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問世那天 詹啟賢要為愛孫搶先打

 國光生技團隊「超前部署」,力拼新冠肺炎疫苗明年上市;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表示,當自家研發的疫苗問世要搶先打,期待早日搭乘飛機、前往美國舊金山,探望5個可愛的孫子及孫女。

 詹啟賢的兒子、女兒都旅居美國,5個孫子、孫女住在舊金山,每年會安排1、2次飛往美國探望愛孫、家人團聚的機會,今年可能沒有機會到美國,現在只能透過視訊、電話解思念之情。

 詹啟賢表示,疫苗研發一定要以「安全」、「有效」為前提,兩者缺一不可,否則先前研發、生產的努力將前功盡棄,只要稍有出錯、消息報導出來,「誰還敢打?」也阻礙國際化的腳步,大家期待疫苗問世,但腳步也不能走得太快。

 詹啟賢喜歡書法字畫,會議室掛著「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字畫,不過,詹啟賢透露,20多年來,總會在桌案及抽屜內,放著書法寫的文字提醒自己,書法字包括「難得糊塗」、「過滿則溢、過剛則折」、「處事要方圓自在、待人要寬嚴得宜」等,而現在研發疫苗之際,詹啟賢將「不躁氣、不動氣、不怠氣」的書法字卡,放在辨公桌上時時提醒自己。

 詹啟賢預測,新冠肺炎第2波來襲的時間點可能落在秋冬,各國有了這次防疫經驗後,會更有心理準備。

 不過,民眾也擔心,世界各國新冠肺炎的病毒變異、各自演變,會不會明年問世的疫苗就沒有效果?詹啟賢表示,病毒確實產生變異,好比同個父母生得小孩,兄弟姊妹長相本來就會不一樣,研發疫苗做了不同檢測,截至目前為止都有效。

 疫苗製造是按照基因排序生產出來;詹啟賢表示,病毒演變可能持續加入其他家族,好比媽媽換人,同父異母孩子間的基因變化就大了,但這跟每年流感會公告病毒株道理相通,疫苗只要將基礎、平台、製造方式建立起來,當基因有較顯著改變時,可以調整基因排序,以新的排序去生產,不必過度擔心基因演變,導致疫苗施打效果會打折扣。

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喜歡書法字畫,研發疫苗要「不躁氣、不動氣、不怠氣」,放在辨公桌上時時提醒自己。圖/鄧博仁攝
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喜歡書法字畫,研發疫苗要「不躁氣、不動氣、不怠氣」,放在辨公桌上時時提醒自己。圖/鄧博仁

詹啟賢帶領國光生技 力拚新冠疫苗

新冠肺炎第二波疫情有提前來襲的跡象,台灣口罩國家隊防疫有成,接下來疫苗研發問世,是防疫最受矚目的關鍵;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在新冠肺炎侵襲歐、美之際,帶領國光生技團隊「超前部署」,新冠肺炎疫苗力拚明年上市,在「安全」、「有效」的前提下,優先提供台灣民眾「人人」能施打,替新冠肺炎再次來襲做好十足準備。

GMP認證 外銷管道多元

 詹啟賢2008年接任國光生技董事長,2009年因應H1N1大流行,生產1千萬劑疫苗供國人施打,不僅是國產流感疫苗的開端,在詹啟賢的帶領下,積極展開國際合作,不僅將流感疫苗半成品外銷,也與法國疫苗大廠賽諾菲(Sanofi)合作,生產四價流感疫苗銷往美國,近年國光生技也取得歐盟、美國、韓國、巴西等國家GMP認證,不僅走向國際舞台,也讓外銷管道多元化。

 詹啟賢2008年接任國光生技董事長,2009年因應H1N1大流行,生產1千萬劑疫苗供國人施打,不僅是國產流感疫苗的開端,在詹啟賢的帶領下,積極展開國際合作,不僅將流感疫苗半成品外銷,也與法國疫苗大廠賽諾菲合作,生產四價流感疫苗銷往美國,近年國光生技也取得歐盟、美國、韓國、巴西等國家GMP認證,不僅走向國際舞台,也讓外銷管道多元化。

 台灣有口罩國家隊,加上國人防疫意識強、配合度高,經濟活動都維持正常;不過,疫苗要量產、打進國際市場,詹啟賢認為,政府「疫苗政策」要出來,生技產業發展才能健全;詹啟賢直指,過去20年來生物科技在「研發」完成後就畫下「句點」,實在很可惜,我國投資環境竟然誤以為「研發就能發大財」,生技股輕鬆飆上幾百元,推升了股票指數,卻沒有對國人健康、外匯收入有重大貢獻。

產業發展 國際化是關鍵

 總統蔡英文於第二任就職演說中,點名生技產業是我國積極發展五大產業之一;詹啟賢以英國大藥廠GSK (GlaxoSmithKline plc)、法國的賽諾菲擠身全球前3大規模為例,他們一路發展不僅重視學術研究,更重要的是政府將之視為「產業」來扶植,「在地」首先要站穩腳步,讓藥廠沒有後顧之憂往世界發展,對擁有幾千萬人口的英、法國家來說,詹啟賢點出,單一國家通常只有1家擠進國際大藥廠的潛力。

 詹啟賢分析,我國偏重研發,卻低估法規、生產,沒有量產就沒有市場,沒有市場就無法讓生物科技成為真正的產業,政府過去太過重視學術研究,官、學「閉門造車」,建議多邀請產業共同參與,產業發展永遠不嫌晚。

 台灣防疫工作已經打響國際,國內生技人才濟濟,有技術也有資金,自主研發新冠肺炎疫苗很有機會,不過,當疫苗進入量產階段,詹啟賢表示,我國生技公司規模不大、不夠國際化恐成為量產最大罩門。

 理由很簡單,製造疫苗要有原料、設備,當全世界都在搶的時候,「有錢也買不到」,這跟全世界大鬧口罩荒,台灣政府下令不准出口的道理一樣,過去誰會想到便宜、技術門檻低的口罩,民眾竟然要大排長龍去搶購;唯有成為國際級的生技公司,才有機會在採購原料的階段有更大的勝算。

掌握自主權 世界任我行

 詹啟賢堅持,台灣新冠肺炎的疫苗要有「百分百控制權」,即自主的智慧財產權,疫苗從醫療角度看是藥品,但從研究者、產業角度來看,有自主權才能到處發展、不會受到他國藥廠的牽制,尤其對我國發展國際市場,自主權是最重要的因素。

國光生技自製四價流感疫苗。圖/國光生技提供
國光生技自製四價流感疫苗。圖/國光生技提供
詹啟賢認為,很多產業現在必須分散、在地化生產,這是疫情過後大家得承受的風險。圖/國光生技提供
詹啟賢認為,很多產業現在必須分散、在地化生產,這是疫情過後大家得承受的風險。圖/國光生技提供

看疫情 在地化生產變顯學

談休閒 應酬減少 高爾夫球技反進步

新冠肺炎自1月底爆發至今,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表示,無法出國、應酬也變少了,意外收穫是高爾夫球的球技進步了;詹啟賢說,因為大家都不出國,幾個朋友很容易約,以前高爾夫球久久打一次,現在一星期可以約上2次,且這個戶外活動,能保持社交距離,皮膚曬黑,但身體更健康了,現在還能每天回家吃太太做的晚飯。

 歐、美疫情3月大爆發,不僅停班、停課,連公園、運動場所也沒開放,要到咖啡廳品嘗咖啡香,更是奢侈的享受;詹啟賢認為,「隔離久了會出事」,因為隔離違反人性,美國非裔男子遭白人警察不當執法致死,引發全美示威暴動,就是情緒找宣洩出口。

 美國之所以執行嚴格的隔離政策,就是因為先前的警覺性不夠,詹啟賢分析,美國成功嚴防了中國大陸,卻忽略防堵歐洲,當新冠肺炎病毒在社區流竄,就很難壓抑下來,鎖國、封城、隔離是不得已的做法。

 新冠肺炎不僅改變每個人的生活日常,異地辦公、視訊會議,也讓產業商業模式面臨很大的調整與挑戰,最顯著的是「全球化」將不會繼續擴展,取而代之的是在地化、區域化;詹啟賢認為,很多產業不能像過去布局單純,透過一個地方製造生產行銷到全世界,現在必須分散、在地化生產,雖然成本可能因此提高,但這是疫情過後,大家得承受的風險。

 舉例來說,新加坡原本有生產線在台灣生產口罩,疫情爆發後,新加坡毅然決然將生產線移回新加坡,理由很簡單,台灣禁止出口,又擔心新冠肺炎疫情第2波、第3波來襲,雖然新加坡生產口罩人力組裝貴了一點,但就當「買保險」。

 詹啟賢認為,口罩只是個簡單案例,新冠肺炎的檢測試劑、呼吸器很多來自大陸,這點讓美國急跳腳,不是大陸故意不出口,而是自己根本不夠用,分散生產線將成為疫情後的主流趨勢。

(中國時報 洪凱音 )


延伸閱讀

戰疫亮點!手語急先鋒 聲名大噪

科技女傑闖出一片天

她的年少輕狂都在誠品敦南 吳旻潔的接班路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