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電話的內閣 接地氣嗎?

11月3日總統蔡英文南部工業區後援會在高雄舉行成立大會,出席的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經濟部長沈榮津在台上突然公布私人手機號碼,要「接地氣」,讓有需要的廠商可以直接聯絡,陳其邁還說:「產業發展有何問題,儘量放馬過來!」

如果公布電話號碼代表閣員「接地氣」,那麼蘇內閣有多接地氣?或許可從閣員接電話文化,略窺一二。

蘇揆家教嚴 官員多噤聲

蘇揆自稱是「衝衝衝內閣」,標榜會做事、接地氣,閣員私下稱回鍋的蘇揆是「蘇貞昌2.0」,不若第一任嚴厲,但仍「家教甚嚴」,因此閣員謹守分際,多數不接記者電話,而是授權發言人或幕僚擔任和媒體聯絡窗口,媒體僅能得到官式回應,難有想要的答案。

行政院本部最謹守分際,多由發言人Kolas Yotaka回應。陳其邁因公務繁忙未必接得到電話,但曾任政院發言人及民代的他,仍會適時回電給熟識媒體,當發言人時每天接上百通電話,還會幫媒體到各部會找尋答案。

大政委 從雄辯滔滔轉低調

不過,林全時代的「大政委」,多數在蘇內閣變得低調,其中以張景森、林萬億落差最大,在扁政府及林全任內,二人都很能和外界舌戰,但現在都不再滔滔不絕談政策。另龔明鑫在國發會及經濟部時,很願意回應媒體詢問,現有時僅回個簡訊,就沒了下文。

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平時會接記者電話,但遇大事則未必通得上話,須待其字句斟酌後,才以LINE回覆,兩年前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到會拜訪一事,就是以這方式處理。

經長未必即時通 但使命必達

經長沈榮津電話總是接不上線,他常無奈秀密密麻麻行程給媒體看,為何無法接電話,通常要輾轉透過部長辦公室幕僚才能問到經濟部看法,他向廠商大方公開私人電話,是否會「即時通」媒體打上問號,惟小英總統曾大讚「沈北北」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或放棄二字,對廠商或長官要求使命必達。

財長蘇建榮原則不太接「線上」記者電話,而是授權發言人、政次吳自心,因他擔任政次兼發言人時,晚上11點仍會接電話。吳自心過去擔任常次時,晚上8點準時睡覺、早上4點起床,如今擔任發言人,只好延後生活作息,晚上10點前仍會接電話、回撥,10點後則交由秘書處理、隔天回應。

交長林佳龍則鮮少接個別媒體電話,而政次兼發言人王國材電話有時很難打通,或僅簡單用簡訊回應。

內政部長徐國勇曾任政院發言人,擔任部長後不需直接面對媒體,電話少了很多,但若致電仍會回應且侃侃而談。內政部發言人由政次花敬群負責,他曾任都市計畫教授多年,不畏懼記者來電「拷問」。

勞長許銘春只接熟識記者來電,常以文字訊息回覆疑問;而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及環保署長張子敬都會接媒體電話,有問必答。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現任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他曾在謝長廷當閣揆時擔任政委兼行政院發言人,當時他的手機來電鈴聲是歌手黃乙玲的台語歌曲《請你麥擱卡》,偏偏他與謝揆關係密切,無人能出其右,無論院內會議或院外巡視無役不與,但謹慎個性的他顯得保守有餘,媒體即使聽到「嘜擱卡」,依然奪命連環call,直問到答案為止。不過他現身為黨主席,電話待機已改為一般鈴聲,仍會接熟識媒體的電話。

細數那些年最親民的閣員

前朝有不少閣員,甚至行政院三長都會親自接聽記者來電,清楚論述政策。以正副閣揆來說,展現親民作風的就有張善政、江宜樺、陳、劉兆玄、邱正雄等,財經部會首長更是大有人在。

馬政府任內最後一位閣揆張善政,雖然任期只有109天,但人緣頗佳。曾任Google公司亞洲硬體總監的他,向來沒有官架子,從入閣擔任政委、科技部長、副院長再到升任行政院長,幾乎媒體來電必接,沒有差別待遇。如今他確定擔任藍營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副手,輿論也關注「國政配」的加分作用。

「金融才子」陳是中華民國第四位以財經見長的閣揆,他歷任財政、金融多項要職,2012年2月6日接任閣揆後,仍會接記者來電,還曾在周日晚11時忙完公務後回電給媒體。

馬政府首任閣揆劉兆玄在李登輝時代擔任副閣揆時,記者會打電話到他台北、新竹家裡,在家時必接記者電話。而副閣揆裡,令媒體印象最深刻就是邱正雄,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不久,遭逢全球金融海嘯,兼任國安基金主委的他,每晚監看國際股市、夜夜與歐美股共舞,耐心回應第二天台股因應對策。「好好先生的他」對記者來電不厭其煩,若有重要媒體漏了,他還會主動致電「補漏」。

經建會及經濟部歷任主委、部長,包括江丙坤、胡勝正、尹啟銘等人電話隨時敞開,任憑問題再複雜、再敏感,他們總能清楚地回應,分析決策背景及考量,何美玥、杜紫軍、劉憶如亦復如此,避免媒體胡亂猜測,並尋求支持。胡勝正、江丙坤甚至可和媒體熱線到凌晨,何美玥下班回家後則經常邊煮飯菜邊回應媒體問題。

昔日沒手機的年代,有急事要找首長都得打到家裡,在我國加入世貿組織(WTO)談判最熱的1990年代後期,時任國貿局長林義夫、陳瑞隆隨時都在電話旁邊,很容易就找得到人並答覆問題,我國入會承諾雖多而複雜,但能與國人順利取得共識,應與機關首長開放態度有關。早年部會一級機關首長都能獨當一面,就連行政院各組組長(何美玥曾任五組組長),都大有首長格局,與聞重要決策,三人隨後都出任經濟部長。

近十年來的財長,除許虞哲外,大多會接記者電話,暢談財稅政策,對媒體的開放程度,尤以張盛和最具代表。稅改及財改腹案,即使仍在醞釀階段,張盛和多少會透露方向,趁勢試探外界風向球。

負責預算與政府統計的主計總處,長期低調且保守,昔日主計長韋端(已改名韋伯韜)喜歡接電話大談經濟議題並在媒體投書,但石素梅則惜字如金。過去首長如遇媒體胡亂問問題,會叫媒體回去讀資料或經濟學再問,韋端和王建就是典型代表。


延伸閱讀

內閣沒有適應期 「衝衝衝」上緊發條

緊緊緊的陳其邁 拚逆轉勝

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 展現知性力量

沈榮津:下令全台找地迎台商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