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中原與孔雀東南飛

唐朝上清派道士杜光庭所寫的「虬髯客傳」,已有現代傳奇小說架構,全文讀來引人入勝,人物描寫細膩深刻,尤其結尾處虬髯客告知李靖、紅拂女「此後十餘年,當東南數千里外有異事,是吾得志之秋也!」隨即瀟灑離去,讓讀者不免對此傳奇人物來得去得的英雄氣慨心嚮往之。

熟悉此故事的讀者,當知虬髯客自知不如李世民,無緣逐鹿中原之後,毅然放下千萬身家,轉而東南向另謀他圖,果然在李世民上位十年後,虬髯客「入扶餘國,殺其主自立」,在東南之地成就一方霸業。

當今時局,似和虬髯客觀李世民相貌之後面色灰敗差相彷彿;在中美貿易戰鬆動了全球化,又遭逢新冠肺炎疫情封鎖了全球供應鏈,原本逐鹿中原尚有餘裕的大陸台商們,無奈下只得另謀他想,尋那中國之外的風水寶地,一如虬髯客遠走中原,整軍東南向,瀟灑開闢新天地去也。

不論從歷史的縱深,還是從地理連結來看,東南亞諸國確實都是在「以中國為中心」之外的第二個選擇,尤其在當下全球供應鏈解構重組之際,東南亞諸國正以前所未有之際遇,迎來一波又一波的包括台商在內的投資熱潮。

事實上,早在李登輝主政的九○年代初期,為平衡企業過度傾斜的西進投資,以「戒急用忍」四字壓抑金流湧進大陸時,即提出「南向政策」,以圖緩和西進之勢。但在全球化浪潮正盛的當時,以生產要素價格及市場臨近性條件作為主要考量的台商們,還是大舉前進大陸,使得李登輝的「南向政策」終告無疾而終,甚至當時響應南向政策的企業還有不少兵敗東南亞的案例。

即使到了陳水扁主政時期,為了緩減兩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經貿統合之勢,重提「新南向」口號,但依然不敵台商為分享中國大陸快速發展紅利的誘因,而使得「新南向」最終只淪為口號。

而到了小英執政後,一個月內就成立「新南向政策辦公室」,雖初期並無太大突破,但自2018年後,因中美貿易戰開打,以大陸作為生產基地外銷美國的台商,在感受懲罰性關稅威脅,及中美貿易戰長期化的形勢後,遂有考慮逐步分散風險另覓生產基地打算,至此政府推動南向政策,才有了開花結果的用武之地。

尤其在今年新冠肺炎全球肆虐後,面臨天災型的供應鏈斷鏈危機,使得另闢第二備援生產基地,成了規模以上台資企業須執行的決策作為,也讓台商的「孔雀東南飛」,取代了以往的西進,形成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投資趨勢。

也在此之際,由《工商時報》與《中華徵信所》合作啟動「東協台商一千大」的調查與發表,就顯得格外有意義。我們也期望透過這樣的合作,讓有意南向發展的台商,從相關的資料與數據中,看到東協台商發展軌跡,減少摸著石頭過河的時間成本與學習曲線。

文/工商時報總編輯 梁寶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