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名用6萬元 打造新皮件王國

一個是被物理耽誤的設計師,一個是被工業設計耽誤的行銷人才,兩個雙胞胎兄弟湊在一起卻意外成就了「UNSIMPLE」這個全新的皮件品牌。

談到創業的契機,身為UNSIMPLE創辦人之一的陳冠名笑說,那得從我很小很小的時候說起。

他說,小時候為了找父母藏起來的零食來吃,意外發現一個微絨感的眼鏡皮套,當下就被那獨特的觸覺深深吸引,完全忘記繼續找零食這件重要的事。

這個小小的感動,一直深藏在陳冠名和陳冠宇兩兄弟的心中,「或許就是那次美的體驗太過深刻」,所以當一有創業的念頭,當初的那分感動馬上就躍上心頭。

生性不喜被支配的兩人,在大四實習後,就決定給自己一個創業的機會,但對當時還沒有踏出社會的兩人來說,資本有限,可以選擇的並不多。

就在一次逛街時,他們意外走進皮件店,瞬間小時候看到眼鏡皮套的那分感動又再度湧上心頭,陳冠名心想,或許皮件創作會是一個不錯的開始,因為皮件創作只要準備一台車縫機,外加幾片牛皮就可以。

就這樣兩個人一人出資3萬元,湊成6萬元,就決定開張做生意,由哥哥陳冠宇負責設計,弟弟陳冠名則負責行銷。

打趣問陳冠名「6萬元就想創業,會不會太天真?」沒想到陳冠名竟煞有介事的說,小時候玩過網路遊戲,一開始也是從幾百元起家,最後一路賺到身家上億,「6萬元應該綽綽有餘」。

就靠著邊看邊學,UNSIMPLE成功在網路打響名號,生意也愈來愈好。但為了找回小時候的感動,兩兄弟仍不放棄尋找記憶中的牛皮,就這樣一家逛過一家,最終才在皮鞋店找到類似的皮革,後來經向店家詢問,才獲知原來自己夢寐以求的牛皮的名字叫做牛巴戈皮(nubuck leather)。

陳冠名表示,之前之所以找不到類似的皮革,是因為牛巴戈皮一般都只用來做皮鞋,很少用在皮件上,因為它的皮質偏軟,有點像麂皮,但卻少了一般皮革都會有的塗層覆蓋,任何瑕疵都無法遮掩,因此只能使用A+的皮胚,全工廠只有1%的皮量可以拿來製作頂級牛巴戈,不但成本極高,而且製作不易,不過,就連老師傅也著迷於它的皮質,直說牛巴戈是不用靠化妝天生麗質系的美女。

為了完成兒時的夢想,兩人找了十多家工廠,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有能力可以做出牛巴戈皮的工廠,另考量到牛巴戈皮得之不易,必須要有一定的量,廠家才會幫忙留貨,為了克服量的問題,UNSIMPLE將自家的皮件統一成一個顏色,並花了二、三年,不斷精雕細磨,才終於達到想要的標準。

另為了駕馭這款皮革,UNSIMPLE決定獨排眾議在所有品牌都選擇委外代工或更低成本的海外代工時,決定找來七個平均年齡層只有26歲年輕人專注於製作,於2015年創立了自己的製作團隊。

緊接著在品牌創立第三年的2016年UNSIMPLE又跟進與台灣老製革廠合作,以nubuck為基礎開發出unsimple leather,2020年又以unsimple leather作為基礎,研發出Art.Amber擁有比胎牛皮更細緻的皮面,主打無需化學的防水噴霧或是塑膠感的重塗料,就能達到防水功能,也成功吸引了文青的眼睛,讓UNSIMPLE創業之路愈走愈順。

體悟先蹲才能後跳的新反思

2013年台灣吹起一股文青風潮,順著風向走的陳冠名算是抓住了不錯的時點,對於自己的成功,他歸功於時機對,因為「那個時機只要做文創,都會被這波文青浪潮往前推」,也因為如此UNSIMPLE很快就有了營收,還累積了一些資金,極盛時期從網路跨足實體,連開了四家店,陳冠名笑說,剛開始前幾年營收都是呈倍數成長。

有人擔心非科班出身的陳冠名技術會成為門檻,但陳冠名卻提出另類思考笑說,可能因我們是一張白紙,想像空間未受限制,因此碰到問題,不會一開始就忙著找資料,而是先去想像,所以可另闢蹊徑,創造突破性技術。

展望未來,陳冠名有感而發的說,疫情跟病毒已經是生活的常態,未來不會考慮大舉展店,實體店面只要保有現有的松菸店,但卻會花心力將此店的規格拉高,做到頂規,目標是希望店只設在台北,卻可以成為絕無僅有的朝聖地,不僅南部人北上自助旅行,第一個就想到此朝聖,就連外國觀光客也會指名到訪。無怪乎陳冠名會說,疫情到來只是要告訴你,「蹲下是為了跳得更高。」

座右銘

努力健康、平安,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去精彩人生

小檔案

現職:UNSIMPLE品牌創辦人
星座:雙魚座
興趣:讓UNSIMPLE變得更好