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味丹 多元產品站穩東協市場

越南味丹VEDAN,在越南是味精第一大廠。味丹1991年到越南設廠,從相對落後的聯外道路、進入味丹位於同奈隆城縣福泰社(巴地頭頓省交界)的廠區,眼前佔地120公頃(約楊梅幼獅工業區兩倍)的寬闊廠房,整齊有序。辦公大樓、澱粉糖漿廠、味精廠、變性澱粉廠、酸鹼廠、汽電共生發電廠、PGA廠、有機固肥廠、先進的廢水處理系統、味丹福泰專用碼頭以及行政、生活、教育等設施,獨立成局。年產味精15萬噸,產能為越南第一;緊隨日本味之素、為東協領導品牌。越南味丹2018年營收94億4,037萬元,稅後淨利近7億6,000萬元,是食品產業在新南向佼佼者。

集團策略長謝朝煌指出,綜合味丹屹立越南近30年的關鍵有以下幾點:第一,味丹進入越南時間早、為先發品牌。其次為建立一條龍的生產製造優勢,在發展過程中經由垂直、水平整合,使產品供應組合多元,創造營收擴張的空間。多年來不但站穩越南市場,且兼具外銷競爭優勢。味精內外銷占比各半,外銷以日本居首、約25%;美國、東協,各占比8%。

掌握越南地緣經濟優勢

2003年即加入味丹集團、參與味丹香港上市的謝朝煌分析,味丹在國內競爭激烈的食品市場,品牌知名度雖未能領先於其他大廠;但卻早於80年代開啟經營大陸、越南兩地的外銷市場。當時因大陸、越南為共產國家,無法直接貿易往來、須經過第三地,中國是經由香港、以物易物方式進行;越南則是透過新加坡往來、涉足越南味精市場。

1990年味丹同時考慮對岸(上海、廈門)與越南設廠。衡諸原料、土地、市場等投資因素(味精原料除糖和糖蜜外,也可使用澱粉,台灣早期由於產糖,多用糖蜜;越南盛產木薯澱粉,價格便宜。中國南方用稻米,相較木薯價差數倍;若用東北玉米為原料、運輸成本均不及越南),遂決定集中資源在當時仍屬起步階段的越南投資,而後再赴中國設廠。

取得先發品牌優勢

當時國際同業大廠多著眼於泰國、馬來西亞等東協前段班,味丹是第一家挾成熟技術投資越南的食品大廠。不論土地、租稅優惠等都受到中央政府專案待遇,如120公頃的土地面積、電廠執照、50年優惠稅率等。

由於越南久經戰亂,基礎設施付之闕如,而味精生產為微生物發酵,需要電力,為解決電力供應、建立自用汽電共生發電廠;聯外交通困難,仿照台灣經驗工廠設在緊臨台中港的沙鹿,在越南廠區內建立國際級自用碼頭、解決運輸問題。儘管投資大,起頭難,但起始的長遠視野,卻也奠定味丹「一條龍」的成本競爭優勢。

東協最大發酵設施,建構垂直水平產品組合

台商特有的靈活、彈性、因地制宜的經營能力,也在越南味丹充分展現。為維持原料品質與供應量,一開始味丹與當地合作改良木薯品種提昇經濟價值,於不同地區設置初階澱粉加工廠,並在越南廠成立澱粉研究中心,成為越南最大變性澱粉廠商。

味丹在開發樹薯澱粉的過程中,分別發展出變性澱粉、鹽酸蘇打等多用途產品。前者可以廣泛用於造紙、紡織、食品等產業;後者可以自用,也可銷售給啤酒廠、金屬加工廠、水產加工業等。隨著台商、外資的產業進駐越南,在供應鏈未曾齊備的情形下,前述兩項味丹的「衍生性產品」,提供相關產業就地取材的便利,也成為味精以外重要產線;目前佔味丹越南營收比重逾35%、一億多美元。

尤其是中美貿易戰後,外資製造業投資越南增加,再加上當地廠商擴充產能,所以鹽酸蘇打銷售需求增加;目前味丹越南正在擴充產能。發酵完的廢水殘存酵母液,因具營養成分,可回收做成有機肥料、飼料販售,落實公司環保政策。多元的產品組合,不但增加營收、也有助於突破近年來味精市場因成熟而出現的成長侷限。

由於具備有上游原料的垂直整合,再加上自用電廠、國際港的配套,建立了東協地區規模最大的氨基酸發酵設施,使其享有規模經濟效益、最具成本競爭力的味精廠商之一。目前越南味丹味精年產量居越南之冠,尤其是食品加工用味精(如泡麵、休閒冷凍食品),味丹更是居於領導地位。

多元的產品組合也有助規避風險。謝朝煌表示,2020年第一季餐飲業味精用量因為疫情減少,但食品加工業用量增加,可相互抵消。疫情期間越南工廠仍持續運作,鹽酸蘇打仍維持產能銷貨。再加市場分散(越南占比50%、日本25%、美國與東協18%,越南由於疫情控制較佳),降低對營收的影響。中美貿易戰中國產線外移越南,也將受惠。

提升加值型產品

由於多年累積豐富的微生物生化、發酵技術,味丹持續朝高階變性澱粉、有機麥芽糖及調味食品等高階加值領域發展。尤其是越南與歐盟簽訂自由貿易簽署生效、高達99%零關稅品項,將有助於有機、高端、加值產品歐盟廣大市場的拓銷。

越南味丹新南向經營策略
越南味丹新南向經營策略

謝朝煌說,台商若沒有國際大廠購併、建立通路的財力,就須掌握機先,要在大品牌出現之前站穩腳步。2003年味丹為越南第一家在香港上市企業,有利於企業公司治理、透明度的提升;對國際接軌、策略聯盟極有助益。味丹越南近30年來連續投資逾5億美元,現有員工3,000餘名,台籍幹部僅70多人,大量啟用本地人才,以「深耕當地,站穩東協,放眼國際」為永續經營的企業目標。

(文/刁曼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