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學偉與船為伍 親揭引水人秘辛

台灣以貿易立國,其中海運更是占有重要地位;每艘進出港的大船背後除了有龐大商機外,更是有一群人「引水人」在海上乘風破浪,引導這些貨櫃、散裝船順利入港。台北港引水人辦事處副主任莊學偉正是引水人,他的一生都與船為伍。

引水人是很特殊的行業,又被稱為「海上蜘蛛人」、「海上國門第一人」,這些名稱反映其工作特性,在海上徒手攀爬繩梯登船,給船長入港建議,因此成了台灣的第一印象

沒有掌聲的行業

從實習船員一路做到船長,莊學偉表示,「這是沒有掌聲的行業」,引水人無法選擇出港天氣,更有前輩對他說「除非封港,不然天上下刀子雨也要登船,惡劣的天候更是展現引水人價值的時刻」。

莊學偉說,船長航行各地港口,但不可能熟悉全部的水域,特別遇上是淺灘、暗礁、水域狹窄等狀況,因此會需要由熟悉當地港口的「引水人」來「代客泊船」,協助船長順利入港。再加上,引水人出勤遇上突發狀況難以事前準備,例如拖船故障、斷纜等狀況,都得依靠對水域充分的瞭解來做出現場應變。

外界總稱「引水人」是船員的最高殿堂,莊學偉就說,引水人仍是勞力活,會在海上討生活苦撐的原因不外乎就是養家;至於「最高殿堂」只是外界的看法,自己這輩子最懂的就是船,只是一直努力做、希望可以支撐家計。從船長「落地」變成引水人也是為了家人,做船長的日子在世界各處航行,與家人相處時間聚少離多,因此才下定決心參加「引水人」考試,全家也都為他加油打氣。

由於引水人考試有資格限制,必須年齡在50歲以內,還得擁有擔任3,000噸以上船舶船長的三年資歷。他說,要做到船長得先累積三副、二副及大副等的航海經驗,順利者也需要約15年,因此能夠應考引水人時,大多已屆齡中年,堪稱是年齡最大的「考生」。

回想起過去當船長的經歷,莊學偉透露,不只得做好準備應付海盜,更要當心有人拿著手槍上船來勒索、敲竹槓。然而這些危機還算是較好解決的,過去他也曾擔任鐵礦砂等散裝船長,運載的重金屬卻威脅一直跟著他,就算下船多年重金屬仍殘留在體內。

他拿出健檢報告指出,體內重金屬元素近10種含量都「超標」,連醫生看到都覺得詫異,莊學偉,「我才知道原來跑過船的,身體都會有些記錄留下來」。

現行引水費率表已有24年未調整,莊學偉感嘆,過去因為不景氣,主管機關呼籲引水人要共體時艱,沒有修訂,然而隨著時間演進,市況已不同,尤其基本工資調整逾十次。

盼政府調整引水費率上限

他說,2021年貨櫃三雄營運報喜、船舶噸位也逐漸增加,現在港口動輒是10萬噸貨櫃船進出,台北港最高紀錄更是達到24萬噸,但引水費率的天花板卻仍維持在「6萬噸」。引水費率雖依公式計算,但因有天花板上限,他形容現行計算方式就像給「泊小客車收費」,但卻是「開貨櫃車」,並不符合比例原則,建議航政主管機關、航商應予以正視,以對引水人有所照顧。

文武要雙全 外語也得通

要成為引水人除了需要「文武雙全」,強韌的抗壓能力也少不了。莊學偉表示,引水人考試需要需要筆試及體能,包含徒手攀登高度9公尺繩梯上、下各一次的檢驗,也需要深諳當地水文,更得扛著壓力指揮船舶,維持港口進出順暢。

莊學偉說,最基本的本職學識一定要夠扎實,而身為海上國門的第一個守門人,專業的英文只是基本,擁有第二外語能力會好。

他也說,若是想民眾想挑戰引水人的工作,平時可在開放水域長泳,不只對於保持健康體力有幫助,更可以讓自己習慣不同於封閉水域的水文。

不過,在船上升遷跟一般上班族不同,莊學偉說,船上大家的性命、生活是真的「在同一條船上」,船員除了需要考取執照,要晉升還得有船上長官的推薦函,否則可能拿著大副執照,卻仍在二副職位。

他也說,作為引水人後,更是盼自己可以眼明手快,平日多行善,遇到危機時可以逢凶化吉。

座右銘

永不放棄,使命必達

小檔案

現職:台北港引水人暨台北港引水人辦公室副主任
出生:1965.5.15
學歷:淡江大學航海系
經歷:實習生、水手、三副、二副、大副、船長
興趣:玩樂器、游泳、划獨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