應昌確信,印尼是與他有緣的投資地點,就一頭栽了下去。

當時在印尼投資有項很大的優點是,勞工薪資很便宜,但與當時正在崛起的中國大陸相比,稅務、法令、人文、飲食、生活習慣都是問題,才踏上印尼土地,潛藏在生活中的困難已迎面而來。高應昌說:「我英文很爛啦,當地語言又不會說,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個僑生來幫忙翻譯。」

此時的印尼並非台商南向的首選之地,更多人覺得他的決定很笨。但2003年後的印尼,投資情況愈來愈穩定,當年看好戲的人開始倒了過來,稱讚他有遠見,是個視野宏大的先知、先行者。

到底印尼有甚麼投資特色呢?高應昌很直接的說:「老實講,印尼的投資特色,東協每個國家都有。不過印尼門檻比較高,你先來,站穩腳步了,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台商如果現在要來印尼投資,這位在異鄉打拚數十年的創業家給了三個建議:第一個要兩本,「本人」跟「本金」,自己有多少本錢,有多少預備金,畢竟一間公司成立到賺錢,是要花點時間,因此必須備好充足的周轉金。

第二個是「三不」。不要歧視印尼人跟印尼政府,你來這邊經商,要融入當地;不可以逃稅;也別去觸犯他們的法條。

最後高應昌強調,到海外打拚信念很重要,投資者一定要堅信、誠信和用心,才會有成功的機會!

如果以實務經驗來看,他建議,企業來印尼投資,有個很需要注意的事情是:匯率不夠穩定,因此外銷與內銷要有適當的比率,視情況調整,才不會太吃虧。

印尼的台商製造業者,最希望政府協助處理的是人才招募的問題。高應昌表示,建立「人才庫」相當重要,若台灣能將訓練好的人集合起來,當海外台商有需要時,透過政府單位聘用到需要的人才,對台商是極大的幫助。

提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時,高應昌說,這件事對印尼的影響非常大,但危機就是轉機,印昌國際趁著這個時間點,重新規劃工廠流程,並將機械設備進行整修,為後續的重整準備。他也強調,印尼的恢復能力比其他國家強,內需市場又大,相當看好印尼在後疫時代的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