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國家隊 出列

陳其邁除夕坐鎮台北 一通電話催生官民合作

1月24日除夕當天,家家戶戶正準備團圓飯之際,醫師、公衛出身的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驚覺國內儲備口罩發放速度太快,加上過年工廠沒開工,過年後恐面臨沒有口罩窘境,做事向來「緊緊緊」(快快快)的他,一通電話打給經濟部長沈榮津,就這樣催生了「口罩國家隊」。

去年底大陸新冠肺炎疫情爆發,1月20日武漢以外北京、深圳出現確診病例,疫情持續擴大,且出現社區感染,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當天三級開設,1月22日台灣出現首起境外移入個案,民眾開始恐慌、搶購口罩,指揮中心宣布,22、23日各釋出100萬片口罩至超商販賣,並強調「口罩數量充足」。

23日武漢封城,四大超商口罩一上架火速被搶空,「一罩難求」。當天指揮中心升至二級開設,由衛福部長陳時中擔任指揮官。眼看庫存4,500萬片口罩發放太快,又遇上過年,除夕當天陳其邁白天坐鎮台北思考如何增加口罩供應,焦慮和沈榮津通電話,請他聯絡廠商,拜託在過年期間加班製造口罩。

當時大家還未意識疫情嚴重性,就算發加班費,也沒人願意上班。過年那幾天,陳其邁每天都和沈榮津電話熱線,為了口罩兩人都睡不著覺。後來行政團隊發現一個盲點,就是過去因應不時之需,都採庫存口罩方式,且大部分仰賴從中國大陸進口。

於是,行政院決定改變策略,自己買機器、庫存原料,自己口罩自己做,初三研議後,火速請經長去買機器,調查原物料。

初四等到沈榮津的好消息,經長已跟廠商談好,一口氣下訂60台機器,一台300萬元,初六開工後就加緊製造,除既有口罩產能從日產188萬片提升到400萬片外,60條產線要十萬火急組裝。陳其邁叫沈榮津趕緊湊錢付訂金,先把機器訂下來,隨後向蘇貞昌院長報告後,動用第二預備金1.8億元應急。

值得一提的是,組成這60台機器團隊,背後有一段感人的故事。這個團隊是由不同零組件業者組成,進駐位於五股廠房,他們分工協力組成一台台口罩機。為讓口罩產線儘速完成,自過年開始就自動自發不停工,一早上工後就到晚間10點、甚至凌晨1或2點,吃住就近、日夜趕工,只為了按時將每一台口罩機交到口罩生產廠商手上。

2月3日指揮中心宣布口罩實名制販售,3月9日60台機器全部交貨,每天新增產能600萬片,加上既有400萬片產能,每日產量達1,000萬片。眼看全球都鬧口罩荒,陳其邁再度超前部署,請經濟部再增購30條產線,每天再加碼300萬片產量,台灣日產1,300萬片,將成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國。

2月27日陳其邁特別到五股廠房向團隊致謝,經過蜿蜒山路後抵達廠房,當他看到裡面員工穿著五顏六色、不同廠商制服,相當好奇,一問之下,才知他們是來不同廠家的各路英雄好漢,他向廠商三鞠躬致謝,稱他們是「口罩國家隊」。

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右)與經濟部長沈榮津(左)訪視口罩工廠。圖/行政院辦公室提供

沈榮津超前部署 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不眠不休」就是經長沈榮津過年期間,為生產口罩,披星戴月四處奔走的最佳寫照。而組織口罩國家隊,從無到有,打響台灣MIT的招牌,台灣口罩超前部署,備受各國羨慕,沈榮津的領兵作戰,功不可沒。

為提升防疫口罩產能,這位年近70歲的歐吉桑,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平日坐鎮經濟部指揮調度,周六、日奔波各個口罩廠,親力親為緊盯口罩產能,他堅毅的決心,不容打折的貫徹,深深烙印在口罩業者心中,投以最大產能來回報。

生產口罩,人力、機器、材料及人才四大項缺一不可。2月上旬為口罩機組裝,從找尋機械業、口罩原料到物流等關鍵企業時,孰悉產業生態的沈榮津一通電話打給廠商,還沒開口,對方就直接說「我們願意幫忙!」

經濟部編列1.8億元,購置60部口罩機台,由位於新北的權和、長宏兩家機械業負責製造。最近一個半月來,來自各地工具機業者車輛進出五股口罩機製造基地,例如上銀科技、台灣瀧澤、東台精機、哈伯精密等,都是國家隊的一員。

有趣的是,這二家口罩製造機的黑手師傅不過十來位,但來自不同工具機業高達約百人,有的是技術菁英、專案經理、老員工,甚至上市櫃老闆,各家身穿自家制服,形成特殊的壯觀場景。

一位官員透露,製造口罩機過程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百來位菁英必須和少數黑手共事,或聽其下達指令,平日競爭的工具機業者,全部聚集在一處,但各公司政策、技術、文化不同,卻都想在國家隊展現出最大的貢獻,過程中難免有很多問題,但瑕不掩瑜,最終在25天內完成交機,較原本需半年期程大幅縮短。事後每家業者都回憶說:「真是難得的經驗」。

高明精機總經理張仕育的藝人老婆殷琦,就曾數度到組裝基地探班,她親眼看到70歲「阿伯」沈榮津不假辭色盯著生產線,拿張板凳就坐在組裝基地,一盯就到晚上11點多,有時待到凌晨1點,才跟大家一起下班。

除口罩外,台灣防護衣增產靠的也是紡織國家隊。指揮中心物資組敲定3月底要增加100萬件隔離衣、10萬件防護衣,為此,紡織上下游、業界學界與研究單位全面動員。官員說,過往防護衣材料只有一家國際大廠擁有,但台灣突破限制。

「我們有這樣的技術!」經濟部找上紡織研究所詢問,立馬得到好消息,經濟部分頭去找紡織業洽談技術轉移,有了技術、原料,但台灣紡織廠產能,被100萬件隔離衣訂單塞滿,還好有業者願意暫停海外產線,原料空運至該國秘密生產,讓10萬件防護衣在3月底交貨。

一通電話、一句我願意幫忙,編織台灣防疫網,靠的是官員們口中「史上最強歐吉桑」沈榮津的穿針引線,他事必躬親、注重細節數字,把經濟部同仁操得人仰馬翻,為的就是使命必達,完成超前部署的不可能任務。

丁彥哲積極任事 打響品牌力

偌大的酒廠裡,生產線宛如磁鐵般,把一個個深褐色酒瓶往上吸,先注入液體、封裝、再放到儲藏區。一排排玻璃酒瓶在運輸帶上彼此碰撞、在工廠內上演一場又一場的交響樂,這些都是75%防疫酒精。

「身為國營事業,台菸酒在防疫國家隊絕不缺席。」台菸酒董事長丁彥哲透露,大年初二(1月26日),眼見大陸武漢封城,疫情快速擴散,就有加入防疫國家隊的想法,當時他先盤點台菸酒原料安全庫存,主動向行政院「請命」增產防疫酒精。

丁彥哲三天完成盤點,新春開工後,隆田酒廠採三班調度,95度酒精每批倍增至6,600打,通路也擴大至連鎖藥局、藥妝店等。不料,短短幾天疫情大爆發,台菸酒接獲指揮中心指示,和台糖投入生產75%防疫用酒精。

一接獲指令,丁彥哲立即將製酒暫停,改為生產防疫酒精,瓶子就近取用蔘茸酒、紹興酒酒瓶,並將酒廠生產設備等規定專案送食藥署鬆綁,加入防疫大作戰。

可別以為「酒精取代製酒」一句話就可生產,除了法規,還有酒標、箱子、搬運及通路等,一切都得重來,讓丁彥哲傷透腦筋,加上食藥署每天詢問供應酒精數量,員工形容,那幾天丁彥哲臉上眉宇深鎖,不似往日一派輕鬆。

不僅生產壓力大,學校2月底開學,台菸酒雖已預留,但各縣市仍透過各方關切,丁彥哲每天電話接不完,承受諸多不為人知的壓力。

生產防疫酒精過程十分繁瑣,卻馬虎不得。因75%屬高度易燃物,逾400公升運送比照化學品,要用特殊載運車,還要申請路權;另紙箱不能沿用既有酒類紙箱,以免民眾誤飲;因人潮過多通路需擴大,包括健保特約藥局、四大超商,全聯、美聯社等,全省已逾2萬個。

第一家投入生產就是台南隆田酒廠,隆田原本就有生產95%酒精經驗,很快上手。但逐步擴大至其他酒廠時,不少員工第一反映是:「不會有危險嗎?」尤其宜蘭酒廠,十年前酒槽曾發生爆炸意外,怵目驚心場景員工餘悸猶存。

高濃度酒精有安全性問題,丁彥哲當然要先保障員工人身安全,他要求各酒廠遵守完全通風、徹底遠離火花、定時檢驗空氣中酒精濃度等三大原則。除隆田外,屏東、宜蘭、花蓮、台中、嘉義等六大酒廠皆投入生產行列,已衝刺至800萬瓶以上。

儘管台菸酒面臨國家隊考驗,但丁彥哲自豪地說:「台菸酒成功展現了品質與信賴感。」不僅成功打響品牌形象,也重新擦亮百年老店招牌。

總統蔡英文(左四)與台灣菸酒公司董事長丁彥哲(左二)視察台南隆田酒廠防疫酒精產線。圖/台灣菸酒公司提供

糖蜜變酒精 陳昭義很給力

2月12日清晨6時許,台糖董事長陳昭義接到一通電話,匆匆忙忙整裝到高鐵台南站,搭六點多的班車,趕赴台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防疫物資組開會。由於75%防疫酒精一瓶難求,中央找來台菸酒和台糖二家國營事業,加入抗疫國家隊。

鮮少人知道,台糖製糖的副產品糖蜜,早在日據時代就是用來生產酒精,二次大戰期間用來替代汽油供飛機使用,台菸酒近來缺乏原料,考慮向台糖求援。台糖現有95度酒精產線,酒槽容量不如台菸酒大,且沒有75%高濃度酒精的防爆設備生產環境,投資緩不濟急。

接獲命令後,陳昭義第一件事就是找合格代工廠生產,其次找瓶子,曾任工業局長的他,透過老東家幫忙尋找瓶子工廠,但時間太倉卒,不得已應急使用1號PE塑膠瓶,不是合格的2號、5號。最後要找噴頭,但廠商無法供貨,首批應急酒精沒有噴頭。

有了瓶子,沒有酒精原料,巧婦難為無米炊。台糖手上原料有限,產能無法全開,好在年初有向國外下單,但4月上旬1,000公秉酒精原料進口後,才能加大產能。

陳昭義一路調整策略,從覆蓋率思考,搶在台菸酒之前,率先生產50cc小瓶裝酒精上市,不但讓更多人買得到,又不消耗太多原料,惟生產10天後,就因瓶子斷貨停產。

台糖近期將暫停對散客供應95度食用酒精,全力衝刺防疫酒精,日產能將從每天3萬瓶衝刺至7萬瓶,讓更多人買得到。相較主力部隊台菸酒日產能20萬瓶,陳昭義自嘲說「台糖只是小咖」。

即使是國家隊小小螺絲釘,台糖發揮創意,委外代工生產濕紙巾酒精擦,每周生產六萬包,有學生家長就向陳昭義反映非常實用,一包十片裝,小孩不論去補習班或學校,都很方便攜帶及消毒。獲得民眾肯定,陳昭義心裡注入一股暖流。

特別的是,台糖不經手防疫酒精,代工廠產出酒精,全家、家樂福及全聯等賣場貨車,直拉從工廠載走,台糖不敢要求保留,員工說,如此減低為特定人或民代「開後門」的壓力。迄今50cc小瓶裝停產,陳昭義連個影子都沒看過,更別說將商品存檔,見證加入防疫國家隊的歷史一刻。

有趣的插曲是,媒體需求請台糖拿現貨拍照,台糖只能苦笑聳肩說「抱歉了,防疫酒精是工廠直送賣場」,就連台糖董事反映買不到,陳昭義也只能商請員工幫忙買,員工排隊一次一瓶,跑了數個據點,勉強買到二、三瓶交差。寧可不經手防疫物資,陳昭義就是要防疫物品散播廣,因為全民皆防疫,大家都安全。

台糖全力生產防疫酒精,日產能衝刺至7萬瓶。圖/台糖提供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